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16章 “西部-2010”⑥

第216章 “西部-2010”⑥

 热门推荐:
    要说陆军老大哥苦,那是真的苦,尤其是袁博宁这些给电侦打下手的特种兵。他们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特种兵,不是说他们更,而是指他们只是电侦部队的附属品。

    人们经常说的特种部队是独立兵种,如特战大队、特战旅等,他们是拥有自主作训权限的。

    袁博宁他们则不然,和炮兵侦察部队一样,他们是属于上级业务部门附属的外勤部队,作训什么的全都得跟着人家走。炮兵侦察部队要为部队的打击进行抵近侦察、毁伤效果评估等,电侦部队的侦察部队要负责所有武力方面的工作。那帮搞技术的不可能提着枪去干活的,关键人家地位还高,你卖苦力气的是没什么地位的。

    因此,简单的交谈之后,李战就知道袁博宁打的什么主意了。

    首先,袁博宁要借此机会向他们的上级证明自己这帮武夫也可以干一点有技术含量的活,比如引导一下导弹进行打击一类的,不仅仅提枪就冲过去一通杀。

    其次,过去一个多月里袁博宁这支小分队应该没捞着什么好吃的,累个半死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有个立功的机会结果被李战一炮给干没了,心里没怨气是不可能的。袁博宁没明说,但意思很明显——这次打击西边山区里的模拟目标的主要功劳得归他们小分队。李战是明确答应了下来的。他不缺功劳的,真的不缺。

    最后一个方面是,袁博宁根本没有办法抵近对西边山区里的模拟目标进行打击,他连到那边的机会都没有。李战对这一点心知肚明,但是他没捅破,给袁博宁他们几个苦哈哈的兄弟留足了面子。

    你在天上飞自然是爽得不行,我兄弟几人开着服役十年的陆地巡洋舰在陆地上狂奔一天也比不上你一脚油门。

    回到南库场站天还没黑,李战要了场站的保密通讯室,马上和军区军训部直接接洽“228”课题的参谋进行了联系和请示。请示报告的保密电文同时也传了过去。

    上级有明确指令,关于“228”课题的内容必须第一时间请示报告呈报。

    李战一个人躲在保密通讯室里,站在排风机口那里偷偷地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等着上级回电。

    才十几分钟就有回电了,确认了之后同时发了电文过来。李战就坐等弹药送过来了。如何用库存的kh-31p空地导弹打击发出无线电信号源特征的目标,李战想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更换导引头。

    这也是最快的办法。

    他本来还有些担心上级不会批准的,毕竟他要求更换的导引头的价格比弹体的要贵得多。他把今天导弹打歪事件的调查报告附上,同时附上的还有陆军方面提出的支援请求,然后上级就批了。

    开玩笑,有机会在陆军老大哥面前再露一手,而且陆军老大哥放低了姿态请求的支援,砸锅卖铁也要干啊,再说了,不过一二百万的导引头而已嘛!

    对财大气粗的空军来说,几百万是钱吗?

    李战从来没有这么土豪过,就好比一个月订阅稿费三四千的步枪突然有一天遇了个黄金总盟,腰杆子一下子硬了起来,看谁都觉得人家穷,就是这么一种暴富起来的心态。

    上级足足给他拨了四枚更换了导引头的kh-31p空地导弹过来!

    首富家的儿子心血来潮坐个飞机上海直飞巴黎喝点酒再回来,可是你让他隔三差五的就把几台顶级跑车扔到海里去,你看他肉疼不肉疼,你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李战准备扔了。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一架米-171运输直升机在两架武直-9g武装直升机的护航下降落在了南库场站。早已经待命许久的机务人员推着弹药小拖车上去,协助运送人员把四枚已经拆了封的kh-31p空地导弹卸下来。

    带队过来的是牛耀扬,挂弹必须他们来,南库场站没这方面的机务人员,而且李战也不放心让一帮生手来做这个工作。

    “大队长,都是队里的精英,保障你一架飞机没问题。”牛耀扬向李战敬礼。

    李战陪着袁博宁站在米-171屁股后面,看着机务人员把导弹从载货仓里拖出来,通过后挡板着地,然后小心翼翼地拖到01号su-27停机坪边上的上了岗哨的房子里去。

    “老牛,你给袁中校介绍一下导弹的情况。”李战说。

    牛耀扬向袁博宁敬礼,报告道,“首长,我们按照上级指示,把西部军演要用上的国产空地导弹的导引头卸了下来,装到了这四枚老进口货身上。这款反辐射导弹原来的导引头只有被动引导这一种模式,换的新导引头是具备了多种引导模式的,主动引导能力很强悍。只要目标有无线电信号源特征,一准跑不了,一打一个准,对固定目标的命中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这么高?”袁博宁诧异不已,这种命中率意味着打不中的因素只能是操作问题了。

    “非常高。”牛耀扬很肯定地说道。

    袁博宁问李战,“为什么不直接用国产型号,更换导引头会有匹配上的问题吧?”

