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竹篮打水

第一百一十八章 竹篮打水

 热门推荐:
    众人这才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高祖皇帝斩白蛇起义,以及张良偷藏龙之骨,都是传说而已!眼前这条骨架,是否白蛇暂且不论,跟刘邦有无关系,就很难说了。

    怪不得曹操这么‘大方’,原来他早就猜到了这一层。

    他的本意,不过是想先救下张文经罢了。

    可惜金鸡道人的话,不但点醒了自己人,而且也点醒了吴东游。

    “骗子,可恶。”

    吴东游指着曹操鼻子大骂。

    曹操回敬道:“是你们自己认定这是龙骨的,跟我何干?”

    吴东游怒不可遏,命令越西鸿上。

    虽说都是长老,但人家更会讨好汪帮主,因此每次出门,总是吴东游为长。不过从私人关系上,两人颇为投缘,犹如兄弟。

    越西鸿将火把插在地上,扎稳马步,丹田叫力,双掌拍出。

    ‘呼’

    两道掌气一左一右袭向曹操。

    而曹操也不躲闪,内力自手掌发出,主动迎击。

    ‘呼呼’

    ‘砰砰’

    掌气相撞,气浪四散,骨架子哗啦被吹的七零八落,尘土弥漫四起。

    越西鸿见对方武功不俗,杀心顿起,纵身跳向曹操,于此同时一掌拍向曹操后心。

    曹操知道对方掌法厉害,若赤手空拳对敌,难免吃亏,于是信手捡起一节‘龙骨’肋骨,使出一招五禽剑派‘灵鹿回头’,蛇肋骨尖端反向去接对方手掌。

    越西鸿却丝毫不惧,生生拍上蛇肋骨,掌到之处,那肋骨悉数被拍碎,成为齑粉。

    掌却依然前进,击在曹操右肩,几乎将曹操掀翻在地。

    越西鸿的红砂掌果然厉害。

    红叶禅师一生宣扬佛法,普度众生,却为了建造藏经阁,接受铁船帮巨资捐助,不慎将这掌法给越西鸿学了去。

    要说越西鸿也是练武奇才,既无秘籍心法,又不得红叶禅师亲手教导,竟能凭借偷学而练成红砂掌。

    毫无疑问,曹洪就是中了他的掌法,几乎丧命。

    而曹操也一时大意,差点着了他的道儿。

    夏侯怕大哥吃亏,冲上来挡在曹操前面。

    他也是赤手空拳,干脆就右手紧握,以臂作剑,想逼退越西鸿。

    而越西鸿一击得手,正自得意,正准备乘胜追击,结果了曹操性命,却半路杀出个夏侯,生气之余,使出九成功力,想先打发了这个拦路虎。

    夏侯武功不及曹操,但他天生神力,抡起拳头与越西鸿越斗越有精神。

    两人互拆了十几招不分胜负,越西鸿只求速胜,于是卖个破绽,假意去袭曹操,引的夏侯返回回救,而越西鸿却趁机偷袭夏侯后背。

    夏侯最是实诚,没想到对方如此狡诈,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啪’

    后背被越西鸿一掌击中,身子向前一扑,同时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而越西鸿看着自己手掌,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怪了,这一掌怎么没要了那小子的性命?”

    他对自己的掌法很是自信,因为夏侯完全是在未曾防备之下被击中的,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曹洪就是前车之鉴。

    而夏侯虽然口吐鲜血,却无性命之虞。

    越西鸿铁了心要置夏侯于死地,于是赶上来再发一掌。

    这一掌若再打上,夏侯铁定报销。

    周边的人齐齐出手相救。

    金鸡道人剑气自指尖发出,白色剑气直射越西鸿双掌,越西鸿听得劲道剑风,也就放弃了夏侯,躲避剑气。

    ‘嗤’

    剑气自越西鸿右掌和夏侯后背穿过,将夏侯身后所背包裹切了下来,包裹里的东西掉在地上。

    那东西正是天子剑!

    刚才夏侯挨了越西鸿一掌,就因天子剑垫背,才侥幸捡的一命。夏侯不顾自己伤势,狂奔至天子剑前,将其紧紧抱在怀里。

    剑气兀自不停,径直射到远处石壁上面,将一处倒挂蝙蝠形状钟乳石给削为两半。

    越西鸿有些后怕,剑圣果真名不虚传。

    可不容他后怕,莫问雪和秦红衣一白一红两剑同时到了他的前胸,越西鸿不躲不避,一手抓住一柄宝剑,‘拔河’般互相叫力。

    他的手掌竟然不惧宝剑利刃,足见他的红砂掌已经炉火纯青。

    而曹操也一跃而起,抓起一只蛇肋骨,使出‘摩诃般若’剑法,人‘剑’合一,蛇肋骨直直插入越西鸿胸膛。

    他的双掌不怕利刃,但其身体依然是血肉之躯。

    鲜血,从越西鸿嘴角流出。他的眼睛因充血而变得通红,显然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呀’

    越西鸿奋力大喝一声,双掌逼退莫氏夫妇,双手掐住曹操脖子,恨不得立时将他掐死。

    曹操被制,双手却不松力,蛇肋骨已然全部刺进越西鸿身体。

    若在平时,越西鸿早已将对方脖子拧断,但此刻他却渐渐有气无力,身体也渐渐发软,最终不甘心地歪了下去。

    他万不会料到,自己不远千里来冀州盗龙骨,却最终死于‘龙骨’肋骨。这,算不算是‘得到’了龙骨呢?

