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欠您一百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欠您一百万

 热门推荐:
    张弛可不这么认为,一上手就判断出这丹炉的材质是如意乾坤金,这种金属非常轻盈,可以漂浮于天河水面永不下沉,也可耐三昧真火的煅烧。

    如意乾坤金得天地之灵气,收日月之精华,拥有很强的灵性,即便是在天庭这种材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当年女娲补天熬炼五彩石的时候,所用的炉子就是如意乾坤金所铸。

    如意乾坤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够在三昧真火的煅烧下不停进化。

    过去张弛的那尊乌壳青的丹炉只属于低品阶的丹炉,丹炉的性质决定他只能炼出三品以内的低品阶金丹,对于中上品金丹无能为力。

    而如意乾坤金的丹炉不同,它会随着不断的炼制不断的发展,只要开炉成功,保养得当,炼制七品以下的金丹毫无压力。

    过去太上老君就有一尊,他是作为便携丹炉随身使用的。

    这种丹炉如果吸收了足够的灵气,还可以自如变化大小。如此珍贵的宝贝竟然随随便便扔在废品堆里,难道老爷子也不识货?

    张大仙人越看越爱,恨不能这就据为己有,可再喜欢,这东西也不是自己的,如果提出要求,是不是有些冒昧?

    秦老从他的表情看出了端倪,低声道:“这破炉子你喜欢啊?”

    张弛故意叹了口气道:“过去我家里有个一模一样的,还是我爸留给我的遗物,可前几个月,我家里不幸失了火,我什么都没来及带就跑了出来,等火灭了,居然就找不到了,想来是被大火熔化了。”

    想弄到手就得打感情牌,博取同情,让老爷子认为自己是情结作祟。

    秦老暗骂这小子狡猾,瞎话张口就来,他指了指丹炉道:“这丹炉可不是你家的。”

    张弛赶紧解释道:“师公,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就觉得非常像。”他作势将丹炉放下,可炉子没有离手,真是舍不得。

    却听秦老道:“喜欢就拿走吧,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弛以为自己听错了,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他几乎无法相信,这么珍贵的天材地宝,老爷子就便宜了自己?难道秦老看走了眼?张弛认为不太可能。

    秦老是他在凡间遇到得最当得起莫测高深这四个字的人,秦老既然能够认识上古神兽开明兽的牙齿,按理说他也应该认识如意乾坤金。如果他明知是个宝贝还要送给自己,到底是什么缘故?到底后面又隐藏了什么套路?

    张大仙人不厚道地开始想到了阴谋论。假惺惺道:“君子不夺人所爱。”

    秦老却已经显得不耐烦了:“你算个屁的君子,到底要还是不要?”

    张弛又假惺惺道:“那我多不好意思啊。”

    秦老呵呵笑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不要你就放下。”

    放下?您老真当我是个又便宜不占的沙雕?我管您老有啥阴谋,这丹炉的诱惑力太大了,先抱走再说。

    张大仙人抱着如意乾坤金的丹炉跟在秦老后面:“师公,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

    秦老道:“谢忠军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虚伪的徒弟?”

    张弛现在心情大好,别说秦老寒碜他两句,就算现在劈头盖脸把他揍一顿,他都心花怒放。

    老爷子不简单,今天让萧九九把我引过来应当是别有动机,可我不管你动机是啥,这一个丹炉的收获,即便是你再利用我我都心甘情愿了,更何况我原本就欠您老的大人情,我还是您徒孙呢。

    奇怪啊,我会炼丹的事情没人知道,秦老难道能从面相上就看出来?完了,遇到高人了。再联想起此前秦老对自己的一番盘问,这老爷子一定发现了什么。

    不过老爷子真是大方,随随便便就送给自己一尊如意乾坤金的丹炉,张弛沉浸在收获至宝的惊喜中,人生突然感到圆满了呢。

    前面的展室是秦老的私人收藏,老爷子也没藏私,打开密码门带着张弛走了进去。

    里面陈列的宝贝不少,张弛从中发现了那颗开明兽的牙齿,顿时意识到秦老带他过来的真正用意,有些不好意思道:“师公,那天在潘家园让您老破费了,我也不是存心,就是喜欢这颗龙牙化石。”

    秦老站在他的身边,望着已经被放入玻璃罩内保存的开明兽的牙齿道:“我当时还以为你和那个老外联手套路我老人家呢。”

    张弛道:“不敢,您借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

    秦老笑道:“不敢还是干了!”

    “我真不认识那老外。”

    秦老道:“那你认不认识这颗牙齿?”

    张弛心中一沉,老爷子犀利的目光盯住他的双眼,似乎要通过他的眼睛直视他的内心,张弛几乎能够断定秦老一定从自己的身上看出了一些秘密,如果自己一味隐藏反倒是不明智的,得玩点策略。

    张弛道:“不敢欺瞒师公,这牙齿应该是上古神兽开明兽的幼兽牙齿。”

    秦老眉头紧皱,这滑头的徒孙居然说了实话,本来还以为他要负隅顽抗坚持到底呢,或许这才是这小子的聪明之处,他看出自己产生了怀疑,知道瞒不过去,迫于形势方才承认。

    一个年轻人居然能够认识上古神兽的牙齿,很不简单。秦老道:“上古神兽?不是传说中才有吗?”

