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六十章 水困卧牛山

第六十章 水困卧牛山

 热门推荐:
    后有追兵,前有拦截,在场的全是江湖中人,论单打独斗都是好手,但是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也怕群狼。’纵然是一等一的高手,也架不住人海车轮战。

    张辽守护卧牛山,倒是有过小规模交战经历,他喊道:“诸位,大敌当前,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和则强,分则弱,一鼓作气冲过去,只要到了卧牛山庄,就好办了。”

    曹操高高举起‘青虹剑’,大喊:“诸位,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等手中五行剑已经沉寂近四百年了,今日正应一露锋芒。”

    先冲散前面的黄巾军,进入树林,至少可以避免腹背受敌的状况,只要退回到卧牛山庄,利用险要山势,就可与敌周旋。

    事不宜迟,曹操与张辽带头,冲在最前面,后面众人紧随其后,保持一线阵型,直接就到了张梁和黄巾军前面。

    以弱对强,万万不能分散,敌军再多,我只攻其一点,只要杀开一个缺口,就可冲进杨树林。

    生死关头,没人再手下留情,一番冲杀,黄巾军死伤大片,曹操与张辽并肩作战,衣服都被敌人溅出的鲜血染红了,后面的孙策刘备等人也杀红了眼。

    黄巾军果然被冲开了一道口子,众人安全冲进了杨树林,虽然这里更利于单兵作战,但是吕布等随即就到,此地不宜久留,是以众人来不及喘息,直接冲过树林,向牛角村方向狂奔。

    张梁将手一挥,手命令黄巾军停止追赶。

    见吕布追到跟前,恭恭敬敬,双手一拱,说道:“张梁拜见吕掌门。”

    “哦,原来是三头领,哼,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多人,竟然能让这伙人溜了!”

    “吕掌门好大的官威呐,要照这么说,吕掌门在清河城布下了天罗地网,怎么也让这伙人溜了?”

    见张梁阴阳怪气,反唇相讥,吕布颇为不悦,想要发火,又强行压了下去,毕竟他此刻需要人手,而且又是在人家的地盘,只得说道:“哼,要不是看在董相国与张教主联合的份上,定不饶恕!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追?”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还出来带兵。吕布打心底看不起这帮黄巾军,一帮泥腿子,也敢起来造反?等利用你们找到天子剑之后,定让你们知道本掌门的手段!

    张梁笑嘻嘻道:“吕掌门息怒,这是我大哥之计!你我人多势众,要取曹操等人首级,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开启髑髅台,得到天子剑,还得利用这伙人去做。”

    他见吕布脸色变好了些,继续说道:“大哥他神机妙算,这是‘放长线钓大鱼’之计,张梁在此断后,请掌门速速带人追赶,天子剑必然唾手可得,只是吕掌门可别忘了咱们两家的约定哦。”

    “哈哈,张教主果然好计谋。放心好了,董相国决不会食言,只要打开髑髅台,按照咱们两家的约定,天子剑归董相国,高祖金牍归张教主,你们放心好了。”

    “放心,当然放心。日后咱们两家平分大汉,还要仰仗掌门照应。吕掌门,卧牛山山势险峻,不宜大军前行,可带少数精兵即可。”

    他两个一个代表着朝廷,一个代表着黄巾军,竟然在此讨价还价,称兄道弟,若是皇帝得知,会有何感想?大汉帝国轮流到这般地步,还能有何指望?

    吕布将队人马交给张梁,带领少数精英急匆匆追赶去了。

    张梁收拢大军,冷冷地看着吕布背影,不住地冷笑。自言自语道:“呸,你吕布是什么东西,董卓的一条狗而已,竟然这般

    趾高气扬,且让你们鹬蚌相争,我大哥坐等得利,且等宝物到手,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所谓的联合,实际上就是相互利用罢了!

    “三将军,那帮老家伙怎么办?都是些冥顽不化的东西,干脆杀了算了。”独角仙问道。

    张梁一瞪眼:“胡说,先扣起来再说,这些老家伙可都是我张氏的长辈,我大哥他以孝道治天下,等日后做了皇帝,这些老家伙还用的上。“

    “是。”

    高人行事,就是高深莫测,独角仙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说出来。

    “你带人给我守住牛角村,只需进,不许出,无论是谁,胆敢出村者,格杀勿论。”

    “是。”

    来到牛角村,独角仙马上带人部署,将整个村子围了个严实,连只鸟都飞不出来。

    上下卧牛山只有两条路,一条在牛角村,一条在牛尾村,山后那条路,由二当家张宝带人封堵;山前这条路,就由三当家张梁把守。再把‘神之子’召唤过来,来个洪水围山,曹操、张辽,还有吕布,今日的卧牛山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两家平分天子剑与高祖金牍?做梦去吧!我大哥与董卓老贼身前‘屈就’,不过是权宜之计,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大好江山,哪有分享之理?

