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七十三章 莫名其妙

第七十三章 莫名其妙

 热门推荐:
    莫如雪点点头:“你们是什么人?”

    这一招正是他的成名绝技‘漫天飞雪’,剑法潇洒优美,一气呵成。蒙面人能够认出此招,不足为奇。

    蒙面人知道今日碰到硬茬子了,为首的一个眼色,四人同时抢到地上的长刀,平举着刺向不远处的张兆梃。

    曹操与张辽急中生智,将手中长刀抛出,穿透了其中两名蒙面人的后心。

    但是还剩下两名,长刀已然到了张兆梃的胸前。

    眼看就要得手,蒙面人忽然看见眼前红光一闪,秦红衣竟然插到了前面,剑若游龙,迅疾如风,‘咔咔’两声,蒙面人手里长刀断成了数段,‘飘’了起来。

    红光‘闪’,断剑‘落’。秦女侠这一式干净利落,飘逸柔美,也是非常好看。

    ‘晚霞满天’?蒙面人又认了出来。

    对手的招数是认出来了,可自己手里的长刀也碎成了数段,两人败的干脆利索,不折不扣。

    由于蒙面人身子全力前冲,刀法虽然被人破了,然而冲力却没减,两人‘咔嚓’撞碎了木平台护栏,一头栽进了‘孟婆泉’中。

    看起来两人都不会水,一个劲儿地在水中挣扎扑腾,有一人还高喊:“大勇,二贵,救命。”

    他喊也白喊,因为叫做大勇和二贵的两人,依旧坐在木平台上,一个个喊着要油饼呢,对于落水的两人看都不看一眼。

    张兆梃一声吩咐,他的两个孙儿脱掉上衣,缠住嘴巴鼻孔,跳进了泉中将两名蒙面人拉了上来。

    其实泉水并不太深,只是那两人都不会水,又惊又吓,‘咕咚咕咚’灌进去不少泉水。

    等将两人拉到岸上,他们早就不喊不叫了,爬在地上,一个劲儿地从嘴里往外吐水。

    秦红衣摇了摇头,她并没想取两人性命,原想留个活口盘问蒙面人的身份。这下倒好,活口是留下来了,但是两人喝了太多泉水,估计下场和前面那两人一样,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曹操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呀,‘铁船帮‘世居吴越之地,这几个蒙面人说话怎么是青州口音?”

    曹操的疑问,莫如雪也发觉了,他行走江湖几十年,自然发觉今天这件事有些不正常。

    “按照行程来算,‘铁船帮’的人应该没那么快到达,一路上我三人马不停蹄,这才刚到清河,而这几名蒙面人显然是提前埋伏的。“

    “不错,假如是‘铁船帮’千里迢迢前来抢宝,怎么会派这等三脚猫的手下呢,曹少侠也说了,这帮人说的都是青州口音,而绝非吴越口音。”秦红衣也道。

    莫如雪蹲下身,仔细地检查了落在地上的断刀,然后说道:“南方人爱用剑,北方人善使刀。这几把刀材质坚硬,刃宽厚重,有些齐鲁之风。“

    “两位前辈,‘铁船帮’的人意在‘龙之骨’,这些人既然早就到了,应该大肆挖掘才对,再说这些人有怎知道来这里寻找?“

    曹操话刚说完,曹洪就道:“照大哥的意思,他们是跟‘龙之骨’无关了,那他们来这里干嘛?该不会是一伙过路的强盗吧?”说着话,他弯下身子,搜索蒙面人衣服。“

    “曹大哥的意思,是否想说这帮蒙面人也是误打误撞来到此地?”张辽说着,又来到张兆梃身前,“可是这些人为何唯独接连对叔公他下手,似乎非要置他老人家于死地不可呢?”

    张兆楷仔细看了看这几人,根本就不认识,再说老人性格和

    善,一生不曾与人结怨,所以不会存在遭人报复的可能。

    “找到了,找到了。”正在翻找的曹洪大叫。

    他从一个蒙面人怀里掏出一个竹筒,上面还刻画着花纹。

    竹筒高约五六寸,曹洪发现顶端有个盖子,抠了一下没能打开,于是又发现下端有根绳子,于是顺手一拉。

    “少侠不要。”莫问雪刚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嗤啦’一声响,一枚小火球从竹筒中窜出,呼啸着窜上半空,快到‘醉心树’顶高度时‘碰’地绽放。

    曹洪吓了一跳,嚷道:“哇,过年了怎的,还放鞭炮。”

    曹洪江湖经验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其实莫问雪夫妇看到火球,便知大事不妙了,这那是什么鞭炮,分明就是‘鸣镝’,又称‘响箭’,虽然眼前这个是经过了改装,但是用途相同,那就是给同伴发出信号。

    果然,没过多久,就从东侧林中,呼啦啦窜出几十名人,清一色清灰衣服,手提长刀,狂风骤雨般围拢过来。

    看对方来势汹汹,曹操等人忙握紧兵器,以作防备。

    难道真的是‘铁船帮’的人来了?

    这帮人足足三十多号人,看起来轻功底子不错,几个纵身就将曹操等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个粗壮汉子,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须,手里同样也是拿把长刀。

    他瞅了曹操等人一眼,圆眼一瞪,大声喝道:“三爷给你们个机会,快把公主交出来。”

    他这话说的曹操等人莫名其妙,曹洪当即回道:“什么公主?公主是什么东西?”

