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谪仙之我为妖王 > 第五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五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热门推荐:
    刘浩南随手把张宝交给了进入房间的防暴队员,然后傍若无人的走了出去。

    而余楠、胡张菲、黄祥依也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胡张菲先是细致的观察了一下刘浩南,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才放下心来。

    余楠神情复杂的面对刘浩南,想要说点什么感谢的话,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刘浩南是明码实价提出了要报酬的。

    也就是说刘浩南在暗示她,“别扯没用的,这就是一次交易。”

    而且余楠还沉浸在刘浩南隐藏身份的震撼中,没有完全的恢复原本的精明。

    她只能低声说道:“多谢殿下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的帮我们处理此事。”

    这时为了抢功差点害死所有人的,那个负责现场指挥的中年人也快步走了过来。

    对余楠大声报告:“报告余副组长,在我们的配合下,抓捕张宝的行动顺利完成。”

    余楠转过身来点点头:“把人先交给精神病院,让他们强加对张宝的防护力。”

    “在保证病人不至于再次脱逃的情况下,给他做全面的身体检查,记住检查要在病人的家属陪同下。”

    现场负责人不满的说道:“余副组长,虽然他是精神病人。可他是在清醒的状态下打伤了咱们十几名同志,我们应该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余楠揉了柔眉心无奈的说道:“所以才要先送他去精神病医院。在有法医的情况下再给他做一次精神鉴定。”

    说到这里,余楠用目光示意对方:“你看见了?他的家属都在那边搅闹呢!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就采取措施,就又是一个烂摊子。”

    中年人不满的说道:“家属有什么可闹的?我的兄弟可是被送进医院十几个了,他们又不是没看见。”

    刘浩南实在是忍不住了。

    于是对余楠说道:“这位领导口是心非、私心太重,我建议,以后不要让他再负责现场指挥了,他会害死很多人的。”

    余楠听到刘浩南的话微微一愣,还没等她说什么。

    中年负责人就发怒了,这句话如果被余楠采纳,并且对上级领导转述。

    自己如果在领导的心中留下这个印象,这些年他不就白折腾了吗?

    眼前的这家伙是要坏人前程啊!

    于是他愤怒的对刘浩南说道:“这位同志,我承认你刚才很勇敢,可是没有我们的配合、威慑,让张宝心神大乱,你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吧?!你现在非但不对我们表示感谢,却在讥讽、诽谤我们!”

    刘浩南淡淡的说道:“你们的事儿我不参合,我只是提出我的看法。”

    然后对站在一边的胡张菲说道:“这里没咱们什么事了,咱们可以走了。”

    胡张菲点点头,小声说道:“殿下,车早就准备好了,咱们随时可以离开。”

    一旁的中年负责人听到,刘浩南给了自己一个差评以后就要走,就再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他迅速上前一步拦住了刘浩南,并伸手抓住刘浩南的袖子,怒气冲冲的对刘浩南说道。

    “站住!你不能走!你必须要对你的言论负责,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你的话却是在给我们这个集体抹黑,是在否定我们的辛苦付出,你必须要把话说明白。否则我无法对我那些受伤的弟兄们交代。”

    在一旁的余楠还没反应过来,刘浩南为什么要针对这个现场负责人呢。

    她想进一步的了解一下详细情况,然后再给刘浩南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可真不想再发生什么误会了。

    因为跟一个神仙转世的人发生误会简直是太刺激了。

    她的心脏会受不了的。

    可是还不等她询问详细的情况呢,场面就又发生了变化。

    眼看刘浩南跟这个负责人又要起冲突。

    余楠都要哭了。

    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余楠急忙大声的喊道:“严队长,你赶快放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还敢动粗?”

    看着严队长怏怏放开了刘浩南的袖子,嘴里却嘟囔着:“那他也不能信口雌黄、任意评价我们的行动吧?”

    余楠理都没理他,对刘浩南赔笑道:“殿下,防爆队队长严峰是个粗人,您可别见怪。”

    说完又转头对气势汹汹,眼看就要动手黄祥依说道:“我的姑奶奶,你就别跟着添乱了,你是怕事太小?唯恐天下不乱呐?”

    胡张菲瞪了黄祥依一眼,却没说什么。

    严峰跟刚才去学校抓刘浩南的人一样,都算是跟野仙沾染了因果的。

    黄祥依就是出手教训,也不算违背了山里的规矩。

    站在一边的严峰却有点傻眼。

    因为余楠说话的姿态有点太低了。“难道眼前的这个很厉害的中年人,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胡张菲给刘浩南施了幻术,他看见的刘浩南就是一个中年人)

    “余副组长称呼他为殿下,这应该是一个代号,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那群人其中的一个?”

    可是严峰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伙人权力再大也得讲理。

    说不出道理就凭身份压人,想断了他的前程,他可不服。

    严峰也觉得很奇怪,这个代号叫殿下的家伙,为什么要给自己下绊子。

    “难道就因为他来的时候自己不够恭敬?可你来的时候谁特么的知道你是谁啊!就因为我不够恭敬,你就随意的断人前程?毁人前程得是多大的仇啊!我又没抱着你家的孩子跳井。”

    可是严峰心里也清楚,如果代号殿下的这个人,真的是他判断的那些人中的成员,自己不服也得服。

    因为无论是那个阶层的领导,都不会忽略他们的意见,肯定会有记录的。

    就算自己的关系能顶住压力,刻意忽略这个人对自己的评价,让自己不会因为这些话影响前途。

    可是自己的关系敢这样做吗?肯定不敢,那怕这个关系是他的亲叔叔也不行。

    因为干他们这行的,就不可能一路顺风,就跟战场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常胜将军一样。

    一但以后在自己指挥的行动中,出现了重大人员伤亡。

    这个评价就会牢牢的钉死自己。就连他的叔叔也要被诘问。

    这就等于屁股底下坐着个地雷,随时会把自己跟叔叔都炸的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