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21章 吓得我差点落叶飘了

第221章 吓得我差点落叶飘了

 热门推荐:
    那竟然是火箭弹!

    无数火箭弹拖曳着长长的火舌蝗虫一般扑过来。

    地面的远火打击群正在使用300毫米口径远程火箭炮对敌军目标进行覆盖射击,攻击目标远在七十公里外,以至于发射仰角要很大,火箭弹的抛物线顶点好多层楼那么高!

    最要命的是,李战分明看到那估计得有上百枚的火箭弹密密麻麻的像一张大网正在向他笼罩过来!

    吓得他都差点落叶飘了!

    落叶飘是不可能的,顶多就失速尾旋然后坠机跳伞开回037号歼-7e。

    不过李战同样被逼疯了,屁滚尿流地俯冲下高度,也不管这会儿挂着四枚重型空地导弹了,先避开老陆那帮洗地狂人打出来的远程火箭弹的弹道,否则他和他的爱机会被那些携带两百多公斤战斗部的洗地神器给轰成渣渣明年的今夜就是他俩的忌日!

    俯冲,滚转,拉起,再俯冲,再滚转。好几次李战都担心把挂架上的导弹甩出去,更担心屁股下这架原装的老侧卫会空中解体。

    好在一连串的规避机动跑出了威胁空域后,老侧卫依然正常,机体偶尔发出一些牙酸的声音是家常便饭了,李战对此是麻木了的。

    正准备从俯冲改为平飞呢,地面有好几处突然乍起火光,一闪而过的样子像是那几处位置同时闪电。

    李战都把乌指给操了一万多遍了!

    傻子都知道那是炮兵打击群的自行榴弹炮在齐射!

    乌指死定了。

    此时此刻,陆军炮兵打击群按照作战方案开始了炮火准备,各式火炮向目标区域投送弹药,他们的弹道与空中打击群的航线是有许多重叠之处的。因此要求在炮火准备之前,正面空域必须要净空,确切地说我方飞行器必须要避开这些区域。不是没有发生过地炮把飞机给打下来的例子。打的是敌方飞机地炮部队立功,如果打的是己方飞机,都得挨处分。

    李战也就终于明白乌指为什么心急火燎的让他下高度了。

    黑暗中,无动力的炮弹是朝那边飞李战根本看不到,他能看到的是地炮部队齐射时产生的火光。他没有办法了,在右翼有一座较高的山,他只能转向冲过去,开了加力把油门杆推到底继续俯冲快速获取动能。

    他没多少高度了。

    战机剧烈颤抖起来,极像遇到了自然强气流,然而李战知道,那是无数炮弹从身边破空飞过产生的强大气流。他甚至隐约能够听到重型炮弹飞行的像极了重载列车高速疾驰而过的“隆隆”声。

    一定是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弹!

    确认已经到了山后有了屏障,李战才重重地松了口气,后脊梁全都是冷汗,全程菊花都是紧缩状态,可见受到的惊吓有多么的厉害。上一次被陆军野战防空部队的道尔导弹追杀也没这一次的吓人,起码那大白天还能看到导弹飞过来,这会儿黑乎乎的一片能看到有动力的火箭弹但是根本看不见无动力的炮弹,怎么被打下去的都不会知道。

    未知是最大恐惧的来源。

    确认安全之后,李战终于确信自己不会成为老陆那帮叼人的“战果”了。步枪打飞机已经算奇闻了,地炮打飞机估计要载入史册,你以为你是高炮啊。

    老陆地炮部队击落su-27sk一架。

    “洞幺!洞幺?乌指呼叫!洞幺收到回答!洞幺收到回答!”乌指在持续呼叫,不停地呼叫,声音很急切。

    李战躲在了山后面,相对高度只有几百米,是空军管制雷达的盲区,乌指只看到01号战机疯狂地掉高度,没有在规定的三千米停留报告,而是一直掉到了山区里面去,谁都以为出事了。

    “洞幺收到,我在三号山区的主峰西面低高度,我应该往哪飞,完毕?”李战心中元气十足又如何,上级命令必须要绝对服从不打折扣,哪怕你明知道往那边飞会挨炮弹你也得飞,令行禁止是对军人最基本的要求。

    乌指那边明显的重重的松了口气,他们的指挥出了很大的纰漏,而这些纰漏是因前面许多小小的改变造成的,是慢慢的暴露出来的。当问题猛地暴露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些参谋没经验,在指挥某一环节的时候做了一些细微的调整,结果就像射击,瞄准点偏差一毫米,子弹打过去谬之千里。