    越西鸿身子躺在了已碎散的‘龙骨’上面,瞪大了双眼,死不瞑目,似乎对这种死法很不甘心。

    对于曹操来说,四弟曹洪的仇,总算是报了。

    而对于吴东游来说,简直心疼至极,霎时捶胸顿足,哇地一声哭出了声,而且越哭越伤心,到后来涕泪交加,当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抛开其人品不说,单就这份‘兄弟情深’也颇为难得。

    边哭边骂:“曹操,你杀我兄弟,此仇不共戴天,铁船帮不会罢休的。”

    “兄弟?”曹操愤然说道,“你的兄弟是兄弟,我的兄弟就不是兄弟了吗?”

    你铁船帮,你吴东游杀了多少人,人家就没有兄弟亲友了吗?

    吴东游咬牙切齿,泪眼婆娑地来到越西鸿尸体前面。

    弯刀,依然架在张文经项上,这是他的护身符,是以纵然伤心欲绝,也不敢放松警惕。

    他看着越西鸿死不瞑目的双眼,泣道:“越老弟,你放心,为兄以这龙骨发誓,一定将他们统统杀光,为你报仇!”

    说着,大手从其脸上抚过,帮越西鸿‘闭’上双眼。

    然后一路向下,抚过鼻子、嘴巴、胸口,最后停留在那根‘凶器’蛇肋骨上。

    ‘滋’

    吴东游紧握蛇肋骨露出尸体外的末端,一咬牙将之拔了出来。

    ‘呲呲’

    伤口处鲜血喷溅,弄了吴东游一身。

    而尸体周围的‘龙骨’上,也同样被鲜血染红。

    “龙骨,

    哼,假的,都是假的。”

    吴东游伤心之下,失望之余,不禁有些失态,将手中蛇肋骨狠狠砸在龙骨堆上,摔了个粉碎,即便如此,兀自怒气难消,又连踢带登,将本就凌乱不堪的蛇骨架弄得骨灰飞扬。

    这也难怪,费了这番周章,到头来不但寻了假的龙骨,还折了兄弟性命,于是便拿这些蛇骨架泄气。

    我要逃出去,好禀报汪帮主,为越西鸿报仇。

    正待起身,忽然他的目光被一件物什吸引了。

    蛇骨堆里,竟然露出一件绿油油的东西。

    若不是越西鸿鲜血‘冲洗’,若不是吴东游情绪失控,这件东西或许永无‘出头’之日。

    绿光越来越盛,青绿之光,呼之欲出。

    曹操等人也察觉有些奇异。

    吴东游急忙扒拉几下,一件青翠欲滴的东西便露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出,这东西是一只龙,一只被雕刻成龙形状的绿宝石。

    它比手掌差不多大小,吴东游急忙拿在手里细看。

    只见形如巨龙蜷尾,龙身曲伏有致,龙头隆起,呈浅浮雕状,吻部略微突出,鼻梁由三节半圆形的绿青玉柱组成,蒜头状鼻端则由绿松石雕成,两只梭形的眼眶内,凸起一双眼睛,眉目连接天地,清晰可见,而且那双浑圆的眼睛,目光如炬,盯着每一个人。

    是一件精致灵巧的青绿龙形权杖!

    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贵族气息!

    那双眼神,更是睥睨天下!

    吴东游哈哈大笑:“龙骨,龙骨,哈哈,苍天有眼。”

    他喜出望外,终于找到传说中的龙骨了。

    而曹操等人则冷冷看着神智有些失常的吴东游,冷看他手舞足蹈。

    这件宝物的确精美绝伦,世之罕见,但也仅仅是件绿宝石龙形权杖而已,怎么就跟龙骨扯上了呢!

    当年高祖皇帝斩没斩白蛇且不说,至少不会是斩这个东西吧?

    但是蛇骨里怎么会有这样精美的宝物呢?

    蛇,总不会拿宝石当食物吧?

    吴东游大功告成,似乎又清醒了些,挟持着昏迷中的张文经,喝令曹操等人让开一条道路。

    金鸡道人冷笑:“在贫道手里,从没逃脱过一个坏人。”

    吴东游听了,不禁头皮发麻,他知道眼前这位剑圣前辈,在江湖中的地位极高,作恶之人,犯到他的手里,无不束手伏诛。

    好在他有张文经这个护身符。

    因为以剑圣这个名号,是不会眼睁睁任由无辜之人殒命的。

    想到这里,吴东游反而不怕了,昂首说道:“嘿,想不到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剑圣,是以多取胜,若是传了出去,也是胜之不武吧?”

    他分明是激将法,但金鸡道人并未在意,淡然问道:“你想怎样?”

    “若是一对一,吴某即便败了,也死而无憾!”

    “唔,好!贫道就陪你过几招。”

    吴东游狂笑不止:“枉你是剑圣之尊,却来以大欺小,吴某这点微末道行,岂是敌手!”

    “唔,这样啊,那你待如何?”

    “哼,公平起见,吴某从你们中挑选一人,一对一比试,我若赢了,就请你们让开道路。”

    “你若输了呢?”

    “我若输了,任凭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