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二十四章 霸王剑

第二十四章 霸王剑

 热门推荐:
    吕布收起笑容,看着曹操道: “现在轮到你们了,本掌门 给你们两条路,一是你们乖乖地将‘青虹剑’交给我,然后一个个自尽;二是先将你们一个个杀死,再将‘青虹剑’取来。”

    他一摆手,笑头陀等人都围上来。

    曹操看着这个狂妄的人,呸了一口,“你充当董卓老贼的爪牙,祸乱朝廷,行刺皇帝,丧心病狂,滥杀无辜,还妄图抢夺五行剑,利用天子剑与金牍谋朝篡位,如此狼子野心,人人可得而诛之。“

    “真是可笑,小小平民也头脑发热,管起国家的事来了?那么多朝廷大员尚且唯董相爷马首是瞻,你算哪根葱?“

    “你逼死我叔父,毁我全族,此仇不共戴天,想要拿剑,就连曹某的性命一块拿走。“

    “嗯,有种,那就先送你归西。”

    曹操正要仗剑上前,一旁的夏侯兄弟却抢先一步。

    “狗贼,还我全族命来!”夏侯渊早就忍不住了,兄弟二人跳过来,拉开架势。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两个叛徒,既然逃了,就该找个地方藏匿,何必又来送死。”

    “狗贼,你吕氏为抢我家传‘霸王剑‘,害死我夏侯全家,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

    “哦,原来你俩是夏侯余孽,真是愈发有趣了。不错,你夏侯全家是我吕氏杀的,‘霸王剑‘也是我吕氏抢的,那又怎么样?有本事就过来拿。”

    吕布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成王败寇,手大押天,我是坏蛋我怕谁?

    夏侯兄弟一人一柄长剑,双剑合璧,攻向吕布下盘,吕布轻松躲过;双剑又攻向吕布前胸,又被他轻松躲过。

    “钟老头教你们的也不过如此,既然你们前来送死,本掌门那就成全你们。“

    说罢,吕布施展《吕氏春秋》里的功夫,剑法飘忽诡谲,迅猛凌厉,只五六个回合,夏侯兄弟便支撑不住了。

    还真别说,‘霸王剑’在吕布手里,人剑合一,威力还真不小。

    第八回合,吕布使出一招‘守株待兔‘,恰好夏侯兄弟的双剑斜劈下来,吕布仗剑横扫,’咔嚓‘两声,双剑即被拦腰砍断,吕布又顺势踢出两脚,夏侯兄弟躲避不及,双双一头栽倒,摔了一脸黄土。

    眼见二人吃亏,曹操‘猛虎跳涧‘第二式,’青虹剑‘点向吕布右腿,主要目的是防止他赶上去伤害夏侯兄弟。

    吕布也有心试试‘青虹剑‘的威力,就用了一招’掩耳盗铃‘,故意卖个破绽将面门留给了曹操,待’青虹剑‘近前,趁机将内力运至’霸王剑‘上,死死地压住了曹操的剑。

    曹操的内力明显不如吕布,僵持下去,剑势必脱手被抢,于是使出最后一式,内力骤撤,自己却就势翻了个跟头,不但将剑撤回,还将吕布压过来的内力消了大半。

    饶是如此,他还觉得手臂隐隐发麻,看来吕布的内力深不可测,武功也远在自己之上。

    想到这里,曹操便不用五禽剑法硬拼,而是使开‘摩诃般若‘剑法,与吕布周旋。

    曹操的左肩受了伤,身形就没以前灵活,要不是心怀

    国仇家恨,早就不是吕布的对手了。‘摩诃般若‘剑法确实威力大的多,若是内力深厚的人使出来,对敌吕布也不吃亏,只是曹操内力比吕布可是差了一大截,要不是’青虹剑‘自带威力,绝对在吕布面前走不过二十个回合。

    但是吕布想速胜也没那么容易,虽然曹操一直落下风,基本上勉强防守,但他非常顽强,靠意志力苦苦支撑。

    已经二十多个回合了,身为掌门,如果不能尽快制服曹操,在众多下属面前恐有份,于是使出‘夏末秋初连杀式‘。

    《吕氏春秋》里的剑法共分春、夏、秋、冬四篇,每篇又分孟、仲、季各八式,比如刚才‘守株待兔‘就是春篇里的孟春第三式;而‘掩耳盗铃’就是夏篇里的仲夏第七式。

    这‘夏末秋初连杀式’就是夏篇最后一式‘愚公移山’连接秋篇第一式‘刻舟求剑’,这两招一气呵成,以往对敌,吕布屡试不爽。

    ‘愚公移山’吕布身体与‘霸王剑’一字形直插曹操下盘,曹操必然双腿岔开跳起,于是吕布连人带剑从曹操胯下飞过,然后直接窜向半空,变成双手握剑,俯冲下来劈向曹操头顶,这就变成了‘刻舟求剑’。

