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五十二章 髑髅台

第五十二章 髑髅台

 热门推荐:
    身为夏侯氏家臣,牛掌柜在得知当年的小少爷夏侯尚在人世,应该感到老怀安慰才是。

    而机缘巧合,雪儿能够与亲兄相认,他更应该满脸欢喜才是,怎么会是这种神情呢?

    见他愣神,雪儿过来拉着他的手,连叫几声爷爷,才将他从愣神之中唤回。牛掌柜这才换了一副表情,掉下几颗眼泪,连连说了几声‘好’。

    然后一把抱住夏侯,问道:“少爷,总算又见着你了,你还认得我吗?”

    夏侯摇了摇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牛掌柜脸上显出笑容:“这就好,这就好。这都是老爷太太在天之灵保佑,苍天有眼,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听大哥说,我还有个二哥呢?”

    “二哥?”牛掌柜看看曹操,心里想该不会是这个人 吧?

    夏侯道:“是我二弟夏侯渊啊,您不记得他了吗?”

    “噢,记得,记得,他小时候最淘气了,每次犯错,害怕老爷责罚,总是躲在老奴房里,不敢出来,呵呵。”

    雪儿还想说话,牛掌柜却双膝跪地,流泪道:“天可怜见,夏侯一门的冤案,终于真相大白,请庄主看着属下与雪儿多年来尽心办事的份上,主持公道,为夏侯家报仇雪恨。”

    “牛掌柜请起,你们的事就是我张辽的事。‘鸿门’作恶多端,坏事做绝,看来这笔账要一起算了。”

    “多谢庄主。雪儿,从今以后,你要时刻留在庄主身边,尽心侍候,一步也不要离开。”说完,牛掌柜连磕几个响头,然后起身出去办事了。

    最后这两句话,他刻意着重强调。

    用过早餐,张辽请曹操动身,前往髑髅台,夏侯兄妹自然也一路同行。

    从客厅出来,一路向西,足有一百五六十丈远,远远看见前面出现一座‘石桥’。

    这里是卧牛山庄所在的山峰的最西端,这座‘石桥’是连接另一座山峰的桥梁,走到跟前,发现并非真正的桥,而是两座山峰之间天然生出成的一条青石通道,后来经过人工修整,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石桥‘长约六七长,宽不足五尺,人走在上面可不敢左右看,因为两侧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好在后人在边缘安装了两道铁索,用手扶着铁索过桥,心里还稍微踏实些。

    过了桥就是熔岩岭,这里比山庄所在的山峰更加陡峭,入眼尽是剑锋般矗立的峭壁。

    “为何没有兵士守护?”曹操有些奇怪。

    “来此髑髅台,只有刚才一条路,因此只有一支巡查小队。”

    曹操这才明白,髑髅台所在的山峰,虽然是独立的,但是四下里全是悬崖峭壁,根本没有上下山的道路,任何人想要来这里,只有通过整个山庄,然后跨过那条‘石桥’才行,所以只有山庄加强了戒备,外人是很难到达髑髅台的。

    看起来当初建造髑髅台时,位置可是精挑细选的,果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这么说这座山峰上平日里是根本无人的。

    刚想到这里,现实就把曹操的想法打破了,因为前面田地里清清楚楚地有两个人在做农

    活。

    道路两侧是一大片的棉田,看起来足有十四五亩地,长满了一排排的棉花,植株高的能到人胸部,低的也过了膝盖,绿绿的叶子迎风舒展,随处可见绽开的花朵,有红有黄,还有花谢后杏子大小的棉果。

    曹操从没见过棉花,非常好奇,便向张辽问询。

    “曹兄身在京城,自然不知了。这棉花也是汉武帝年间,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种子,据说是传自于天竺国。起初只在边疆种植,昭帝继位后,曾前来卧牛山拜谒天子剑,同时赐给了山庄大量物品,这棉花种子就在其中。曹兄可知,这棉桃绽开后能收获洁白的棉絮,用来填充枕褥可比木棉好了数倍。“

    来到跟前,正在务农的两人看见张辽,赶忙走到路边,给张辽施礼:“任耕田、小牛儿见过庄主。”

    任耕田?这三个字传人耳中,曹操猛然一个激灵,他也姓任,莫非是当年任敖的后人?

    “任老伯不必客气,恭喜啊,今年的棉花长势不错,又是一个好收成呐。”张辽同时给老人还礼。

    “是啊,是啊,等到秋后,山庄的将士们又能多添几床棉被了。“任耕田也是喜笑颜开。

    “小牛儿,又长高了,能够帮你爷爷干活了。你爷爷有什么需要的用品,尽管去找牛掌柜领取,知道吗?”

