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20章 “西部-2010”⑩

第220章 “西部-2010”⑩

 热门推荐:
    (说明本章一匹布那么长,订阅颇贵)

    怎么打出新意思?

    别看李战信心满满的要和聂剑锋讨论,实则是讨论不出什么花样来的。出动时间、飞行路线、攻击航线、打击弹药的选择,一些时间节点的选择甚至具体到分钟。

    这种情况下想玩出点新意思来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战也就打消了念头,和聂剑锋回到各自的岗位上,老老实实的等待出场的时间到来。

    自从李战当了模拟蓝军大队的大队长,也就是一大队正式担负模拟蓝军部队建设的那天起,北库场站这个日常三等的空军场站就长期保持二等转进状态了,而且经常二等转一等。

    所以对他们来说随时出动是家常便饭了的,演训指挥部提出的针对他们的作战方案的要求因此显得特别的寻常。

    按照空司今年出的转进要求,日常二等转一等最长不得超过五分钟,夏季不得超过三分钟。意思是说从命令下达到完成战备等级的转换时间为冬季五分钟夏季三分钟。

    这只是状态的转换,部队出动的时间也是有要求的,而且更加的具体也更加的复杂。

    比如一道命令下来全团拉动,那就是不管你日常几等都是要直接进入一等的。人员到位的时间,战机开车的成功率,等等等等,都是考核的内容。完成这些规定动作的时间越短越能说明你这个部队训练搞得扎实战备工作做得好。

    101团现在能够做到命令下达到三批六架同时起飞只需要五分钟,不过是大纲要求的冬季二等转一等的时间罢了——你完成状态转换的时候,101团的战机已经升空了。

    这个反应速度是了不起的。

    因此演训指挥部队101团的作战方案里提出的要求甚至可以说远低于他们日常训练的标准。这就体现出日常训练严格的好处了。只有平常更严格地训练,打起仗来才能更加轻松更加有把握。

    所有人员全副武装在既定的位置上等着。六架su-27sk前中后各一个双机编队在跑道上一水排开,飞行员坐在座舱里,座舱盖是开着的,机务和地面保障车就在跑道边上的滑行道待命。命令一到立即起飞,如果有战机起飞不了,拖车立马上前脱开现场进行故障的排除。

    空军某地空导弹部队过来了一个s-300地空导弹营,在场站北侧几公里外展开部署,担负起了机场的警戒防空。不过他们在演习里没有实弹射击任务,就是按照作战部署摆兵布阵,做一下模拟锁定攻击这些。

    场站警卫连的官兵们携枪带炮的在各个位置展开了警戒,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止北库场站,东库场站、南库场站以及其他驻扎了参演部队的营地和野营地在这个凌晨全部都是如此这般模样,一切都按照战时标准来。因为是一次进攻型的实兵实弹演习,在摆兵布阵上面也是按照攻击态势来进行的,自有首长在指挥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可以这么说,参加“西部-2010”军演的这些陆空二炮部队集成起来,规模已经超过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国家,如果按照战斗力来排行的话,恐怕五常之外的国家整个国防力量也得甘拜下风。

    遑论五常外,就连英法两国的现役坦克也不过数百辆,前者甚至只有二三百辆在使用。

    两千吨弹药也是勉强能打一场小规模集团战役的了。

    演习的实施阶段已经开始了,陆军的武装侦察分队早已经潜入了假想区域对指定的位置进行侦察,空军的战术侦察部队也开始了空中侦察,电侦部队更早之前就开始了电子作战。

    侦察阶段结束后就是打击阶段了。论打击次序,空中打击群还真的排不到第一位。二炮的常规战术弹道导弹已经饥渴难耐了,他们憋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捞着真枪实弹干几炮的机会,况且他们又是“远程点穴手”,首先出动他们毋庸置疑的。

    李战不是第一批出动的人员,所以他还坐在飞行简报室里和其余人一边等候命令一边听着不时传来的战情通报。聂剑锋今天战备值班,但是负责的是备份机,因此他反而是最空闲的了,因此客串起了通讯员。

    “二炮这次下血本了,他们齐射了三十六枚近程地地导弹,准确命中了既定的三百公里外的目标,非常精准。”聂剑锋坐在办公桌的那边,操作着鼠标不断地刷新着终端机的某个页面,一边把最新的战情通报给在这里待命的飞行员们。

    就像直播。

    李战经历的大场面太多了,此时此刻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激动的不能自已。就连杨锦山、马风、南亮红这样的职务比他高的人此时此刻也跟新兵蛋子第一次打枪一样激动兴奋。

