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子剑 > 第九章 家破人亡

第九章 家破人亡

 热门推荐:
    两名蒙面人虽然退去,大力士也不敢松口气,手下全没了,对面又那么多人,最要命的是自己受了火球重创,即便有‘双股剑’在手,也毫无胜算,趁机溜走才是上策。

    可惜他打错了算盘,两名蒙面人固然走脱,但是他却没有机会,因为无论是曹操还是孙策都不会放过他。

    曹操道:“你抢这宝剑我不怪你,但你企图非礼小师妹,我岂能饶你!”

    黄盖也道:“你抬头看看还认不认得老夫?去年你闯入‘江东盟‘,重伤我朱兄弟,真是苍天有眼,在这里遇到你。”

    “当时我朱四叔原本放你一马,已经饶你性命,你却以怨报德,背后偷袭,以致他重伤不治,今日这么多英雄在此,你还走的了吗?”孙策也道。

    走不脱那就拼了,大力士索性主动进攻。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得不到宝剑,就算能逃回‘鸿门’,依照吕布的性格,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黄二叔,让策儿为朱四叔报仇。”

    “好,那我就与孙兄弟并肩作战。”曹操看着孙策,两人会视一笑,因为这句话不久前孙策才说过。

    “那好,你们就一起上吧。”大力士说话间,剑已到曹操跟前,想不到大力士人高马大,出剑的速度竟然也如此之快,曹操只顾说话,不妨‘双股剑’已然到了咽喉。

    “大师兄小心。”

    “恩公小心。”

    糜月与张魅几乎同时脱口而出,担心曹操躲不开这一剑。

    曹操与孙策同时出手,一刀一剑便‘咬’住了‘双股剑’。两人刀剑合璧,虽然武功路数不同,但是配合非常默契,很短的时间内,就建立起巨大优势,大力士几无还手之力。

    对付大力士这样的武林败类,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能祸害更多的无辜之人,因此曹操与孙策下手不留情面,意求速战速决。

    ‘唰唰’两声响声,曹操长剑刺进了大力士左腿,孙策长刀刺进了大力士右腿。

    “这一剑,是为小师妹刺的。”

    “这一刀,是为朱四叔刺的。”

    双腿受伤,大力士‘哎呀’一声,站立不稳,双膝发软,跪倒在地,勉强用剑支撑,才不致倒下。

    曹操与孙策走到他前面,齐声道:“下面该为死在你等手里的无辜冤魂讨个公道了。”

    大力士也就不再抵抗,面向京城方向,一连磕了三个响头,说道:“丢了一臂,却找到了‘双股剑’,只是小人无法将剑带回‘鸿门’。吕掌门,小人日后再不能给您老人家效力了。”

    说完,最后看了一眼‘双股剑‘,然后反手将剑插入自己胸膛,当场丧命。

    遭此变故,众人心里五味杂陈。此时天色已晚,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沈清风给大家一一安排好了房间,大家也就各自就寝了。

    第二天一早。黑虎岭三岔口。

    沈清风遣散了清风寨,他心意已决要跟随少盟主南下。

    分别的时刻到了。孙策目光从曹洪、曹仁、李儒、老人、糜月及张魅脸上一个个扫过,最后停留在曹操面前。

    “能够结识曹兄,实乃三生有幸。恕兄弟直言,‘鸿门’八大金刚已折两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曹兄此去,只怕谯县已有杀手埋伏,还望曹兄小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兄弟就此别过。“

    “三位一路珍重,咱们后会有期。”曹操还礼。

    辞别了孙策等人,曹操一众快马加鞭,赶往沛郡。

    这一波

    三折,促使曹操重新审视五行剑这件事,看来五行剑已经不算什么秘密,悬念是现在这五把剑究竟在谁的手里而已。假如说小师妹手里的果真是‘双股剑’的话,再找到自己家族的‘青虹剑’,那就完成五分之二了。

    这几天的经历,反而激发曹操完成这件事的决心,虽然还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另外那三把剑,更不知道如何打开那髑髅台,既然董卓及‘鸿门’如此煞费苦心抢剑,甚至连太平神教与丐帮都参与了进来,那么老方丈代表皇帝与百姓的重托,也就愈发分量重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自己每走一步,似乎敌人都了如指掌,好像有人跟在身边一样。想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个机灵,难道有奸细尾随?曹操不敢多想,但越来越提醒自己要小心谨慎。

    “双股剑”已经露面,只有回到谯县老家,就能从父亲处得知‘青虹剑‘的讯息,不管怎么说,天子剑之谜已经揭开了冰山一角。

    但曹操等人非常清楚:如今后有追杀,前有堵截,前方的路只能会更艰险。

    但是亲眼见到卢大人一家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概,使曹操的内心极为震撼,他暗暗给自己鼓劲,再苦再难,也要走下去!

