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19章 “西部-2010”⑨

第219章 “西部-2010”⑨

 热门推荐:
    降落北库场站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燃油是差不多到了报警值的。这一趟算是真正的长途飞行了,尽管直线距离只有一千多公里,但是滞空时间却超过了四个小时。

    饶是强悍如李战也有些疲倦了。

    上午和轰炸机师的一道打了实弹射击,下午和老虎报靶小分队跑去乌伦湖那边看现场,回来后马不停蹄地商讨新的实弹射击方案沟通协调各方一致忙乎到入夜,紧接着就出动进入实施阶段。这么算起来李战今天的飞行时间达到了八个小时,而且其他时间全都是工作状态。

    牛耀扬他们也早都乘坐陆航的直升机返回了,在南库场站那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团里也没找李战了解情况,今晚的实弹射击训练归类到他的“228”课题研究计划里去,届时所有的书面材料都会直接交呈到他手里,薛向东不会过问也不会让团里做任何的存档,甚至包括轰炸机师的实弹射击训练总结。

    李战倒头就睡。

    “西部-2010”军演还没开始,李战就已经有了打了一场大战的感觉,肾上腺素下去之后,浓浓的疲倦感就上来了。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今年的9月18日再苦再累对他来说都是有着非凡意义的一天。也许若干年后一些相关的档案进行了解密,他与许多人的功绩、牺牲才会为世人所知,也许永远无人知晓。

    归根结底“西部-2010”军演才是今年之中最重要的军事行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李战带着破坏王大队的官兵们狠狠地燃烧着青春和航油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将演习开始之前的针对性训练推上了一波。

    兵们对大型军演的热情之高昂恐怕难以形容,从个人角度看,参与大型军演就是参与到了功劳分配活动中去。一次高规格的军演、竞赛、集训,就是一次功劳分配比赛。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的“西部”军演一共颁发出去了二十一枚一等功勋章以及更多的二等功、三等功,师旅团的嘉奖更是不计其数。就好比作战运动会,各参演单位是各参赛队,看谁摘得最多的“奖牌”,又看谁的“金牌”数量最多,等等。

    没有蓝军,就看谁跑得快谁靶子打得好。

    三百师的师长白鸥大校亲自带队参与“西部”军演,他一直在担心的是演训指挥部会突然改变计划下令让他们和西部破坏王搞一次对抗演练。自从二师在这边吃了大亏后,所有的空军航空兵部队里的歼击机师部队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起来,连带着其他航空兵部队也都心惊胆战。

    大名鼎鼎的南霸天在睡梦中被摁在地上暴打了一顿无丝毫的还手之力,这样的结果能不令人心惊胆战吗?

    难道说你比南霸天更能打?

    三百师这样的天下第一师也不敢说能百分之百战胜二师,至少白鸥没有这个绝对把握。

    被同样“赫赫有名”的西部破烂王开着二代机摁在停机坪上猛抽个老吊,齐宏和方成河这两位主官早都成名人了,被空司首长咬牙切齿地点名“表扬”部队带得是真好,好到骨子里去了。

    由不得白鸥不提高警惕时刻准备保卫三百师天下第一师的威名。

    真要是给破烂王,哦,现在应该叫破坏王了,给人家摁住猛抽,天下第一师的招牌可就彻底烂在他手里了。

    就这么心惊胆战的一边搞针对性训练一边防范着七十三师的突然袭击,搞得那是人困马乏官兵们怨声载道啊。“狼来了”一直到演训指挥部正式下达了“西部-2010”联合军事演习开始的命令。

    这个时间是9月24日凌晨一时整。

    这样的演习并无什么难度,各个作战单元按照作战方案实施,说白了就是有脚本的大型实兵实弹演练,旨在检验部队过去一年里的训练效果。实兵对抗演习演练则是提高部队作战能力的一种贴近实战的方式。

    李战拿到了全部作战方案,他甚至有空闲坐在办公室里和聂剑锋仔细地研究庞大的作战方案。

    尽管是按照脚本来进行的演习,但包括李战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半点的沮丧,因为可以可劲儿地打实弹。

    “本次演习预计消耗的弹药总量三千吨了,这还不包括步兵部队打的那些小弹药,啧啧,真正的大手笔啊。”李战快速浏览完了总体作战方案后,递给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聂剑锋。