    张弛道:“师公,其实我有点特异功能。”必须要让秦老感觉到自己的诚实。

    秦老因他的话笑了起来:“特异功能,你跟我说笑话啊!”

    张弛道:“不是说笑话,其实我的先祖是张良张子房,我也是张道陵张天师的嫡系后人,所以我们这一脉祖祖辈辈多少都有点特异功能。”

    他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用一个谎言掩盖另外一个谎言,至于以后要不要用更多的谎言掩盖今天的,以后再说。

    总不能实事求是告诉秦老,自己是天庭被废的神仙,如果这么说,秦老十有要抬脚把他给踹出门去。

    秦老居然相信了,他点了点头道:“张天师的后人,听起来好像你还遗传了一点法力呢。”

    张弛道:“不怕师公笑话,我就是对有些东西有种特殊的敏感性,比如这颗牙,我看到第一眼就觉得不同,然后就想到了开明兽的牙齿,您说奇怪不?我过去也没见过,就能自然而然的联想起来,可能是我的体内存在某种灵犀吧。”

    秦老心中暗忖,或许这就是天赋异禀,他没有继续提问,冷不防来了一句:“这炉子你打算出多少钱?”

    张大仙人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满脸错愕地望着秦老,刚才不是说让我抱走的吗?没说钱的事儿?

    张弛这才意识到秦老不是送给他的,这老爷子心没那么大,张弛明白被老爷子给套路了,吞了口唾沫道:“您老觉得我该出多少?”

    秦老呵呵笑了一声:“你是我徒孙,我怎么好意思找你要钱呢,再说了你家庭条件也不好。”

    张弛现在已经不信老狐狸的话了,秦老十有还记着上次自己在潘家园害他多花二十万的事情,如果他想利用这件事把这个损失找回来,我该怎么办?现在就算把自己卖了也拿不出二十万,可这炉子我大爱啊,真舍不得放下。

    秦老道:“你象征性地拿点钱,我看就一百万吧!”

    张大仙人差点没把舌头给耷拉到地上,一百万!这还叫象征性,还叫拿点钱,虽然这宝贝的确值一百万,可他现在真拿不出来。

    老爷子太不厚道了,我抱着炉子喜孜孜跟你走了那么远路,到头来你居然是消遣我的,一百万,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太不厚道了,不给就不给,也没必要玩我啊!

    人穷志短,张弛老老实实道:“师公,我没那么多钱,别说一百万,我连一万块都拿不出来。”

    “没钱啊!”秦老笑眯眯望着他,好像抓住了小狐狸的尾巴,看到他一脸的苦闷相,心里真是爽。

    张弛明白了秦老的套路,有种将丹炉放下的冲动,可心底又舍不得,于是厚着脸皮道:“师公,要不我给您打一条,先欠着?”

    秦老道:“开玩笑吧,你连一万块都拿不出来,啥时候能还清一百万?”

    张弛伸出三根手指头,信誓旦旦道:“三年,三年我连本加利,全都还给您。”

    他本以为秦老不会同意,可没想到秦老居然点了点头:“三年就三年,可这么着,每年二十万利息,你一分钱都不能短我的。”

    张大仙人暗叹,高利贷啊,秦老您作为一个离休干部,公然这么干,而且是对您的亲徒孙,这合适吗?您老高尚的革命情操呢?

    可他也有两手准备,我先把丹炉弄到手再说,凭我的智慧,一百万六十万也不是什么大数目,如果我真赚不到钱,一年以后我把丹炉还给你,这一年功夫我抓紧炼丹,榨干丹炉的价值,大不了我把二十万的利息还给你,反正我左右都不吃亏。

    两人达成了协议,秦老公事公办,让张弛给他写了份欠条,签字画押,还让张弛把身份证复印件留下来一份,忙完这件事,秦老才招呼他去吃饭。

    萧九九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她和秦君卿的见面时间并没有太久,其实只是出于礼貌去打了个招呼,秦君卿性情冷清,不喜和外界接触,甚至连中午吃饭都不会参加,看来没有把这个师侄当成一回事儿。

    张弛觉得自己既然来了,秦绿竹的母亲,又是自己的师姑,于情于理都是要去拜访一下,他问了问秦老的意思。

    秦老道:“算了吧,君卿不喜欢见外人,以后有缘自会相见。”

    中午饭就在他们的小食堂吃,秦老饮食清淡,这些菜也是缺盐少油,味道无法恭维,不过酒倒是好酒,特地开了一瓶空军茅台。

    张弛还是第一次喝这种蓝瓶的茅台,恭恭敬敬给秦老端了两杯酒,抛开师承关系不论,单单是老爷子卖给他的如意乾坤金的炼丹炉,这可是一份大人情,别看开价一百万,便宜,太便宜了。