    听了聂剑锋的通报,李战不像其他人那般震惊,笑着说,“是党费十一的早期型号吧?他么可不是下血本,而是趁机把那些老家伙都用掉,不然也是报废回炉。三百五十公里的射程对于一款战术弹道导弹来说实在是太近了。”

    “大队长,这是啥意思啊?什么党费十一?”吴震疑惑地问。

    “东风十一,最早的型号只能打最远三百五十公里,带一颗五百公斤的战斗部。陆军的大口径火箭炮都能打三百公里了,他们这些短腿战术弹道导弹还有什么意义。”李战笑道。

    大队长果然是懂行的。

    杨锦山也知道一些,他说道,“是啊,同等编制下,陆军的大口径多管火箭炮一次齐射覆盖的面积比他们的要大得多,发射带主动导引头的弹药的话,精度甚至比他们战术弹道导弹高,价格还便宜。所以二炮这些老型号就没有什么竞争力了。”

    “没千八百公里的射程都不好意思自称弹道导弹。”李战鄙夷地说。

    二炮四个营齐射三十六枚弹道导弹的场面肯定是无比壮观的,并且毫无疑问会成为年度热门军事图片之一,但是在李战这些内行人看来,不过是他们抓住了机会赶紧的都打掉这些老家伙免得回炉销毁浪费掉。

    另一层意思就是借机向上级哭穷,首长您看我们一下子打那么多出去了那个新型号是不是尽快的给我配上多配上一些?

    李战忽然想到了什么。

    就许二炮哭穷吗?

    我们七十三师是不是也可以借此机会让首长们知道西部有一支能打仗能打硬仗但是装备不堪使用的歼击机师呢?

    演习没难度,但通过演习来达到尽早改装新战机这件事情实施起来不但有难度而且有一定风险。

    聂剑锋接下来的战情通报他听不下去了,直接陷入了沉思。

    他复位了想法,认为首先要清除掉的是七十三师一贯以来的自卑感。因长期得不到装备更新,且都是接手兄弟部队的二手货,导致七十三师从上到下都形成了思维惯性——我们就应该如此。

    都是爹妈生的,谁也没必谁高贵啊!

    诚然有这样那样的客观原因,可是换个角度来看,只要把战斗力搞上去并且让上级领导机关知道,凭什么就不能把一些客观因素给改变掉呢?

    比如驻地互换!

    李战一打开思路眼前就豁然开朗起来,树挪死人挪活啊。如果能让上级领导机关认为七十三师比沿海某师更能胜任指定方向的长期任务,驻地互换不是不可能的啊!

    退一步说,就算不会互换驻地,能引起上级领导机关重视,比如破坏王大队乃至未来的破坏王歼击机团是全军很给力的磨刀石,换新装备的理由不是更加充分一些了吗?

    你总不能让模拟蓝军部队开老东西和你的新玩意儿搞对抗吧?磨刀石越硬就越能把部队磨砺得更加锋利,这种浅显的道理上级领导机关不会不懂的。现在101团已经崭露头角了,确切地说是七十三师已经狠狠地露了一次脸了,只要再加把力,同时让上级领导机关认识到这支很好的模拟蓝军部队的飞机的确到了应该更新换代的时候,早日开新机并非不可能的。

    来上两轮,101团也就三代化了。

    “老李?老李?醒醒,大白天的你做什么美梦呢还流口水多大个人了。”耳旁有人在说话,李战回过神来擦了一把口水一看,是聂剑锋。

    李战精神一振,“命令到了?”

    “没呢,你看看才几点,三个小时后才是咱们出动的时候。”聂剑锋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大型电子表。

    李战又放松了下来,问,“你怎么不念通报了?”

    “下面是三百师和轰炸机师的表演,大家都很熟悉了都没什么兴趣,完了之后还要陆军炮兵部队的火力准备,最后才是我们。”聂剑锋说。

    李战忽然说,“老聂,要不你别上了吧,你那一份弹药我来打。”

    闻言聂剑锋差点没跳起来,但是他迅速冷静下来了,李战不是抢功的人,突然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

    “怎么说?”聂剑锋皱眉问。

    李战严肃地说,“不光你那份,唐磊磊、韩红军和李梓辛他们那一份,都别打了,全部我来打。”

    说到这里,李战的思路已经成熟了。

    他把想法详细地说了一遍后说道,“是不可是失不再来,我们大概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在这么多上级首长的面前露脸,应该抓住这次机会表达我们的诉求。”

