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十七章 各怀鬼胎

第十七章 各怀鬼胎

 热门推荐:
    洛阳城西,百花轩。

    这个宅子的主人名叫董白,是当朝相国董卓的亲孙女。

    她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是她已经被朝廷下旨封为候,她也不用真的去上任,更不用上朝,因为她的亲爷爷就是董卓。

    这样的宅院,即便是当朝一品官员,省吃俭用也得需要五年以上才能买下,而她只是一句话就得到了,因为她的亲爷爷就是董卓。

    她每天都很清闲,所以在院子里种了上百种花,浇水赏花,这漫长的一天才不至于太过于苦闷和枯燥。

    此刻,院子里百花争艳,清香扑鼻。董白用手轻轻地摩挲着一株粉红的花朵,这是她最喜欢的一种花,名字叫‘醉美人‘,花型优美,花色娇艳,花瓣片大而绯红,似美人醉后脸上的色彩。

    她实在太过于寂寞了,这些花儿就是她的知音,她的朋友,因为只有这些花儿才能整日陪伴着她,也只有这些花儿才能不厌其烦地听她讲话。

    “该死的家伙,竟敢这么久不来看我。”想起吕布,她一时气恼,竟将她视若知音的‘醉美人‘花朵一口咬了下来,用银牙咀嚼了个稀碎,然后恨恨地吐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吕布,已经到了门口。

    跟在他身后的有一个蒙面黑衣人,还有一个女人。黑衣人个头不高,比较消瘦。女人也是穿黑色衣服,身材高挑,个子比蒙面人高的多,几乎赶上吕布。她的面容娇美但冷若冰霜;双瞳剪水但目似寒星,是个冷艳女子。她手里捧着一把剑,正是‘霸王剑‘,这剑的主人是吕布,她的主人也是吕布。

    “什么?找不到鸠摩迦叶?一群废物!他是昙摩迦罗的师弟,因为两人不和才离开白马寺的,据说他就是去了法王寺,怎么会找不到?鬼影子,你亲自去嵩山一趟,直接找那法王寺主持要人,一天不给,就杀他一名僧人,看他们交不交人!“

    吕布非常气恼,白俊的脸上生出绯红色,对着身后的蒙面黑衣人低吼。

    “是。”鬼影子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兰儿,你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吕布说道。

    “你去与她相会,却让兰儿在门外等候,你这么狠心肠。”女子幽幽说道。

    吕布眼光扫了一周,走近女子,用手轻轻捏了下她的脸蛋,笑道:“我与她只不过逢场作戏罢了。你是知道的,我心里最爱的是你。你看,连‘霸王剑‘都放心交到你手里,还不能说明我的心意?”

    女人没有说话,又爱又恨的目光看着吕布趾高气扬地走向大门。她知道那个女人,那个叫董白的女人,她的爷爷就是当朝相国董卓。她本不愿意来,但每次吕布都带她来。

    吕布大踏步走进院子里,边走边陶醉地嗅着花香的味道。这个时候,吕布刚才的怒气早就无影无踪了,俊面含笑,眉目含春。看见吕布进来了,董白眼睛一亮,但旋即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拿身子背着吕布,显然是在表达不满。

    “只有最漂亮的美人才能种出这么漂亮的鲜花,看看,又亲自侍弄花儿了不是?交给下人干就是了么!小姐一定累了,让我给小姐揉揉肩。”吕布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董白身后大献殷勤,温柔地给董白揉捏香肩。

    冷不防董白回头‘啪‘地给

    了吕布一记耳光,怒骂道:“真该死,这么久也不来看我,你这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这一巴掌,以吕布的功夫,定能躲的开,但是他没有躲,反而嬉笑道:“这不是一有空就来了么,你知道最近朝廷上烦事挺多,我是寸步不离地替相国办差呢。若不是尽心为爷爷办事,他怎会舍得将宝贝孙女尽快嫁过来呢?”

    “当真?看在爷爷的面上,这次就饶了你,再敢这么久不来看我,还让你罚跪,我是不是打疼你了?”她微启丹唇,轻轻在吕布脸上刮噌着,似乎是为那记耳光‘疗伤‘。

    吕布也很享受,却不妨董白突然张口咬住他的耳朵,好一阵才松开。

    “不会是骗我吧?要是让我知道你与那诸葛汐泠有什么瓜葛,我就叫爷爷杀了你。”

    “她只是我的下属,一名‘鸿门‘的杀人工具而已。有小姐这么漂亮的美人,天底下其他女人在我眼里就都成了一群丑八怪。”

    说着话,吕布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董白满意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由着吕布将自己抱进了内室。

    冀州巨鹿郡。

    黄巾军大营,太平神教总坛密室。

    一名 不到五十岁年纪的干瘦老者,正双手倒剪,默默注视着祭桌前供奉的一颗头骨。他长发盘髻,身披一件黄色道袍,正是黄巾军大首领、太平神教的大教主张角。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中年汉子,头裹黄巾,方脸大耳,双目炯炯有神,他就是二首领张宝。

