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22章 男人就该对自己狠点

第222章 男人就该对自己狠点

 热门推荐:
    陆军苦又土这话是有事实根据的,空军飞行员们飞了几圈扔了几十吨弹药回来还能有个眯眼睡会儿的工夫,地面作战部队就不行了。

    装甲兵还行,开车的开车打炮的打炮,至少不用靠两条腿跑。步兵老大哥们就惨了,步坦协同步坦协同怎么个协同,步兵跟着坦克装甲车,你不但要跑还得留意周遭不要让敌军的单兵反坦克武器把己方的铁疙瘩给打了。

    你还得货真价实的负重几十斤呢,真真的苦不堪言。

    拂晓的时候,地面作战阶段就开始了,在黑暗中装甲纵队向纵深突进,步坦混编而成的主力部队在后面平推。有人说老陆秉承的大纵深战役突击作战理论过时了,也有人说一线平推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就是活靶子。

    实则好用的战术就是好战术,不是看战术有多么的花俏。

    在这广阔大漠盆地,没有什么比两支装甲纵队钳形攻击主力部队跟进平推更有效果的了。前提是己方掌握了战场制空权,空军得保证敌人的战机无法往地面部队的脑袋上扔炸弹。

    空地协同作战理论一抓一大把,立体化作战更是显得高大上时髦得不行,说白了打来打去就是那一套,万变不离其宗,总结起来就四个字连续、速度。

    各作战单元要严格按照时间节点进行动作,保证攻击的连续性,再一个就是速度,唯快不破是真理,只要速度够快就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空军无疑是最佳的闪电作战的践行者,然而乌指出的纰漏恰恰因为速度跟不上拖了整个作战行动的后腿。这引起了演训指挥部首长的高度关注,他们会有一个巨大的疑问空军部队到底能不能打赢未来战争?

    这是一个很诛心的质疑。

    一场大规模演习,三个军种十几个兵种参演,对比清晰可见。

    到了天亮,已经睡了一觉醒来在作战会议室里和一干参谋研究作战方案的李战被裴磊给叫走了。

    “大队长,团长请你过去他办公室,有紧急情况。”裴磊压着声音报告,驾车带着李战风驰电掣地往内场办公楼狂奔。

    这个时候会有什么紧急情况?

    薛向东在内场办公楼召见,恐怕李战的预想正在实现。

    果不其然,正演习实施阶段呢,薛向东居然有闲心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按理说,演习实施阶段团指挥员是要驻外场的,时刻不离指挥岗位。现在薛向东在内场办公室里笑呵呵的等着李战,除了好消息还能有什么。

    “小李,来了,坐坐坐。”薛向东招呼李战坐下,随手就给他倒了杯茶,说,“上次婉君同志来队送的茶叶,包政委那边评价不错,我今天就打开了喝了,本来想留着过年的。”

    李战笑道,“绿茶就要喝新茶,趁新鲜喝,留着过年味道就不好了。”

    喝了口茶,李战嘿嘿说道,“团长,你这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啊。”

    “什么话!”薛向东佯怒瞪眼,“我这不是前方吗,名副其实的一线。再说了喝口茶怎么了。我跟你说啊,你的机会来了。演训指挥部的首长要过来北库场站视察演习情况,坐陆航的直升机过来,两个小时候到。”

    李战顿时振奋了一下,“太好了,费尽心思准备了那么多总算是把观众给等来了。团长,警巡飞行要保持密度啊。首长在期间,一定要保持几分钟一个起落。”

    “你按照方案进行,全权交给你。”薛向东说。

    “我要飞行的,塔台指挥我建议请杨副团长负责。”李战说。

    薛向东说,“我亲自负责。”

    李战一愣,问,“那演习谁指挥?”

    “也是我。”薛向东说,“所以团领导都要上一线,塔台指挥我和包政委负责。”

    李战若有所思的时候,薛向东沉声说,“首长可能要乘坐飞机进行空中视察,具体机型现在还没定,不过运输机师的运八已经在路上了,来了两架,会比首长乘坐的直升机早十五分钟降落本场。”

    “首长要空中视察啊!”李战大吃一惊,也就明白了薛向东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指挥调整了,明显的把重心放在了塔台指挥上面,主要是飞行管制,反而把演习的事情放到了次要的位置。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天大地大首长的安全最大。

    “陕中的运输机师两个小时前就起飞了,他们更早接到命令。”薛向东笑着说,“所以你要知道,这样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两千多公里外的运输机师都这么积极了,咱们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必须要在首长面前狠狠地露一脸。”

    李战凝重地说,“看样子咱们要竭尽全力往国际空港方向努把力了,把每个起落的间隔时间压缩到三分钟之内,最好不超过两分钟,把我团的连续出动作战能力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