    总体暴露出来的是乌指在指挥协调这样规模的空中行动的能力有很大的欠缺。也许反应的是该类地面指挥所乃至整个指挥作战机制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地区指挥所。

    引发的思考和反省暂且不表。

    演训指挥部没有叫停李战担负的空中精确打击任务,乌指就必须要想办法调整方案避开与其他部队的冲突,继续执行任务。

    “洞幺!你前往四号空域继续执行任务,采取第二套方案。上高度,我看不到你。完毕。”乌指有了决定,下达了指令。

    李战爬升飞出三号山区,调整航向180,在5000米高度飞行,报告道,“洞幺收到,四号空域第二套方案,航向180,高度5000,完毕。”

    “洞幺,我看到你了,保持航向高度,到达四号空域后爬升发射高度后报,完毕。”乌指逐渐冷静了下来,讲话也有底气了一些。

    李战回答,“明白,保持航向高度,进入四号空域到发射高度后报,完毕。”

    他仔细检查了战机的各个系统以及挂载武器的状况,确认没有在刚才的规避机动中受到影响,随即再一次打开加力把速度提起来,一直到亚音速才保持住。

    超音速飞行是不可能的,专情如他不可能拿爱机去满足自己狂飙的的。

    李战大概能猜到乌指此时此刻是比较着急的,因此尽可能快地抵达目标空域是首先要做的事情。空中打击行动已经出了纰漏,本应该在炮兵打击群炮火准备之前完成全部的空中打击任务,但作为最后攻击的李战明显的落后了。从作战的角度看,这已经对整个战局造成了影响,也许付出的代价是地面作战部队官兵们的生命。

    正因为有清醒的认识,李战才竭尽所能地把落后的时间追回来。能追回来一些算一些,也许就能让地面部队少伤亡一些,如果是战争的话。

    乌指接到李战报告的时候用雷达反复确认了之后才相信李战的确是到了四号空域,速度比他们预测的要快很多,乌指的指挥员、参谋们对01号战机的飞行员顿时有了良好的观感。

    真是个贴心人啊!

    “洞幺报告,目标数据载入完毕,请求发射,完毕。”

    一万两千米的高空,李战的机头再一次对向了目标地域,目标的方位数据信息全部载入了四枚空地导弹的导引头。打击固定的地下目标相对容易,侦察部队获取目标方位数据形成预置参数。飞行员给导弹通电后把参数载入导引头,发射出去之后导弹会根据参数向目标飞行一直到命中,所谓的发射后不管大抵如此。

    载机连火控雷达都不需要开,打完就走。

    不过这种傻瓜式打击方式只适合打击固定目标,无法追杀机动目标。

    但是此次要测试的是该款国产空地导弹打击地下工事的能力,是空军使用新打击弹药的一次实战尝试。

    “洞幺可以发射,完毕!”乌指下令了。

    李战果断地摁下了发射按钮,随即切换下一枚,再发射,再切换,再发射,再切换,再发射。全部四枚空地导弹被次第发射出去,01号战机顿时身轻如燕。

    目送四条尾焰奔向三号山区最西边的丘陵地带去,李战掉头返航。

    四枚空地导弹全部携带钻地弹头,两枚一组分别打击两个地下工事目标。按照设定,第一枚会把地下工事从上到下钻开,第二枚要从钻开的口子里钻入里面在地下工事内部爆炸,以此达到最好的打击效果。

    这要求导弹必须具备极高的精度。

    李战问过,他今晚打的这些弹体还没有编号的空地导弹造价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光是那颗导引头就要上百万元钱。也就是说,他刚刚朝地上扔了四千万,然后挥了挥白色劳保手套头也不回地走了。

    烧钱的感觉真的特别的好。步兵搂着机枪用弹鼓供弹的方式疯狂射击弹壳爆米花一样抛出来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总算是有惊无险完成了任务,至于打得怎么样,那得地面作战阶段结束了,相关的技术部门对现场进行详细的勘查评估才能出结论。李战完全按照操作手册来进行的,并且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出现上一次导弹“移情别恋”的情况。

    李战着陆后,炮兵打击群的炮火准备已经结束。

    凌晨五时五十分,北库场站依然一片忙碌。飞行员抓紧休息,机务则忙碌着检修战机,为第三批次出动做准备。

    所有的火力准备全部完成,接下来几天空中打击群不会再出动上百架战机,而是根据演习作战方案转入第二阶段的空中支援作战。

    简而言之包括空中游猎与对地火力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