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谪仙之我为妖王 > 第三十章 终于觉醒了

第三十章 终于觉醒了

 热门推荐:
    刘浩南不想再谈这些,他不忍心看胭脂失落的眼神,又无法对刘啸的解释做出评价。

    只能摆摆手:“快别胡说八道了,我先睡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说完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胭脂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想到自己是寄居在杨浩的体内呢。这才打消了去值夜的念头。

    胡张菲看出了这一点,笑着安慰她说道:“胭脂姑娘,您是绛珠仙草出身,年纪肯定比我大,我也跟着刘啸殿下叫您胭脂姐吧!”

    刘啸不满的提醒她:“什么刘啸殿下,是二殿下,白天在苏玉那丫头面前,你怎么就知道叫二爷呢?”

    说完好像忽然想了什么似的,对刘浩楠房间的方向喊到:“哥,我才想起来,胭脂姐是绛珠仙草成精,实际年纪也可能比我大,没你的关系,我叫姐是应该的。”

    刘浩楠却没听见刘啸的抗议。

    他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出意料的,他又开始做梦了,而且这次的梦境跟原来的战场厮杀还不同。

    这次的梦中,他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见了一个儿童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

    这次的梦境更清晰,就如同看电影一样。

    他下意识的知道,梦中的时代是清朝,毕竟那条辫子太容易判断了。

    这是一个历经磨难的孩子,小时候父亲便已早逝,家中只剩下这个少年以及弱母跟两个幼妹。

    家庭经济每况愈下,少年无奈之下只能承担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为了家人有肉食可以补充营养,这个不到十岁的少年,只能想办法找附近的深山里狩猎。

    下套子,挖陷阱,用弓箭,用他稚嫩的肩膀撑起了就要崩塌的这小片天空。

    在一次追逐一只受伤逃脱的野鹿的过程中,他进入了人迹罕至的深山。

    意外的进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发现了一些很稀奇古怪的东西,并得到了一些传承。

    从此以后这个叫亚达的少年,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功夫,并且掌握了本该是老苗才懂得的养蛊的方法。

    还有了一些普通的跟动物沟通的能力,这些变化让他的家庭环境迅速的好转了起来。

    亚达很聪慧,他利用狩猎得到的动物换钱上了私塾。

    随着年纪逐渐长大,他除了读书、种田之外,兼做生意,买卖鸡鸭,做牛贩。

    并且在收购鸡鸭、倒腾牛羊的过程中,结识了不少的朋友。

    尤其是得到了居住住深山里一些壮家寨子的认可。

    他对这些壮家汉子以诚相待,并按照这些人的能力传授给他们蛊术,以对抗欺压他们的地主跟头人。

    慢慢的,这个少年被称人尊称为蛊王,在他身边聚集起了一些以他为核心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弟子。

    他酷爱武术,经常出门以武会友,同时学习、了解了很多不同门~派的功夫

    “靠,这特么的是这拍电影啊?这小家伙是妥妥的主角待遇啊!”迷迷糊糊的刘浩楠喃喃自语道。

    他抓过床头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伸手摸了把脸,揉揉眼睛,想看看几点了。

    当他左手的创可贴型扳指擦过脸时,他惊醒了,“不对,这特么的是我的前世记忆!”

    刘浩楠记起了梦中的几个细节,少年在神秘空间带出来的就是他现在戴着的这个扳指。

    而且梦中少年跟动物沟通的能力,就是他现在具备的动物亲和力,只不过少年掌握的是弱化版,能力有限。

    还有梦中少年练习的功法,就是自己现在经常用的腿法。

    刘浩楠震惊了,几个关键词闪现在他的脑海中,“清朝,王爷,殿下,战争,亚达。”

    他刚要仔细的分析,就又感觉到扳指发热,头部的眩晕感再度来袭。

    刘浩楠赶紧停止了思考。

    “哥,你醒了啊!”隔壁刘啸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刘浩楠回应了一声:“恩,你再睡会吧,我起来喝点水。”