    当曹操躲过第一招的时候,必然是双腿岔开落地,待吕布直冲下来时,他还没来得及起身,只有将剑上举去硬挡。

    原本内力和对手差不多的时候,这一档还能保命,但曹操就不行了,他双腿劈叉,举剑过顶去挡,正是内力提不起来的时候。而吕布又是自空中坠下,冲力极大,风驰电掣间,‘霸王剑’已至曹操头顶。

    吕布对自己的剑法非常自信,确切地说,是对老祖宗留下来的这套《吕氏春秋》剑法非常自信。

    只要吕布得手,曹操活命的几率极小,曹操一死,‘青虹剑’传人便告覆灭。

    但是极小的几率竟然出现了。

    ‘青虹剑’不但硬接住了‘霸王剑’,甚至还将对方磕的弹了出去,在场的人全部蒙了。

    怎么可能,毕竟曹操的内力,差了吕布一大截,自保尚且不足,何以能反将吕布连人带剑弹开呢?

    原来是关键时刻有一人将自己的内力注入到‘青虹剑’上,助了曹操一臂之力。

    正是这超强的内力,不但替曹操解了围,而且还救了他一命。

    在场的人谁能有如此高深的内力呢?

    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个人竟然是那位四处寻找侄孙的老人。

    他的内力修为竟然如此深厚!

    “阿弥陀佛,得饶人处且饶人,吕掌门何必痛下杀手?!”

    阿弥陀佛?这么说他还是位出家人?

    曹操这边人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打高龙镇来福客栈遇到老人起,一直到现在,怎么从没发觉他会是为高人?

    何况老人满头白发,与印象中的僧人完全不同,怎么突然就成了出家人?

    就连笑头陀这样的恶僧也是剃度了光头呢。

    更何况,怎么就没发现老人会武功呢?而且还武功这么好。

    老人这一出手,相当于救了曹操一命,曹仁曹

    洪赶紧过来照看大哥,曹操额头惊出了冷汗,心里也噗通剧烈跳动,毕竟是在鬼门关逃过一劫,换了谁也有些后怕。

    吕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对自己的这一招极为自信,功夫又高出曹操太多,原本以为这一击必中,万没想到曹操身边竟暗藏了这么一名高人。这一下内力反冲,将吕布后向弹开,抛物线状落在地上,‘蹬蹬蹬’后撤几大步,‘霸王刀’在地上‘嗤啦’划出一条长线,才勉强帮他站稳了身形。

    若是换了别人,必定摔个仰八叉。

    吕布大为吃惊:“原来还有高人在场,你隐藏了这么久,不会也是为了这‘青虹剑‘吧?“

    “阿弥陀佛,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则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实。佛祖说世人皆有贪欲,天子剑也好,五行剑也罢,最终换来的不过是水月镜花的虚名罢了。“

    老人一串禅语,听的吕布晕头转向。

    笑头陀道:“人生有八苦,只说生老病死,就连佛祖他老人家也不能避过,咱们做和尚的不也是喜欢自己的僧衣比别人的高贵,不也希望自家的寺院比别家的气派吗?“

    “就是,人活一辈子,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像大师这样自命清高,清贫潦倒,还有什么意思?瞧我胖哥哥,该吃就吃,该玩就玩,这才没白活一场。“毒菩萨边拿话揶揄老人,边朝笑头陀飞了几个媚眼,嗤嗤娇笑。

    笑头陀哈哈大笑,“阿弥陀佛,不妨事,不妨事。吃过肉,喝完酒,再与我妹子会上一会,真是快活胜似神仙呐。咱们先来领教大师的高招。“

    给毒菩萨一递眼神,两人一左一右,同时发招,看老人如何化解?笑头陀高大肥胖,这一拳势大力沉,能把木板击碎;毒菩萨这一腿,柔中带刚,曾经踢死过吊睛猛虎。

    老人捡起柄断剑,对曹操道:“少侠,当日我师兄传了你三招剑法,其实还有两式,老衲也就教了你吧。”

    只见寒光闪过,断剑风驰电掣,奔逸绝尘,反倒逼了对方二人转攻为守。

    曹操自然识得这剑法,心中又惊又喜,目不转睛地边看边默记于胸。几个回合后,笑头陀突然大声道:“小僧想起来了,你就是那晚助苏黄英那小子逃走的老乞丐!”

    他这一说,汤镇恶、路大侠也认了出来,果然眼前这位老人,就是那晚在中岳庄对战过的老乞丐,看来此人是大有来头。

    同时曹操曹洪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晚总觉得老乞丐有些面熟!

    吕布做个手势,示意笑头陀停止动手,他仔细打量着老人,指着曹操等人说道:“这些人都是朝廷要犯,皇帝已经下了旨捉拿,大师究竟是谁?为何跟‘鸿门’为敌,跟朝廷作对?”

    “阿弥陀佛,你们残杀白马寺僧众,囚禁我方丈师兄,如今又重兵围困法王寺,杀害无辜佛门弟子,不就是逼老衲现身?”

    “你是白马寺老方丈昙摩迦罗的师弟?莫非你就是鸠摩迦叶?”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