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三十四章 巨鹿城

第三十四章 巨鹿城

 热门推荐:
    多么好的女人啊,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看着张魅苍白的脸庞,曹操用力地点点头,千言万语,不知该说什么。

    看的出,她非常虚弱,却还是这般关心自己,曹操大为感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在场之人也无不动容,感慨万千。

    一切交代就绪,曹操、关羽与夏侯三人出发。刚走出大门,一直忍着的曹操这才泪如雨下,他半蹲在地,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在石板地上。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罢了。

    出了邯郸城,沿着东北方向官路纵马奔驰,晌午时分,就到了巨鹿郡。这里已经全是黄巾军的地盘,所以三人就分外小心,不再走官道,而是该走小路,武器也用宽布包裹起来。

    进了巨鹿城,曹操却发现城里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也是一派繁华景象。原以为这里是黄巾反贼控制区域,应该守战乱所累,名不聊生才对,却不想完全相反,小城虽然比邯郸城小了些,但并没有看出一丝战争的气息,城中百姓有买有卖,你来我往,络绎不绝,店铺,商贩,更是鳞次栉比。

    这就奇怪了,难道黄巾阵营中,也有高人相助,才将这叛军占领区域治理的这么好?

    没工夫细想,直奔刘备落脚的客栈。奇怪的是,却不见人影,就连轲比能等也不知去向。

    一问伙计,才知道刘备等人两日前便离开了客栈,至于去了哪里,伙计就一无所知了,本来曹操等一不吃饭,二不住店,伙计就不大情愿,还问东问西,早就不耐烦了。

    知道问也没用,三人就退了出来。就算有急事发生,刘备也该留下讯息,好教关羽找寻呐,怎么会突然离去呢?

    难道已经出了事?既然在人家的大本营,张角有的是下手机会。

    关羽非常焦急,曹操忙一旁劝解,其实无论张角也好,轲比能也好,其意应该在五行剑,就算要动手,也得等到‘双股剑’现身吧!关羽还没回来,照理说还不至于已经发生冲突。

    曹操说的也有道理,可依旧降低不了关羽的焦急。既然已至晌午,不如先填饱肚子,再做打算。

    正要寻找,却迎面来了一位仆人打扮的青年,边恭恭敬敬地递上一张大红请柬,边鞠躬道:“这位可是大爷可是姓关,我家二爷有请。”

    关羽见那请柬上写有‘垂柳坊’三字,反问道:“你家二爷是谁?关某素未平生,不知有何贵干?”

    “这个小人就不知了,‘垂柳坊’就在前面不远,关爷一去便知。”说着做出邀请礼姿,回身便前面引路。

    是福是祸,也得闯一闯了,三人便跟在那青年身后。

    曲曲折折,沿着东南方向,竟慢慢出了城,前面赫然出现一条大河,河宽百丈,水流湍急,甚是雄伟。

    沿着岸边,修建了一条笔直平整的小路,两边整齐地生长着碗口粗的垂柳,幽静安定,时有鸟鸣,令人心旷神怡。

    曹操三人却心存疑虑,不知道这位二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了一探究竟,就随着青年折向南方前行,没走多远,就见岸边立着一块一丈多高的石碑,上面写着‘老漳河’三字。

    很快,就透过垂

    柳看见前面影影绰绰一座二层小楼,想必就是‘垂柳坊’了,来到楼前,发现早有两排伙计装扮的列队迎接,于是就走进小楼。

    名为‘垂柳坊’,其实方圆几里就只有这一座小楼,于垂柳丛中,孤零零地矗立着,看起来像座酒楼,进来后却发现里面冷冷清清,一个客人也没有,不禁令人纳闷。

    一个掌柜模样的老者,满脸堆笑,亲自将三人迎上了二楼,赔笑道:“三位英雄稍候,二爷随后就到。”早有伙计斟上茶水。

    这是一间单间,空间较大,看房间布局颇为讲究,除了笔墨纸砚,靠墙还有一柜藏书,这就更加奇怪了,既不像酒楼,也不像客栈,反而有些书房的感觉。

    一南一北开有两扇窗子,清风拂过,带有河水的湿气。

    刚刚坐定,就听见一声高亢的笑声传来,紧接着进来一名男子,他身材较矮,身着华贵服饰,身后一帮人随从,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他。

    男子圆圆的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容,双手一抱拳:“三位英雄大驾光临,‘垂柳坊’可是蓬荜生辉啊。”

    曹操看到真切,他手里拿着一根明晃晃的铁管,突然想起清风寨里那名蒙面人,男子见曹操认出自己,于是点点头,走近窗子,用嘴一吹,就见一枚火球,如火龙般呼啸着落到窗下一棵垂柳树上,原本青青树叶,立刻被火包围,顷刻被烧焦了。

    曹操赞道:“好厉害的‘火龙舞’,原来是张二爷。”

    这人正是黄巾军的二首领,太平神教的副教主张宝。

    这下麻烦了,竟然走进人家老窝了,算是入了‘虎穴’,转念一想,这样合乎常理,本来这巨鹿郡就是黄巾军的大本营,只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张宝吧罢了。

    当然不是巧遇,分明是人家早有准备,说不定关羽等人一进刘备等原住的客栈,就被张宝的人盯上了,这才被引到这里来。

    以张宝的势力,在城里要拿关羽三人易如反掌,又何必大费周章,将三人引到‘垂柳坊’呢?既然是敌非友,为何还这般客气呢?

