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三十九章 丐帮内斗

第三十九章 丐帮内斗

 热门推荐:
    传说毕竟是传说,真实与否本来谁也说不清楚,可是机缘巧合之下,张角偶然遇到了身受重伤的于堂主,他本来是‘江东盟’的‘掌经堂主’,不知为何,‘江东盟’发生内乱,于堂主逃到巨鹿,遇到了张角。临死前,于堂主不仅将《太平经》相赠,还告诉了张角‘紫电剑’的故事,这才有了后来张角派人去‘江东盟’监视‘掌剑堂主’,只可惜并没发现‘紫电剑’的踪迹。

    但是《太平经》却发挥了极大作用,张角不但靠它组建了太平神教,进而发展了黄巾军,而且无意中发现了关于‘水龙’的记载,于是就在这‘河古庙’地宫内寻得了幸存的‘神之子’,这对于一心图谋大业的张角来说,真是如虎添翼,眼看即将得出硕果,却不想被曹操一行人破坏,其气恼程度可想而知,就连张角的两名贴身下属也是从未见主子如此恼怒。

    而糜贞这些年备受打击,精神难免颓废。先是失去了一臂,又被轲比能偷袭中了一匕首,就算暂时止住了血,但打斗起来显然影响巨大,随着激战,伤口慢慢又有血渗出。

    出血过多,体力也就逐渐不支,动作也就渐渐慢了下来,不及三十个回合,糜贞露出了破绽,张角求之不得,雄剑顺势前递,‘噗嗤’穿透糜贞胸口。

    这一剑插的极深,雄剑的三分之一都已没入糜贞胸中。糜贞吐出一大口血,身子一个趔趄,依靠手中雌剑勉强拄地支撑。

    张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十八年后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中!他手上加大力度,雄剑在糜贞身体里搅动,愈发刺的深入了,早已穿透身体,伸出后背少许。

    犹是如此,张角依然不解恨,照样不断递加内力。糜贞拼着最后一丝力气,雌剑削向张角右手。张角已经沉浸在得意与解气的状态中,当看到剑光闪过,也来不及躲避了。

    ‘嗤啦’一声,张角握剑的右手被糜贞雌剑削中,四根手指连带半个手背被削断,整个右手只剩下了一根大拇指。

    ‘哎呀’叫声,张角回身便倒,幸亏两名下属赶忙扶住,匆匆给他上金疮药,雄剑也顾不得了。

    这一番变化实在太快,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已经尘埃落定。

    刘备眼睛一酸,落下泪来:“岳父,你怎么样?”

    因为这是小师妹的生父,曹操也疾步上前查看糜贞伤势,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糜贞本人,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糜贞看着身体里的雄剑,哈哈大笑:“天意,真是天意,雄剑啊雄剑,十八年前你被贼子用身体带走,没想到十八年后又这般带了回来。”

    他呼吸急促,刚说了这几句话,又喷出一大口血,笑的有些岔气,不住咳嗽。

    刘备跪在岳父身前,一句话也说不出,只不停呜咽落泪。

    “贤婿莫哭。”糜贞拼尽力气,‘唰’地将雄剑从自己身体里抽出,将雌雄‘双股剑’合并,“月儿她娘没的早,这剑只得由我交给贤婿了,你一定要,一定要照顾好。。。”

    说到这里,他已经没了力气再说出一个字,眼睛睁的极大,眼神迫切地看着刘备。

    按照规矩,‘双股剑’会由岳母亲手交给女婿,正式作为女儿的嫁妆,可惜糜月母亲早

    亡,这件事只好由糜贞来做。他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此时唯一挂念的就是女儿糜月。

    刘备止住泪水,恭敬地双手接过‘双股剑’,大声道:“岳父放心,刘备必定用这一生去爱护月儿,如有违誓,当如此指。”说着‘唰’地一下用剑将左手小指斩下半截。

    曹操也忙道:“小师妹她平安无恙,此事正与两位师弟住在邯郸城中,请糜叔叔不必挂念。”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说谎,可他宁愿这善意的谎言能给糜贞带去最后的慰藉。

    糜贞看着曹操,又看看他手中的‘青虹剑’,本已无神的眼睛又闪过一丝精神,可惜已经说不出话。

    曹操明白他的意思,忙道:“晚辈就是五禽剑派的弟子曹操,晚辈一向视小师妹如亲妹妹,糜叔叔放心,若有谁敢伤害于她,晚辈就用这‘青虹剑’与之拼命。”

    糜贞身在‘鸿门’几十年,自然知道五行剑的来历,他看着眼前这几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身子一歪,倒在了刘备怀中,眼睛却始终不肯合上。

    刘备三兄弟悲伤万分,张飞早就按捺不住,暴喝道:“大哥,有仇不报非君子,跟他们拼了。”

    关羽提醒道:“大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去找寻嫂嫂为好。”

    刘备拉着两位兄弟,愤然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岂有父仇不报之理,岳父他老人家惨死,今日誓要杀了张角老贼。”