    张梁越想越得意,接下来,那就是按照大哥吩咐召唤‘神之子’,水围卧牛山。

    在‘河古庙’中,‘神之子’受老和尚一行大师的‘紧箍咒’,惊恐不安,丧胆,最终刺激过度,神经失常,一头扎入老漳河逃命。之后,张角费了好大劲才将‘神之子’重新召回,几天安抚,才让它恢复正常。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按照张角的计策,让张梁‘驱使’它操纵清河之水,将卧牛山团团围住,彻底将卧牛山封锁。

    独角仙陪着张梁,站到一处民房之上。连斩三只肥猪,九头山羊,顿时腥臭之气直冲天际,四下弥漫。

    张梁面向清河,双臂上扬,口中默默有声:“毒龙电虎,九天之狩,罗毒作态,备门抱关,巨蚪千寻,卫于墙岸。飞龙奔雀,溟鹏异鸟,扣啄奋爪,陈于广庭。“

    独角仙听不懂他在念些什么咒语,但见原本风平浪静的清水河,突然阴风骤起,恶浪翻滚,水势不断升高。

    张梁继续念诵:“天威焕赫,流光八朗,风鼓玄旌,回舞旄盖。玉树激音,琳枝自籁,众吹灵歌,凤鸣玄泰。神妃和唱,麟舞鸾迈,天钧八响,九和百会。“

    随着张梁的‘作法’,大蛇‘神之子’从清水河中现身,上下翻腾,带动河水涌向卧牛山下。

    清水河原本就是围绕在卧牛山脚下,本来这部分百年河道水位并不高,但也给卧牛山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随着大蛇‘神之子’的操纵,山脚下这部分河道水势暴涨,几乎要漫过河堤,溢出河岸,而清河城外那段河道水势骤降,少了几乎大半。

    为了达到目的,张角竟然丧心病狂,残害无辜生灵。

    在他们眼里,权利才是永恒的东西,才是美好的东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完全可以将亲情友情等等统统抛诸脑后。

    吕布正带着‘鸿门’精英,以及部分官兵,追赶着曹操张辽等人,刚刚登上半山腰,忽然听到背后异响,回头便看到大蛇猖獗,河水肆虐,浊浪滔天,过不了多久卧牛山就变成了一座‘孤岛’。

    远远看到是张梁与独角仙在‘捣鬼’,吕布恨恨道:“可恶,张梁这厮,竟然断了我们归路。”

    诸葛汐泠道:“是那条大蛇在作怪,快看,河水都快漫过河堤,涌进村子了,水势却仍在上涨。”

    “水龙王,速去将大蛇除去。”

    “是,不过?眼下董相国与张角联合,属下此去,只怕要与对方冲突。”

    “愚蠢!联合不过是权宜之计,后路若断,你我如何脱身?还不快去!“

    “是。”

    水龙王刚想下山,吕布又加了一句。

    “必要的时候,抱着它一块死。”

    就冲水龙王这个称号,就知道他水性极强,虽然曾经败在张梁手下,但自信对付一条蛇还绰绰有余。

    水龙王向下跑了几步,一个纵身,跳进了涛涛水中,快速地游向大蛇。‘神之子‘弄水正在兴头上,突然感到身子巨疼,原来是一把匕首插进了背部。待看清是有人袭击,顿时大怒,张开血盆大口就咬。

    水龙王人在水中,比在岸上还要灵活,他接到的是死命令,不除掉大蛇,他也将葬身于此。

    张梁见‘神之子’兴风作浪,大计将成,正在妙处,却忽然间停了下来,正好发现是有人偷袭于它。

    他自然认得,水中之人正是‘鸿门’杀手水龙王。

    再看到人蛇搏斗,河水变红,便立刻明白‘神之子’已经受创,大事不妙,若它被水龙王杀死,那水困卧牛山的计划不就功亏一篑了。

    张梁在嵩山颖水河中,是与水龙王有过交手的,知道这个人水性上乘,于是命令道:“独角仙,不能让水龙王坏了教主大事,你去与‘神之子‘联手,干掉水龙王。“

    “是。”

    独角仙刚要下去,又听张梁说道。

    “如若失败,你也不要回来了。”

    这也是死命令!

    独角仙不敢怠慢,赶紧过去支援。

    大蛇被匕首插进,鲜血汩汩外流,将附近河水染的通红,它扭动身体,去咬水龙王,水龙王边躲边继续找机会下刀,不一会,便在它的身上插了五六个伤口。

    正在这时,独角仙赶到了,他趁水龙王不备,一拐击中了水龙王后背。

    因为水龙王正在专心铲除大蛇,根本不曾防备,这下可是吃了大亏。这才忙回身迎敌,于是两人一蛇便缠斗起来。

    斗了一会,水龙王越来越落下风,他被偷袭中了一拐,又分身两处,体力越来越是不支。

    他非常清楚,不能再这么斗下去了,吕布给他下的是死命令,他的目标是除掉大蛇,因此水龙王手中匕首专刺大蛇要害。

    因为是在水中,大蛇又剧烈游动,所以即便刺中了不下十刀,却还不致命。水龙王心急如焚,他可耗不起,情急之下,决定冒险去刺大蛇七寸。

    他翻身潜到水下,死死贴住大蛇湿滑的身子,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找到它的七寸,便死命刺了进去。

    这一刺,水龙王用尽了全身气力,匕首直接插进它的腹内,力气之大,水龙王的半个右臂也连带进入。

    这下它要完蛋了,水龙王大功告成。

    可惜,以此同时,身后独角仙的拐杖也从后背贯穿,拐尖从他前胸刺出。

    水龙王死不瞑目,左手紧紧抓住拐杖露出部分,使得独角仙不能将拐拉拽回去。

    奄奄一息的大蛇‘神之子’用身体将两人死死地缠了一圈又一拳,然后张口血盆大口,将两人同时吞进了腹中。

    两人一蛇,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