    “什么?她居然跟那帮人在一起?这丫头愈发不像话了,一声不吭地就离家出走,两年也没音信,连爹也不要了。”

    “是的,我亲眼看到她是在那山寨里的。大哥不必动怒,她也长大了,女孩赌赌气,气消了就会回来了,只是她现在跟那帮人在一起,会不会影响咱们的计划?“

    “嗯,你是她二叔,肯定会被认出的,还是先避一避为妥。这样,你来看。”说着,他拿了一封信给张宝看。

    “什么?大哥,这姓糜的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约见大哥,真是不自量力。”

    “二弟,你去查一查,姓糜的有没有与丐帮牵扯,他敢来赴约,背后一定有丐帮的人接应。”

    “不错,我在清风寨时,就遇到了丐帮的慕容光。大哥,看来这丐帮也在打‘双股剑‘的主意。”

    “还有,轲副帮主到了没有,我要亲自见他一见,嘿,有了这个人,早晚把丐帮也捏在咱们手里。”

    “大哥真是好计策,这两日应该就要到了,小弟已经备下了黄金两千两和粮食一万石,这见面了够有诚意了吧。“

    “嗯,好,二弟办事,甚合我意,你去安排一下,这次务必要一网打尽,去吧。”

    张宝应了一声出去了。

    不一时,又进来两人。

    “大哥,鬼影子来了。”说话的身材略矮,有些发胖,他就是三首领张梁,他的身后,跟着一名蒙面黑衣人。

    “拜见教主。‘鸿门‘也在寻找鸠摩迦叶,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此人行踪,属下也不确定此人究竟在不在法王寺。”鬼影子对张角毕恭毕敬。

    “嗯,这个人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找到。嘿,虽

    然大家都在找那五行剑,但是都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就算有了五行剑有什么用?又有谁知道如何用五行剑开启髑髅台?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当年高祖的亲信任敖,可惜四百多年,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后人。另一个就是白马寺,它与汉室皇族大有渊源,董卓命‘鸿门‘如此兴师动众找鸠摩迦叶这个人,可见他定是知情者。“

    “按说这等机密,即使白马寺知情,那也应该是方丈昙摩迦罗呐,为何会是鸠摩迦叶呢?”

    “这个你勿须知道,也并不重要,你尽管寻找就是。还有,你既在嵩山,再命你办件事,据可靠消息,曹操等人不日也将赶赴嵩山,你要密切监视,一有‘青虹剑‘的消息立马向我报告。”

    “是,属下遵命。”鬼影子施完礼退了出去。

    “大哥,这样多麻烦,干脆派人直接去夺来,岂不省事!“

    “老三,你可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让他们先去争抢吧,等他们两败俱伤,到时候咱们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哥高明。只是,只是小弟在‘江东盟‘跟踪数日,却没有发现’紫电剑‘的丝毫信息,会不会是。。。?“

    “绝对不会,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于堂主临死的时候连《太平经》都交给咱们了,又怎么会说假话?不如这样,既然咱们找不到,索性就将’紫电剑‘的消息透露给’鸿门‘知道,让他们去把那’江东盟‘搅个底朝天,咱们再浑水摸鱼。老三啊,你就是不爱动脑子。正好,你也过来拜下。“

    张梁是个头脑简单、直来直去的人,他偷偷笑了笑,跟在大哥身后,看他上了柱香,然后虔诚地跪拜那颗祭桌上的头骨。

    他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大哥,咱们干嘛拜这头骨呢?”

    张角道貌岸然地将整套祭拜程序做完,才回答道:“这颗头骨的主人可了不得,他就是新朝皇帝王莽。据于堂主说,当年高祖皇帝斩白蛇起义,夺了天下。而王莽就是那条白蛇转世,他夺了大汉江山,就是为报当年那一斩之仇。虽然新莽一朝只有短短十五六年,却给后人树立了榜样。嘿嘿,一旦当年的天子剑与白蛇头骨都在咱们兄弟手里,到时候这天下姓刘还是姓张还不一定呢!“

    回客栈的路上,曹操与夏侯兄弟谈了很多往事,也介绍了天子剑与金牍是怎么回事。如果‘青虹剑‘与’霸王剑‘联手,那么希望就多了一成。当然,如果小师妹手中的确是’双股剑‘的话,那么胜算就更大了。

    ‘霸王剑‘现在吕布手里,这是众人皆知,不管家仇还是国恨,这笔账迟早要与吕布算一算。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青虹剑‘,希望它还在太乙观。

    回到客栈,小师妹与张魅房间早熄了灯,曹仁躺在床上鼾声如雷,老人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怎么行,曹操暗暗责备二弟粗心,忙轻轻唤醒了老人,将他扶进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一早,曹操介绍夏侯兄弟与众人认识,新添了伙伴,大家都很高兴,用过早餐,众人就骑马离开了嵩阳县,直接朝嵩山进发。

    嵩山,我曹操马上就要到了;‘青虹剑‘,不见不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