    既然大哥说话,两名兄弟也就不在言语。三人手持兵器,一齐朝张角逼近。

    这个时候,张角也刚刚缓过神来,太大意了,自己一向心思缜密,今日却反被糜贞得手,望着地下四根断指,张角高声道:“轲帮主,你与老夫的约定,正是兑现之时。只要你杀死刘备,夺得‘双股剑‘,老夫再额外送你一万精兵。”

    轲比能顿时精神大振,他与张角合作,不但能除去劲敌刘备,登上丐帮帮主之位,更是得到张角兵马钱粮资助,借于他复国。只要能掌控丐帮,那么千万丐帮弟子就是一股极大的力量,再加上张角借给的兵马,复国大业就大有希望。

    刘备嘛,本来也是要除的,区区一把‘双股剑‘竟能换的这么多好处,轲比能自然大喜过望。张角又答应额外在加送一万精兵,别说什么’双股剑‘,就是亲爹也得双手奉上。何况,这’双股剑‘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只是抢来借花献佛而已。

    其实轲比能并不知道天子剑与五行剑的秘密,而张角却心知肚明,在他的计划里,五行剑是要全部夺来的。与轲比能合作,他也是有自己的小九九,丐帮弟子遍布塞外,人数众多,只要掌握在轲比能手里,必然是一股强大的生力军,那么对付朝廷,就有了一个可靠的得力盟友。

    其实张角私下里还有另一名盟友,而且对方也是实力强大,双方早已约定,一旦推翻大汉,张角坐拥中原,那人占据江南,至于轲比能嘛,就将塞外苦寒之地送他得了。先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等自己的皇帝位子坐稳了,再慢慢收拾对方。

    ‘鸿门‘之变,张角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可惜却最终为他人做嫁衣,让吕布他爹捡了个便宜。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张角总结经验教训,下了一盘更大的棋。

    雌剑没得到,反而雄剑也落到糜贞手里,张角非常气恼,于是高价诱惑轲比能,借刀杀人,抢回‘双股剑‘。

    这一趟真没白来,轲比能压制住内心的喜悦,率领宇文圭与拓跋石,分别对上刘备三兄弟。

    往日里,在丐帮内部,这几人也偶尔切磋武功,只不过那时碍于大面,总是留有余地。今日就不同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轲比能大吼一声,抡起‘麒麟臂‘就砸,刘备以’双股剑‘相抗,轲比能也知道这剑的厉害,不同于一般的宝剑,也就避其锋芒,不与之硬碰。本来双方最拿手的功夫就是’打狗十三式‘,但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竟然谁也不用。

    关羽对上宇文圭,关羽的青龙刀自然纯熟,而宇文圭的一把貊弓也不遑多让,反而是对青龙刀极大的牵制。宇文圭外号‘宇文长弓‘,他这把弓与中原的弓外形上接近,但功能却大相径庭,这种貊弓能同时射出三支利箭,而且是在不同的部位发出。使用弓作为武器,比较少见,但以柔克刚,反而能让关羽的长刀大打折扣。

    张飞对上拓跋石,张飞的铁脊矛刚猛无比,拓跋石则是一柄铁蒺藜骨朵,这种武器是生铁铸造,一头装柄,一头圆锤形,有点像中原的铁棍加铁锤的组合,只不过锤头上布满了尖锐尖刺,所以叫铁蒺藜骨朵。拓跋石武功也是走刚猛路子,他的身材比张飞差不多,武功路数又相似,所以打斗起来几乎是硬碰硬,猛对猛。

    纵然是双方都想致对手于死地,却也都没那么容易,你来我往,打斗极为激烈,只可惜在大殿内,场地有些狭窄。

    将近一炷香时间,双方依旧处于平衡状态,张角不由有些不耐烦,一挥手,身后的两名下属也上来助战。

    这两人身高体型都差不多,看样貌比曹操大不了几岁,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一身锦衣,有些像翩翩公子哥儿。手中的武器却有点儿奇怪,每人手中一根‘骨头‘,形状跟大象牙齿差不多,但又比普通的象牙细了些,一头粗一头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得到主子命令,两人一声不吭,纵身来到刘备身后,举起‘骨头‘就刺,刘备的注意力全在轲比能身上,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幸好刘备轻功得到师父亲传,‘大漠飞燕‘确实非同一般,急忙躲避偷袭。即便这样,刘备也是躲过其一,没躲过其二,有一人的’骨头‘长尖正刺入刘备右臂,吃痛之下险些雄剑脱手。

    这两人闷声不吭,出手却又急又快,一招就欲取人性命。要不是刘备轻功好,只怕后背上早已中招。

    刘备看见两人武器,不禁脱口而出:“泰山双童?”

    两人并不答话,又同时攻击刘备受伤的手臂,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刘备目前的软肋。他们的目标就是‘双股剑’,所以下手狠辣,绝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三年前,你们入宫行刺,却误杀了太后,然后销声匿迹,不想竟然投靠张角,藏在叛军之中。”

    三年前的那桩大案,令世人震惊,却至今没有抓到凶手。‘泰山双童’是济南郡的绿林高手,打家劫舍,罪行累累,是官府画影图形缉拿的凶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