    “让我们保持高强度的连续战备值班警戒巡逻,同时你这边由你进行连续出动进行空中打击。是个直接体现我们战斗力和装备使用强度的好办法。”聂剑锋若有所思地点头。

    小孩子要博得大人的偏爱不但要乖巧而且要更加卖力地朝大人喜欢的方向去努力做某件事情。

    让担负战备值班的人和战机忙里偷闲参加一下演习打点弹药就属于不听话系列了,你要博取欢心就不能这么干,不但不能这么干反而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至少你要表现出努力刻苦的样子,能忙活出满头大汗又恰好被大人看到那就有糖吃了,可能是更多的糖。

    表现好了还不行,还得会哭。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道理永远不会过时。拢共就那么多“奶水”,奶谁不奶谁,就看谁能博得“妈妈”的欢心了。

    “事不宜迟,现在就把警巡计划制订一下,马上报上去。”

    李战立马找出演习总体作战方案和航图,聂剑锋拿过来纸笔,李战直接开始规划航线。101团的警戒巡逻范围就是七十三师负责的范围,今年是102团担负的战备值班,但是自从101团改装三代机后,上级命令102团提前把战备值班任务交给了101团。

    绕一圈返回本场的距离是三千五百公里,滞空时间三个半小时。

    路线却是无问题,怎么巡逻都是一条线路,与陆军边防部队巡逻边境线一样,哪些点是必须要到的哪些位置是要避开的,早形成了固定方案。

    李战把四架担负战备值班的su-27ubk的无线电呼号写下来,说,“要全部出动了,两个单机编队间隔一小时出发,返场后立即更换备用战机继续起飞警巡,同样保持间隔一小时。保持这样的频率一直到空中打击机群的任务完成。”

    简单地算了一下,聂剑锋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那得连续飞行十几个小时了,能扛得住吗?”

    笑了笑,李战说,“你们双座机啊,有什么扛不住的。连续飞二十个小时以上都没问题,况且你们还有落地后休息十几分钟的机会。”

    双座机的连续飞行能力是1+1大于2,从理论上来讲,只要战机能扛得住,绕地球一圈飞行都是没问题的。警巡而已,并无其他作战任务,按照规定的航线飞即可。

    “你这是逼我带纸尿布啊。”聂剑锋苦笑着说道,“为什么要持续到空中打击机群任务完成,不是应该避开的吗,空域虽大,可我们的警巡路线有好些航段是贴着演习空域走的。”

    李战说,“搞这么辛苦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演训指挥部的大佬们看到吗?我敢说已经有首长到咱们场站了,到天亮的话,估计会有首长坐飞机进行空中视察。除了两架苏两七ubk和我的洞三拐歼七是备份机,所有的战机都会出动,要的就是给首长们一个我们团全员出动率最高的印象。”

    “干吧,我这边没问题,用牙签撑着眼皮也会坚决完成任务。”聂剑锋咬牙说道。

    李战嗤之以鼻,道,“算上起降开车关车时间,你至少能搞一万六的拉杆费,一边窃喜去吧,跟我装什么。”

    “不不不,十八个小时的话,我能拿一万八,我一千块一小时的。”聂剑锋淡淡笑道。

    李战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为什么?就因为你长得丑吗?”

    “我是教员啊。”聂剑锋不无得意地说,总算是有比李战强的地方了。

    “那,那唐磊磊也是?”李战震惊了,作为大队长他居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些区别。

    聂剑锋说,“他不是。他多少你最清楚啊,我的拉杆费不归你计算,你当然不知道啦。”

    李战顿时沉默了,看样子就算是开同一种机型,这个拉杆费也是有多有少的,差一百一个小时,一年下来那可是大数目了。

    “上报吧上报吧,把我的意思转达清楚,请他尽快向师里汇报。”李战说,把写就的警巡方案草稿塞给聂剑锋。

    聂剑锋连忙去了。

    李战哪也不能去,哪怕明知道出动命令三个小时后才下达。

    凌晨三时十五分,跑道方向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李战大步走出去站在门口那里往跑道方向看。第一批战机接到命令了,三批六架同时采取加力起飞的方式,每一批次利用大约一千米的跑道长度。战机的尾焰在夜里十分的抢眼,唯一让李战感到不太满意的是跑道的示宽灯还亮着。若是实战,这些灯光就是在给敌人指示目标。

    三个双机编队六架su-27sk同时起飞,爬升之后同时向左转脱离起飞航线再继续上高度,在高空完成编队,紧接着向目标区域狂奔而去。夜空中六道尾焰变成三道,随即慢慢的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