    汉子大怒:“大胆,竟敢对公主不敬,兄弟们,给我上。”

    他一声令下,身后一众人呼啦就向上冲。

    张兆楷忙解释道:“这位好汉,请听老朽一言,我等今日上山,是为拜祭先人墓冢,刚刚走到这里,不曾见过什么公主啊。”

    “拜祭先人,你可是姓张?”

    “正是,老朽张兆梃,是这清河…”

    汉子看看地上尸体,不容老人说完,便咆哮道:“姓张,那就对了,你们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劫持公主,已是死罪,看我将你们碎尸万段。“

    汉子不再说话,率领着人冲过来举刀就砍。

    别看汉子身子粗壮,武功却也不弱,长刀眨眼就刺到了张兆梃胸口。

    莫问天与秦红衣几乎同时出剑,将那长刀格开,汉子见有人接招,于是放弃张兆梃,长刀紧接着就攻向秦红衣。

    他以为对方女流之辈,就先下手为强。

    秦红衣侧身闪过,长剑一道红光直奔汉子咽喉而去。

    与此同时,莫问雪人到剑到,一道白光也奔汉子右肩削去。

    没想到对方出剑这么快,汉子这才知道遇上了硬家子,不敢硬接,长刀封住面门,下身向下一蹲,避开了红白两剑。

    可是莫氏夫妇并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剑就势下推,折着弧直插他的头顶。

    汉子不敢大意,来不及起身,急中生智,就地一滚,骨碌出好远,才避过双剑。

    他狼狈地起身,用力拍拍身上泥土,回头骂道:“王虎,徐豹,老子都差点挂了,还不过来帮我。”

    马上有两人应了声“是,三爷。”便急急过来助战。

    莫氏夫妇刚才一番强攻,意在试探汉子刀法,看一看他什么来路,没成想对方武功竟然如此不济,仅仅两招便落了下风,根

    本没有来得及探到汉子门派。

    汉子及王虎、徐豹三人长刀联合,分上中下分别攻向秦红衣。看来他们实战经验颇强,知道他们夫妇双剑合璧的厉害,便集中只攻一人。

    秦红衣也没硬接,身子一飘,三人只见红光忽闪而过,三刀就扑了个空。

    秦红衣翻身一纵,就到了三人身后,红剑化出一道剑气,扫向三人小腿。

    与此同时,莫问雪白剑‘唰唰‘幻出三道白光,点向三人持刀的手腕。

    三人一时慌张,为求自保,差点将刀扔了。

    三人终于明白,对方的武功实在太高了,三人加起来也差人家一大截,于是便避开莫氏夫妇,杀向曹操等人。

    这三人倒也有趣,打的过你就打,打不过你就换个人打。

    其实曹操这边也有些应接不暇,三十多么汉子迎面冲杀过来,而且张兆梃老人和他的两个孙儿都不会武功,曹操、张辽和曹洪三人除了对敌,还得保护爷孙三人,只得呈品字形排列迎敌。

    好在这些人武功并不太高明,招式也很稀松,只是胜在人多势众,轮番车战,时间久了,曹操三人自然也吃不消。

    其实这场混战,打的莫名其妙。

    曹操边打边脑子思索,如今来看,可以断定这帮人不是‘铁船帮‘的人,否则不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乱打,至少得留着张兆梃等逼问’龙之骨‘吧!

    可是,这伙人又是什么来历呢?为首的汉子,一见面就要求交出公主,可是自己等人何曾见过什么公主呢?

    这其中定有误会,十之是对方认错人了。

    正在想着,为首的汉子三人又攻过来了。

    三十几号人,将曹操三人死死压制在一个小圈子里,三人护着那爷孙,面对着各个方向攻过来的长刀,只能疲于防守。

    再说,曹操三人学的都是剑法,可现在手里拿的都是长刀,使着也不怎么顺手,只能将就着对敌。

    而且,与这伙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力求不下死手。但是看起来对方可不这么想,他们丢失了公主,人人带着怨怒之气,一个个疯狂攻击。

    其实曹操一直想找机会问问对方,打成这样,总得知道对方是怎么回事吧?可惜对方一味猛攻,根本不给曹操这个机会。

    曹操等人身后,就是‘孟婆泉‘,他知道这泉水的厉害,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所以一直试图将战圈向前移,无奈对方人太多了,眼看着包围圈越来越小。

    圈外的莫氏夫妇也是哭笑不得,他们两人纵横江湖多年,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先是不问青红皂白就打,然后打不过就转身去打别人,反而将夫妇二人给凉在了一边。

    两人站在圈外,看着眼前圈内数十号人围攻曹操等人,一个个头都不回,简直就当夫妻二人不存在似的,这叫怎么一回事!

    两人双眼对视,手拉手同提内力,红白两剑同起舞。剑速越舞越快,两人身子也旋转起来,渐渐地就只能看的清楚红白两团身影,到后来就连身影也看不见,犹如两股旋风飞舞。

    这边几十号人正斗得起劲,忽然刮进来的一红一白两股‘旋风‘,天空都瞬间暗了下来,吹得众人睁不开眼。

    “旋风‘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来回穿梭,所到之处,飞沙走石,人仰马翻,包围圈瞬间就被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