    刘啸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他的眩晕感也消失了。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胡张菲说的话。

    “什么时候觉醒要顺其自然,不能强求,否则会被前世的意识冲击成傻子的。”

    他小心翼翼的回味着梦中的事情,甚至做好了又一次被冲击的准备,而这次却没什么感觉。

    刘浩楠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是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一部分。

    这就跟被动拼图一样,给你一点儿你就接一点儿,主动的想要一个碎片不行。

    梦中觉醒的就不受影响了,再想深入的探寻个究竟,就会引起前世意识冲击本体。

    忽然间,他感觉到梦中的一个片段,越来越清晰。

    他连忙走出了蒙古大帐,在外面的草原上站好,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按照记忆中的方法,开始练习一些动作。

    刘浩楠首先练习的就是戳脚拳。

    梦中的记忆让刘浩楠了解到,他练习的这套功夫以腿法见长,主要腿法有踢、撩、飘、点、踹等,在身法上要求中正,灵活,连环踢打,手脚并用。

    当时这套功夫被少年的妹妹戏称为戳脚拳,少年溺爱幼妹,就一直保留了这个称呼。

    在练习中,关于戳脚拳这套功夫的细节,不断的被刘浩楠回忆了起来。

    戳脚拳有两种不同的技巧,一种是戳脚的本源,以腿功为主,每路的腿法都是一步一脚,连连发出,环环相套,其腿、脚连环出击,左右互换,成双配偶,所以戳脚拳中的腿法,也被外人冠以九转连环鸳鸯脚之名。

    另一种是拳法,称为鹤鸣九皋,与腿法相辅相成。拳法以防守为主,示人以弱,趁人不备突如其来的展开攻击。

    戳脚要求拳是两扇门,要做到防守森严,全无破绽。

    全靠脚踢人,腿法舒展大方,矫捷刚健,放长击远,刚柔兼施,以刚为主,如怒龙出渊,令人防不胜防。

    原本刘浩楠的腿法很强,但他本人只是接受的灵魂记忆,知道很强,但不知强在什么地方,一些精妙之处也不能领悟。

    这回他可是真正的融会贯通了。

    一套戳脚拳练完,刘浩楠又拽下了脖子上的狗牌,这个封十三送给他的法器按照刘浩楠的意念,转化成了一柄剑。

    刘浩楠又根据梦中的记忆练习了一套剑法,但记忆中并没有剑法的名字。

    他只记得这是他出门以武会友所使用的,不是很凌厉,杀意不强。

    随后法器又按照刘浩楠的意念,恢复成了本来的模样,一把黑黝黝没有丝毫光彩的黑刀。

    随着黑刀舞动,随着刀锋的转动,一股逼人的寒意随着了很多舞动逐渐四处扩张。

    当一套刀法练完,刀锋所向之地,方圆几十米的青草全部枯萎,一点生机都没有了。

    刘浩楠才站定,就发现空间内的所有人都出来了,但站的距离他都很远。

    最夸张的就是老王,距离刘浩楠练功的地方都有二三百米了,还是脸色铁青瑟瑟发抖。

    刘啸脸色也有点儿不自然:“哥,这刀跟这刀法还是别轻易用了,您没发现吗?这刀在你手里能掠夺对手的生机。”

    “而且这刀法是群战的利器,我感觉这刀配合你的刀法能屠神。一般的战斗你还是用剑吧!”

    胡张菲的脸色也不好:“殿下,如果不能确定是敌人的情况下,您可别妄用这刀,这刀自带杀意,刘啸殿下说的对,这刀应该是能屠神的。”

    就连胭脂也点点头:“如果用这刀杀我,直接就能断了我仙根,我连鬼仙都做不成,千年修行一朝散尽,又得变成草了。”

    刘啸不满的嘟囔着:“都说了,要不然就叫刘啸,要不然就叫二殿下,怎么总是记不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