    今天的云层比较厚且铺天盖地,不是很好的飞行天气。

    又是漫长的等待。

    各个作战单元按照各自的作战任务踩着时间节点推进着,有哪个作战单元没能按照规定时间实施行动,会立即招来演训指挥部措辞强烈的训斥。若干个作战单元就像是生疏的零部件第一次咬合在一起开始运转,经过了前期的磨合去掉了磕磕碰碰,慢慢的顺畅起来。

    前后总计七天的实施阶段,这会儿才过去两个多小时。

    战报显示,三百师已经完成了争夺战区制空权的任务,他们的战机此时此刻已经转入空中掩护阶段,接下来就是空中打击机群的表演时间了。

    101团的第一批su-27sk出动后,轰炸机师的八架轰-6k也开始起飞了。他们没有办法同时起飞,只能一架接一架地来。

    巨大的轰鸣声中,庞大的轰炸机像极了移动堡垒,滑跑了一千多米后离陆。后面已经在排队的友机紧接着进入跑道进入起飞程序。塔台以每隔一点五分钟的频率放飞这些庞然大物。

    第一批su-27sk携带反辐射导弹和精确制导弹药对敌军地面的雷达站、防空阵地进行精确打击打开空中通道,轰炸机群随即进入进行地毯式轰炸,用数十吨的航弹将目标地域进行覆盖。

    这是火力准备的一部分。

    战术导弹火力、空中火力、地面远程火力先给目标地域来一番狂轰滥炸,完了之后陆军的炮兵打击群还要进行一定时间的炮火准备,从敌军的前沿阵地开始打,慢慢的把火力向敌军纵深阵地进行延伸。

    到了这个时候,地面装甲集群才会开始行动,钢铁洪流才会向敌军阵地展开碾压,而且在这个过程里会一直有空军的战斗机和陆航的武装直升机进行伴随支援,至于什么小分队空中突击之类的就更多了,是陆军部队最喜欢也最拿手的节目。

    李战和其他在飞行简报室里等待着的飞行员们全部都是担负对地火力支援任务的,比第一批战机担负的任务要更灵活一些,也意味着演训指挥部会随时下达新的攻击指令。

    这大概是本场演习中空中打击群最大的亮点了。

    凌晨四时整,演训指挥部下达了命令,第二批空军打击群出动。101团剩下的全部战机开始了大规模起飞,全部采取了“228”课题研究的附属成果“三段式起飞法”分为三批次两架战机同时挂弹起飞。包括了二大队和三大队的歼-7e和歼-7乙型战斗机。

    数十台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彻了北库场站的夜空,不断的有战机升空,航灯在天上整整齐齐编队后悉数飞往演习空域。

    李战最后一个起飞,从他离地起,北库场站就只剩下四架有战备任务的su-27ubk战斗教练机,是有史以来北库场站地面战机数量最少的一次。

    五分钟后,聂剑锋和唐磊磊驾驶一架su-27ubk起飞开始执行警戒巡逻任务,另一个机组韩红军和李梓辛也进入了最后的准备阶段,他们会在一个小时后起飞,沿着第一个机组飞过的航线巡逻。

    101团的高频率边控警戒巡逻开始了,战机在天上,得益于足够长的滞空时间,可以更加从容和快速地应对突发空情以及遂行乌指下达的其他命令。

    李战的意思很直白了,就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搞,让上级领导机关的首长看到七十三师是如何开着战斗机的垃圾不忘初心守卫祖国边疆领空的。师里这么快就上报请求批准下来,可见师领导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尽快改装的愿望十分的迫切。

    第一波次空中打击群在返航,第二波次空中打击群在前往任务空域,也就是说,加上陆航出动的各类直升机,此时此刻有超过一百架飞机在北库地区大漠为中心以及周遭一些无人区的上空活动。

    别看长五百公里宽七八百公里挺大一块地方,对于速度普遍在百公里每小时的飞机来说,在这片空域里塞进去一百架,也绝对是让许多空管部门如临大敌的。

    全国那几个重点空管空域比如华东、华南、中南,也极少出现上百架飞机聚集在同等面积地域上空的情况。

    这对乌指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为了支撑这么大规模的空中行动,兰指以及空司那边都派了精兵强将支援乌指,光是临时的对空雷达就部署了五处,机动补盲雷达更是有多大二十多台分布在演习区域的各处……

    饶是如此,避免空中碰撞都是放在第一位的工作。

    李战排在最后出动是作为压阵和补充攻击的角色。如此大规模的空中打击行动,他既不可能一个人挑了破坏王大队的大梁,也不能只顾自己爽。他是大队长,把部队的战斗力搞上去是第一要务,其次才是他的个人战斗力。让手下的飞行员们多打点弹药多找手感,而且还是这么大规模的夜间的空中行动,实在是太难得了。