    张宝上下打量着曹操,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魅儿的眼光不错。你与魅儿的事,我大哥他已经知道了,他对少侠也是欣赏有加,我这个做二叔的,看着也很满意。”

    曹操道:“不敢,晚辈与魅儿交好,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身世。她对晚辈情深义重,我自不会负她。但我曹氏一族,皆是汉臣,就算日后晚辈跟魅儿成了亲,也不会与黄巾贼军扯上关系。”

    张宝有些不悦:“少侠这是什么话,都快成一家人了,又何必说两家话。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意今日将得‘双股剑’,却不想连‘青虹剑’与‘霸王剑’一起来了,真是大大的惊喜,看来是天佑我大哥事成。”

    果然,人家早就做好了局,就等关羽带‘双股剑’回来呢,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曹操与夏侯也一起跟来了,所以张宝非常兴奋,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三把五行剑,真是天上掉馅饼。

    曹操道:“为了一己私利,起兵谋反,祸害天下苍生,晚辈这一路北来,亲眼见到因战乱频频,造成农田荒芜,百姓逃亡,真是凄惨无比,还望二首领三思。”

    张宝不以为然:“什么叫一己私利?什么叫起兵谋反?什

    么又是祸害天下苍生?你们看这巨鹿郡,原属赵国,后来秦国打了过来,仅仅长平之战,就坑杀赵国四十万人,这算不算祸害天下苍生?秦国一统六国,大家都变成了秦国百姓,可又遇到项羽与刘邦争雄,前后好几年,百姓十室九空,死伤遍野,这又算不算祸害天下苍生?高祖皇帝刘邦本就是平常百姓,他带兵反秦算不算谋反?算不算为了他一己私利?“

    张宝越说越激动,反而质问曹操:“少侠既然是一路北来,也一路见证了农田荒芜,百姓逃亡,那么请问少侠:你自踏入我巨鹿郡地,可曾见到一分田地荒芜?又可曾见到一名百姓逃亡?你若不信,大可随便询问百姓,他们如今安家乐业,衣食无忧,比你口中的大汉朝廷治下,岂不是好了百倍?“

    这一番话,倒确实让曹操一时无言以对,其中有一个词给曹操触动很大,那就是‘百姓’,这些年来,曹操也经常与一些人聊起大汉怎么会弄成这般局面,当年的‘文景之治’,当年的‘光武中兴’又都到哪里去了?

    私下议论中,有人认为是皇帝昏庸,尤其是桓、灵二帝以来,据说都做起卖官鬻爵的事情来了,还那有心思治理朝政;也有的人认为是宦官误国,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十常侍之乱’,他们相互勾结,欺蒙皇帝,欺压大臣,将朝廷弄的一团糟;还有的人认为是权臣弄权,比如眼前这位董卓,大汉帝国都被他祸害成什么样了?

    可是,怎么就没有从百姓的角度来考虑呢?黄巾军固然大逆不道,可张宝所说的也是事实,巨鹿郡百姓的日子,过的真是不错,假如老百姓吃的饱,穿的暖,还会不会起来造反呢?

    夏侯冷笑:“邯郸城中,我亲眼见到慕容光刺杀张神医,这件事总是张角指使的吧?张神医那么好的活菩萨,又是你们的族中长辈,竟能下得了手?这般歹毒心肠,对自己的族人尚不能容,还谈什么天下百姓!”

    张宝看着他手中的‘霸王剑‘,“少侠既是夏侯后人,一定知道你们的先祖夏侯婴了。当年高祖皇帝逃难,为了跑的快些,亲手将自己的一对儿女太子刘盈与鲁元公主推下马车,以减轻重量。当时驾车的就是夏侯婴,为了大事可成,小小牺牲又算的了什么呢?莫说一个堂叔,刘邦不是连自己的亲生子女都不想要了么?”

    “这么说你就是承认了慕容光之事,但是可别忘了一句话,叫做苍天有眼,善恶有报,慕容光悬崖勒马,自杀谢罪了,你们的奸计没有得逞。”

    “哼,我早就说过,轲比能那帮人,不堪大用,可大哥就是不听,塞外狄夷,跟他们有什么合作价值!”

    听到这里,关羽更加关心大哥的安危,急切问道:“你们究竟把我大哥怎么样了?如今他身在何处?”

    张宝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哥对你等诚心相向,希望一道做成大事,到时候你们就是开国功臣,一样可以封王封侯,光宗耀祖。若是不识抬举,大哥也说过,既不能为我所用,也决不能为他人所用。”

    “我大哥堂堂正正汉子,又是大汉皇室后裔,岂会跟你们这帮贼子同流合污?定然是我大哥不肯,你们就利用了轲比能,背后了下黑手,贼人看刀。”说着关羽抡起青龙刀,就朝张宝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