    又行了几日,已经踏入谯县地界。这几日倒平安无事,一路安安稳稳。

    按照老人提供的地址,曹操将老人平安送到了目的地。老人千恩万谢,依依不舍地别了众人,去了他的侄孙家。

    又赶了一程,眼看快到晌午了,还有不到三十里路程,众人归心似箭,也就趁热打铁,等到家再吃午饭吧。

    小半个时辰,已经到了村头。路边农田里庄稼已经老高,两侧垂杨已经碗口般粗细,不由得又想起了小时候跟大人们载小树苗的情景。

    正当曹操沉浸在童年的回忆中,身边的曹洪突然大叫:“大师兄,快看,有火,有烟。”

    果然,前方村里有多处冒着黑烟,有的地方还能看见火苗。一丝不祥的念头闪现在曹操的脑海中,众人快马加鞭,冲进村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几乎大半个村子都遭受过了火灾,村里到处是倒塌的房屋,以及烧焦的味道。大部分火已经熄灭,只有个别人家还冒出未燃尽的火苗。

    看来这火至少已经烧了一两日,奇怪的是,村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估计是要么被烧死了,要么是逃走了。

    赶到祖宅,也早已变成了一片焦土。房屋已经倒塌,火也早灭了,只有个别角落里还冒着黑烟。

    曹操颓然跪在地上,终究是晚来一步,可怜全家十几口,就这样葬身火海。

    曹操将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双眼血红,浑身哆嗦,面对惨景,突然口一张,一道鲜血喷出,几乎昏厥过去。曹仁与曹洪也泪流满面,顿足捶胸。李儒不住地相劝,就连糜月与张魅也陪着流了不少眼泪。

    曹操让李儒照看两名少女,与两名堂弟进老宅查看。说什么也要找寻族人尸首,好将他们入土为安。

    找了半天,却一具尸首也找不到,难道是都烧化了?怎么连点痕迹也没有呢?折腾几个来回,还是一无所获。

    转来转去,忽然踏到了什么地方,‘哗啦’一声,地面塌了下去,两名堂弟一同掉了进去。曹操一惊,这才看清这是一座地窖,盖子被火烧的软了,被哥俩踩到上面,难以支撑,于是就塌了下去。

    曹操赶忙也跳下去,看见整个曹宅的人都在这里,怪不得上面一个亲人也看不到。只是可惜,这些人躲过了葬身火海,却终究难逃一

    劫,因为这个地窖固然不小,但火上起来后,这里面渐渐就没了空气,人们活活憋死在了里面。

    三人长跪痛哭,曹操抱着父亲尸首痛不欲生,泪如雨下。曹仁与曹洪本是孤儿,自小在曹操家长大,也可以说,这地窖里躺着的也是他们最亲的人了。

    突然,曹操的手触摸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父亲从自己贴身衬衣撕下来的白布,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青虹,去嵩山,太乙观,找木。

    字是用血所写,显然是没有写完,应该是老人时间不够了。但这意思也说的比较清楚了,是去嵩山太乙观找‘青虹剑’,至于为什么剑会藏在嵩山,这个‘木’是个带木字的地名,还是带木字的人名,就不可而知了。

    “大哥,这定是‘鸿门’那帮贼子所为,有仇不报非君子,跟他们拼了。”

    “不但要报,还要他们加倍偿还。大哥,你说怎么办?“

    “毁家灭族之仇,自然要报。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可还记得,老方丈叮嘱的最后一句也是去嵩山找什么,血书里也提到嵩山,看来这嵩山一行,是非去不可了。”

    “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

    “这次咱们可要走近路,直接去开封,再折向嵩阳县,路途最近了。“

    曹操沉思片刻:“不,咱们不走近路,还是原路返回,绕到许昌再北向去嵩高县。 “

    既然有‘鸿门’的人纠缠,走近路未必就早点到达嵩山,曹操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偏偏饶远路。

    三人又磕了几个响头,才跳出地窖,推倒半壁残墙,将地窖掩埋了。葬在这里最好,至少能得安宁。

    显然是贼人闯进家里搜寻‘青虹剑’,不仅剑没找到,连曹家的人影也不见一个,于是才放火烧了村子,如果树立坟头,说不定反会招来贼人盗掘寻剑。

    骑在马上,曹操最后一次回头看了看这个小村庄,心里道“诸位无辜冤死的宗亲及村民,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给你们风光大葬。“

    此处还是险境,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鸿门’杀手。一行人快马加鞭,沿着来时道路返回。

    一口气跑出去约有三十里路,眼见前面有个小镇,曹洪道:“大哥,小师妹和张姑娘女儿之身,一路颠簸,前面正好有个小镇,不如吃点东西再赶路吧?”

    曹操看着两名少女,两人都是风尘仆仆,满脸倦色,不禁愧疚道:“都是曹操的罪过,害得两位吃苦。二弟,四弟,你们进镇子买点吃的,咱们路上吃吧,这里还不安全,不宜停留过长。”

    曹仁与曹洪纵马去了,曹操等人就在路边等候。

    “大师哥,月儿没事,月儿不怕辛苦。”

    “恩公不用担心,魅儿是个下人,早就吃苦惯了。”

    曹操歉意地笑了笑,警惕地看着四周,以防有人追来。

    “大师兄”李儒问道:“‘青虹剑‘果真就在嵩山吗?”

    “不错,如果我所料不错,就在嵩山。”

    “可是嵩山那么大,如何寻找呢?”

    曹操将血书递给他看,李儒接过,看见几个血字,还有朵用血描绘的图案,仔细看有些像莲花形状。

    “莫非是太乙观莲花洞?”李儒心里想,但是没有说出来。

    接过血书,曹操小心地放进怀中,目光越过茫茫时空,仿佛到了嵩山,他心里默默念道:“嵩山,我曹操就要来了,‘青虹剑’啊‘青虹剑’,不管你现在何处,可一定要等着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