    不过炉子有了,火源石没有,他的火源石碎了,现今融汇在了身体内,徒有吸收三昧真火的本事,却不知道如何将这些真火给释放出来。

    张弛甚至产生过向秦老讨教的想法,可斟酌再三还是作罢,千万别被老爷子当成怪物,而且这些秘密一旦暴露,恐怕会带给自己无穷无尽的麻烦。

    秦老询问张弛入学之后的情况,张弛老老实实一一作答,他也没说自己被安排在了地下室居住,毕竟已经麻烦秦老够多了,这种小事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秦老道:“长源是你们的系主任,我跟他交代过了,他一定会照顾你的。”

    张弛连连点头,心中却暗想,是够照顾我的,已经把我照顾到地下室去了。他也知道自己不冤,在系主任家里当着摄像头恐吓人家宝贝儿子,这种傻逼事情也只有他干得出来。

    萧九九还是头一次见到张弛那么乖巧,看来秦老才是这厮的克星,她也学着张弛给秦老敬了两杯酒。

    秦老道:“九九学习还顺利吗?”

    萧九九道:“顺利。”

    秦老道:“演艺圈就是个名利场,鱼龙混杂,你一个小姑娘要懂得保护自己。”

    萧九九笑道:“秦爷爷放心,我心里有数。”

    张弛道:“我师公是让你保持清醒的头脑,出淤泥而不染,千万别沾染演艺圈的坏习气。”

    萧九九瞪了他一眼道:“就你话多!”

    秦老望着萧九九,心中暗忖,如果这是自己的孙女,他肯定不会让她选择演艺圈,可人各有志,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接过萧九九敬上的酒一饮而尽道:“以你的武功自保是没有问题的,可千万不要被名利冲昏了头脑,其实人活在世上,平平淡淡才是真。”

    萧九九知道秦老是在教育自己,她能够理解老人家的关切,可她并不认同秦老的处事态度,她还年轻,她有自己的梦想,她会为了实现梦想而努力。

    张弛道:“听听,别整天就想着当明星,明星有什么好?睡个觉上个厕所都要防止人偷拍,一点自由都没有。”

    萧九九道:“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自己不求上进,是不是巴不得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庸庸碌碌得过且过。”

    张弛故作大度道:“我好男不跟女斗。”心说我怎么得过且过?我现在也是积极面对人生,有了秦老给我的丹炉,我要重启我的炼丹大业,首先我要救我师父黄春丽。

    秦老望着这对小儿女不禁莞尔,他轻声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张弛也不是不求上进啊,不然何以能够考入水木。”

    张弛发现秦老非常护短,在自己和萧九九之间他明显更向着自己这位徒孙,这让张大仙人很温暖。萧九九也发现了,秦老对张弛更好,在这儿斗嘴自己占不了便宜。

    午饭后,萧九九开车将张弛送回了学校,张弛也没跟萧九九提地下室的事情,以萧九九的性格,听说后只会幸灾乐祸。

    萧九九对张弛宝贝一样抱在怀里的香炉非常好奇,张弛只说是秦老送给他的礼物,没好意思说是自己欠了一百多万赊来的,如果让萧九九知道内情,肯定会笑他是个大沙雕。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秦老在他们离去之后去了后院的画室,他的女儿秦君卿正在画案上挥毫泼墨,听到父亲进门,她将笔轻轻放在笔架上,拿起一旁的白色棉巾擦了擦手,然后白皙如瓷的玉手在香炉中续了一支水沉香,哪怕是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极尽优雅,不急不缓。

    秦君卿人如其名,即便是面对父亲,她也只是微微颔首,并没有开口说话,高贵端庄的脸上不苟言笑,双眸明澈,却永远让人看不到底,从她的目光中你找不到丝毫的温情,犹如两潭宁静的秋水,虽然清澈却看不到任何的波澜,没有应有的生机。

    秦老来到画案前看了看那幅尚未完成的画,画的是水墨莲花,寥寥几笔,莲花的清高孤傲跃然纸上,秦老却因这幅画带给自己的冲击而内心一沉,外行人从画中看到禅意,内行人却从中看到出世。

    秦君卿为父亲沏了杯茶,双手奉到他的面前,轻声道:“请父亲指点。”

    秦老接过那杯茶,并没有饮茶的意思,只是静静端在手中,心中想着,女儿这样称呼自己已经有二十四年了,这二十四年中,他再也没有听她叫过自己一声爸爸,虽然父亲和爸爸代表的意义相同,可他们心中都明白这其中拥有着怎样的差别。

    秦老默默盯着那幅画,看了足足三分钟,方才道:“我老了!”

    说完,他将那杯茶轻轻放在画案上,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落下的时候茶杯竟然倾倒了,琥珀色的茶水倾覆在秦君卿尚未完成的画面上。

    秦君卿的双目古井不波,这个世上能够让她动容的事情几乎不复存在。

    秦老没有道歉的意思,甚至看都没有看女儿一眼,就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