    所以他的心情很放松,差不多是站在了局外人的角度来观察正在发生的空中打击行动。

    行动背景是地面部队侦察确定了若干地面高威胁目标需要及时清除打开地面作战的通道,演训指挥部根据若干目标的信息给空中打击群下达命令,然后101团数十架战机升空分别对各自负责的目标进行射击。

    所有的目标数据参数都是在演习开始之前预置好的,地面模拟攻击训练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回,甚至前几天的针对性训练都飞了两三回了,大家非常的熟悉情况,出错的可能性极低。

    如果出错估计也是因为训练的时候是白天而现在是夜间,基本没有能见度。不过歼-7那些老飞机只是负责对敌军前沿阵地进行一下俯冲攻击,打点航火和航炮拉起就回。精确打击、低空突击临空轰炸等这些任务全都交给了su-27机群。

    李战打开了雷达,满屏都是友军的小点点混乱得不行,因此不由苦笑,没有空中预警机是真的不行啊。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还是暴露出来的其中一个问题。

    他们第二批战机数量是第一批的两倍,在第一批降落之前这段时间里,乌指要同时指挥控制上百架战机。这又是夜间,首长甚至表了态,能够保证不发生碰撞事故,乌指集体二等功。

    “乌指,洞幺呼叫,我已经抵达发射点,请求展开射击,完毕。”李战无奈地摇了摇头,主动请示乌指。

    按理说,乌指应该主动并且提前给他下达指令的,而不是等遂行作战任务的作战单元到了地方后主动请示。

    “洞幺,请保持航向高度等候指令,完毕。”乌指回复得很快。

    此时此刻李战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乌指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

    何止是手忙脚乱,乌指那边已经混乱了。一个环节耽误几分钟,累积下来就有可能耽误掉几十分钟,这是很要命的。此时在空中有上百架战机在和乌指进行联络,各有各的需求。

    返航的战机要确认返航的路线、降落的航线,在他们进入塔台管制距离之前,这些都要和乌指进行联系。执行第二波次空中打击的战机则需要更多的相关信息,比如确认目标地域干净,确认前方净空,否则导弹打出去打着自己人算谁的。

    那么多飞机集中在这一片空域里,根本做不到航线不交叉,哪怕不要求取消高度差,你也不能保证飞行员全部都能完全做到飞行高度绝对准确,所以要拉开高度差,意味着可以利用的高度层会很少……

    总而言之是焦头烂额,否则不会在李战报告抵达发射点后还让李战待命。

    李战不得不把速度放下来等待指令。

    他不能轻举妄动的,他要打的是远程空地导弹,四枚射程五百公里的国产新型空地导弹全部携带钻地弹头,目标是山区里的敌军地下工事。所以他不但需要高度,而且需要前方净空,否则打出去的导弹有可能会和前方完成攻击任务的战机发生碰撞。

    “洞幺,上高度一万二,距离不要往前靠太多了,到了报,完毕。”乌指终于来指令了。

    李战松了口气,立马油门到底拉杆大坡度爬升。现在带着四枚重型导弹,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超音速爬升的了。既然让他上高高度了,说明下一步就是开始发射导弹。

    空地导弹的射程并不是指自身动力的射程,而是在规定的发射高度、载机速度这两个主要条件下发射出去重力、惯性加自身动力所有动能能够维持的最大距离。绝大部分导弹的动力装置只会在前半段工作,把导弹加速到设计的最大速度,后半段就靠惯性和重力来完成了。

    一万二米是该型国产空地导弹的最大射程发射高度,载机速度要保持在七百到八百公里每小时。这是该型国产空地导弹的第一次实战化使用,具有比较重要的意义,因此安排经验最丰富的李战来担任此任务。

    然后,李战在一万二米的高空盘旋了几圈后,乌指依然没有下达发射指令。距离预定的发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李战开始产生了担忧。这说明整个空中打击行动出现了至少二十分钟的拖延,若是实战极可能丧失掉战场主动权。

    不管空军的其他部分打得怎么样,乌指这一次别想什么二等功了,不挨批都很难。

    二十分钟啊,足以完成一次中等强度的空战了!

    让李战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乌指突然命令他,“洞幺!下高度三千,马上下高度三千,航向180,完毕!”

    “明白,下高度三千航向180,完毕!”李战有一百万个不能理解,但是他的反应速度一点都不慢,因为乌指的声音非常的急切。

    他还没下多少高度呢,突然的看到左翼的天空有无数道火舌腾空而起。

    那是什么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