    聂剑锋一边看一边说,“光地面部队就有数万人之众,战机上百架,坦克装甲车一千余台,各式火炮一百多门,有三十六门大口径多管火箭炮。光是咱们空中打击群就要消耗掉几百吨弹药,那些炮兵就更不用说了,理论上他们的单位时间弹药投送量是比我们强的。”

    “那可不一定,你忘了还有八架轰六k。”李战笑道,“陈参谋长要是发了狠全整上普通航弹,他们一个波次能投送八十吨的弹药。况且,投送距离上炮兵和咱们没法比。”

    聂剑锋说,“他们的大口径火箭炮好像是三百毫米的,打增程弹也能打个四五百公里。”

    “都赶上战术导弹了。”李战苦笑着说。

    聂剑锋抬了抬头,说,“是了,二炮这次大手笔,你看看,四个发射营,我不了解他们的编制,一个营十二台发射车应该有的吧?”

    “我也不知道,二炮的事谁敢多问,应该差不多吧。”李战说,“四十八枚小运载火箭,啧啧,绝对是大手笔了。”

    聂剑锋也迅速浏览完总体作战方案,其实主要就看投入的兵力配置和物资资源这一块。都是一年到头打不了几发的穷小子,遇着这种大餐自然是关心摆上餐桌的都有什么。

    “很不错,咱们分到了五十吨的份额。”聂剑锋咧嘴笑道,“之前说好了的,你得让我们这些战备值班的忙里偷闲参与打两发。”

    李战说道,“只要没空情,我一定让你们打一轮。”

    不能全程参与,但不能让他们战备值班的四人全程都不参与,所以李战想出了个折中的办法,让聂剑锋等四名负责su-27ubk战机担负战备值班任务的同志参与一次实弹射击,扔那么几枚弹药。当然不会是航火了,要么是空地导弹要么是精确制导弹药。

    “你打算怎么分这五十吨?”聂剑锋问。

    所谓五十吨指的是演训指挥部给破坏王大队的打击任务,他们要向既定目标投掷、射击总计五十吨的弹药。包括航火、航炮、空地导弹、精确制导炸弹(具备自主导引和滑翔能力的航弹,又称精确制导弹药,其实就是以普通航弹为基础进行改进的)。

    每架战机一次只能挂载三吨弹药,并不是挂载量不行,而是挂架不够用,且演训指挥部对每一次打击行动的挂载都有详细要求的,不是你想满挂载就满挂载。有脚本没蓝军的演习就这一点没意思,什么都要按照规定来。

    可是不按照规定来的话会有很多的安全隐患,一不留神搞错了打错位置了怎么办?像上次李战打偏的那枚空地导弹,如果那里不是老虎小分队的模拟目标而是某个具备强烈雷达波束信号特征的民用目标,让你一炮干死掉了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因此,凡是涉及到实弹射击都必须严格按照程序和要求来,谁都不能例外。当然,那些临时下达的实弹射击训练带有极强的突击实战色彩,考验的是部队的快速反应作战能力,就不使用常规实弹射击训练的程序准则了。

    这么大规模的军演,要消耗掉超过两千吨弹药,绝对不允许有丝毫差错的。不客气地讲,只要为期七天的军演你这个单位顺顺利利安安全全地完成了,那就妥妥等着领功吧,都不需要你有什么出彩的表现。

    不出问题就算表现好的。

    前年摔了一架飞豹,去年海航就不来了,今年也没再参与。地面部队大大小小的意外事故十多起,这都算是好的了。

    101团、27号雷达站、陆军野战防空部队道尔营三个基干战术单位的协同演练都能出现那么大的乌龙差点把李战给干了下去,可想而知如此大规模的多军兵种演习组织实施的难度。

    那么多军兵种争着抢着参与“西部”军演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参与分蛋糕。

    李战感叹道,“非战争年代要大家要捞点功劳实在是不容易啊。你想想,这要是战争年代,区区三十几个一等功算什么,别说一个军,一个师打上三头两个月就能超出这个数量。哪像现在,两个军区三个军种间接参与人员达到十几万,地面作战部队就有三万人。争夺三十几个一等功,唉,想想都让人丧气。”

    “我说,谁都可以说这个话唯独你不行!你搞了几个一等功心里就没点数吗?”聂剑锋瞪眼说道。

    摆了摆手,李战说,“不讲这个,继续讨论一下作战方案,还是要想办法打出点新意思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