    “主要是安全问题,我考虑的是安全问题,飞行安全是第一位,你别到时候脸没露出去把屁股露出去了。再一个是首长座机的飞行安全问题,这是所有工作的重心。”薛向东严肃地说道。

    李战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们有多次高强度飞行训练经验,并且还进行了一次为期五天的超高强度飞行训练,平均每天飞行时间达到了七点五个小时。部队已经锻炼出来了,没有问题的。”

    喝了口茶,李战说,“而且,我们可以不安排太多的战术飞行,只要保证能够让首长看到我们的连续出动能力就行。”

    “你的意思是说绕着场站抓一圈就降落,滑行道一调整再接着起飞绕圈,如此这般?”薛向东身子往前探了探,低声问道。

    李战咧咧嘴,说,“团长,适当的变通一下是可以的,毕竟这关系到能不能让首长对我们引起重视,大笔一挥给咱换新飞机。”

    “我还以为你小子不愿意搞那些小心思呢。”薛向东笑道。

    李战说,“团长,我在你眼里没这么迂腐吧?”

    “按照你的意思来,总而言之是确保起降频率,你觉得应该持续多长时间为佳?”薛向东问道。

    李战说,“凌晨零点。从首长到达到凌晨零点,这段时间保持这样的强度。”

    “时间太长了。”薛向东大摇其头。

    首长预计上午九时整到达,到凌晨零点这中间有整整十五个小时。按照三分钟一个起落来计算,得飞大概三百多个起落,那就是三百多个架次。意味着101团的所有战机平均每架要飞至少五个起落,这个概念很吓人的。

    国际空港一天的进出港航班也不过五六百个!

    而且这只是理论上的数据,实际操作起来很有可能更多。起降越频繁出问题的概率就越大,飞行安全如何保障?战斗机可不是客机。从概念设计阶段起,客机是把飞行安全放在第一位的,一直贯穿到最后,而对于军用飞机来说,作战性能才是第一位。

    飞两三个起降机务就要对战机进行全面的检修,这是日常的规定。如果是战时,这些就是都可以简化掉的,甚至会简化到你目瞪口呆的地步。比如某架战机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不会对作战性能产生很大的影响,那没说的,起飞出去干仗吧。和老步带伤坚持作战一样一样的。

    薛向东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本意是露脸,如果出个什么险情事故把屁股露出去了,费劲策划这些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但是李战坚持要这么做,他说道,“团长,光靠前期打败了二师这件事还是不太能够引起上级首长的重视,二师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比如不适应这样的对抗方式,比如初来乍到对地域陌生,等等,虽然从实战的角度看这些理由站不住脚,但毕竟不是实战,上级首长多多少少会认同的。”

    “的确如此,况且二师是天之骄子,人家上面有人啊!”薛向东深深感叹了一口。

    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西部破烂王在绞尽脑汁的要演一出好戏给首长看博得喜爱,像极了长期得不到宠幸的妃子变着花样煲汤想方设法端给皇上喝了希望得到奖赏,就是这样你都有可能换来一个白眼,人家二师呢,嘟嘟嘴想要啥有啥。

    李战说,“因此这出戏要么不演,要演就演到极致。普天之下没有哪个飞行团的飞行训练强度比得上咱们,可是首长看不到的。今天就要让首长看到我们的努力,通过极致的展示让首长意识到,一个飞行团是可以迸发出这样的输出的!”

    又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李战说,“咱们的塔台管制、飞行指挥、机务保障等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我相信不会掉链子的。至于空中险情,团长,这个真不是人可以控制的。说不定等下天气大变,或者遇上阵强侧风,机械故障就更不用说了,再优秀的机务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保证不会出现机械故障。”

    句句在理,归根结底还是那一句话不能因为担心出安全问题而降低标准。李战要做的这一切何尝不是对部队出动的极限考验。未来战争爆发,这些担心还是担心吗,就算只有一个发动机也要起飞杀敌!

    薛向东凝重地点头,“你打算在空中指挥?”

    “是的,我必须在空中指挥。还是采取咱们之前的办法,起降归塔台,空中飞行以我为主塔台协助。”李战说。

    这也是李战到了101团后开发出来的指挥作战训练模式了,效率比以往的地面指挥更高效果更好,但是对空中指挥员的要求非常高。你既然开飞机还要关注部队的具体情况,目前为止只有李战具备这样的能力。其他人顶多就指挥个三四架,但是李战是开歼-6普拉斯指挥十八架歼-7同时进行空战训练的男人。

    “那就这么定了,你抓紧时间拟定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