    小牛儿也就十五六岁,平日里与爷爷相依为命,没见过什么生人,听到张辽问话,小脸憋的通红,只点了点头。

    “庄主莫怪,牛儿天性腼腆,不爱说话。你这孩子,庄主又不是外人,还不赶快谢过庄主。”

    小牛儿这才轻声说了句谢话。

    “如果田里活太多的话,回头让牛掌柜安排几个兵士过来帮忙,您这十几亩地,可是给山庄帮了不少大忙。任老伯先去忙吧,我这里还有两名客人。”

    “只是掐掐尖儿,打打岔儿罢了,哪里敢劳烦军爷们呢。”说着话,给张辽弯腰行礼,然后带着小牛儿回田里去了。

    曹操见任耕田六十多岁,老态龙钟,胡须已经花白,满脸都是皱纹,估计是常年劳作,饱经沧桑,但身子还算壮实,腰板也挺的很直,他对张辽极为恭敬,从熟络程度来看,估计老人在这里有些年头了。

    走了几步,曹操凑近张辽:“庄主,这任耕田。。。?”

    张辽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笑道:“曹兄误会了,老伯虽是姓任,但与任敖没有任何关系。他原是家父儿时的玩伴,两人感情甚笃,二十年前,家父不幸去世,老伯伤心至极,就搬到这熔岩岭来住了。“

    “我张家历代先人,死后全葬在这熔岩岭髑髅台附近,生前尽忠,死后也要尽责陪伴天子剑。任老伯自此就住在这里,一则陪伴家父;二则种田为乐。“

    “老伯他原是孤儿,是祖父他老人家在清河郡领回来的,就连‘任’这个姓也是祖父给他取的,又怎么会跟任敖有关系呢?”

    原来如此,既然这个任老伯原本就不姓任!连姓氏都是后来改的,自然就不会知道开启髑髅台的秘密了。

    说着话,就到了张氏先人亩地,小路南侧一片密密麻麻的土坟,估计四百年来,逝去的‘七星剑’

    传人全都在此了。坟地里整理的齐齐整整,干干净净,连根杂草都没有。

    不用说,这都是任耕田的勤劳结果,看来这任老伯对这份工作非常用心,对张氏族人也非常敬重。

    张氏墓群的对面,也就是小路北侧,就是髑髅台了。

    从逃出京城,到来到卧牛山,多么不容易啊,曹操终于见到髑髅台了,抑制住内心的喜悦,曹操举目眺望。

    只见北方一方十亩大小的水池,里面清波荡漾,不知道水有多深,距离足有一百多步,仍是感觉寒气逼人,难怪叫做‘冰水池’,想必水温是相当的低。

    水池四周就是悬崖峭壁,看起来它像是天然形成的;水池正中央生出一根两三日合抱粗细的石柱,高约三丈,顶端冒出火红的岩浆,淅淅沥沥地流淌着火红而炽热的‘火龙’,滴到池水中‘嗤啦’作响。同样,这么远的距离,其超高的温度令人火撩般的感觉。

    几人又来到水池边上,立刻感到阵阵寒气入骨,接着又是阵阵热浪袭人,常言道‘水火不能相容’,可眼前的景象让人目瞪口呆。

    “水温超低,而不结冰,是因为有熔浆注入;熔浆入水,又被冰水中和。几百年来这熔岩岭冰水池始终就是这样。”

    听着张辽的话,曹操不断点头,可是他最期盼的髑髅台在哪里呢?自从知道了髑髅台,他的脑海里隐隐觉得应该是一座坚固的高台,一个牢靠的堡垒,可眼前有冰水,有熔岩,唯独不见高台。

    在曹操心里,一直坚定地认为这座髑髅台一定是建造的非常结实,所以很难打开,所以他非常期待见识一下它的庐山真面目。

    结果,别说髑髅台了,连个土丘也看不到。

    “请曹兄坐下说话。”张辽指着一处石牛说道。

    这是一座石质黄牛,确切地说是一座卧牛,四蹄伏地,身体微倾,虽然是人工雕琢而成,但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竟然像真的一样。这是用一大整块的石头雕刻出来的,当年的工匠一定是技艺高超,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这头牛怎么是五个牛头呢?

    一个身子,五个牛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牛呢?

    而且,五个牛头神态各异,形状大小,眼神表情也各不相同,唯一的雷同之处,就是全都牛嘴大张,像是要吃东西,又或者是要发出哞哞叫声。

    做出这样奇特的卧牛,是为了展示工匠高超的技艺,还是另有它意?曹操与夏侯对望一眼,都是一脸茫然。

    “请坐。”张辽再次邀请。

    石牛硕大,几个人脚踏着地,屁股同时斜坐在牛身上。

    费尽心思雕刻而成的石牛,不会就为的当凳子坐吧?

    “的确如此,几百年来,除了坐下来歇歇脚,确实并不知晓石牛的其他用处。除了这一座,冰水池四个角上,还分别卧着一座一模一样的石牛,据先辈人讲,早期的石牛身上还涂有不同的颜色,只是年深日久,风吹雨淋,颜色早已褪去,成了现在这般样貌。曹兄,此山名‘卧牛’二字正是因此。“

    卧牛山,五座石牛,五只牛头,实在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