    “因为国产的更贵,而且这些存货也要尽快的打掉。”李战笑着解释,“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打算再试一试这个导弹,看看能不能挖掘出一些新的功能来。”

    牛耀扬帮着解释道,“是的,首长,只给两枚导弹换了导引头,另外两枚还是原装的,大队长要测试一些特定的项目。匹配没问题的,我们的技术人员全面检测过,而且国产型号本身就是基于这款导弹研发而来的。”

    “你认为没问题我就没问题。”袁博宁向牛耀扬点了点头,对李战说。

    李战示意袁博宁上车,然后沉声吩咐牛耀扬,“挂弹的时候把两种导引头交叉挂载,我的射击顺序是先打一发新导引头的,再打老导引头的,然后再打新导引头的,最后打掉最后那枚老导引头的。”

    “交叉挂载,明白。”牛耀扬重重点头,进一步说道,“大队长,我现在给你明确挂架编号吧,一二新导引头,三四老导引头。”

    李战记下来,“好,一二新导引头,三四老导引头。带弟兄们用餐去,吃饱了再搞,现在不着急。”

    牛耀扬说,“大队长,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挂弹很快。”

    “那也不急,上面还没下命令呢。”李战说。

    牛耀扬憋着劲呢,闻言强忍了下去,说,“是,那我带部队先去吃饭。”

    自从保障了一次李战和聂剑锋开ubk执行实弹射击任务,牛耀扬就对这种实弹射击任务特别的感兴趣了。功劳来得太快,保障任务完成没几天三等功的勋章和证书就到手了,丝毫不带拖泥带水的。虽然说没有当众宣布,但同样是实打实的功劳啊,而且证书的表述非常的给力。

    在二师一年到头也就那三等功优秀士官什么的,哪里有这里的来得实在。搞好了闹个二等功什么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关键是这里立功的机会太多了。

    交代完这边,李战回到通勤车上和袁博宁一道前往军官餐厅用餐。天色逐渐暗下来的时候,他和袁博宁的小分队在保密通讯室集合了。这里已经被他们接管,施泽中也不能进来。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要抽烟的站到抽风口那边去抽,等待着上级下达命令。

    袁博宁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手里拿着手绘的作战地图,不时的展开看。李战见状,给他招了招手让把地图铺在桌子上,说,“我也一块看看。”

    等李战看清楚了大比例手绘作战地图之后,惊讶地说,“袁中校,你们实地侦察过?”

    苦笑地点了点头,袁博宁说,“为了画这幅地图,我们在那片山区里跑了整整一个月,你看我们哥几个的憔悴样,都是因为这事。”

    李战仔细看着精确到连稍大一些树木都标注出来的手绘地图,感叹不已,“你们简直就是人形测绘卫星啊,这精准度令人叹为观止。”

    都是看图的高手,什么质量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看,红点这里就是目标,我们费了很多功夫才确定这个模拟目标的,没有办法,上级给的要求很苛刻,只有这里这一处位置才符合模拟目标的数据。”袁博宁眨着眼睛说,“我们顶多进入到三百米的位置,出于安全起见,还是让你帮这个忙了。”

    李战笑道,“不用解释,我都明白。让你的兵都休息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四枚导弹,我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摧毁掉这个模拟通讯站。”

    看了地图之后,李战更加确定一点——命令估计不会那么快下达的了,动用四枚空地导弹打靶,空司批了他们陆军如果不走完全部流程也绝对不敢接受这样的帮忙。

    李战说,“西部军演已经向地方发布了公告划定了演习区域,你们如果再晚几天,我就爱莫能助了。”

    “我们也参演的,这不赶在演习前再搞搞实战训练。”袁博宁指了指外面,说,“这一次我们陆军电侦要和你们空军的侦察机搞协同,试一试刚投入使用的数据链的作战状态是否符合预期。”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未来一段时间你也是要在南库场站这边驻下了。”李战说道。

    袁博宁无奈摇头,“那不可能,我们打杂的哪有你们舒服,还是到处跑。我那俩车你看到了吧,服役十年跑了六十万公里。我毕业下部队那天他们也是差不多时候入役,现在我都副团了,他们还在用。”

    “不过那车确实靠谱。”李战说。

    “是啊,许多军用型号的汽车可靠性比不上它们。北库地区这一片一堆的无人区沙漠戈壁,可靠性最重要。”袁博宁沉声说,“我印象中除了燃油耗尽,那俩车还没试过把他们扔半路上。”

    李战深有同感,“那就是汽车中的歼七啊,经典,靠谱。”

    “李大队,歼七是很老的机型了,难道比你现在开的苏两七还靠谱吗?”袁博宁问道。

    这倒是把李战给问住了,他斟酌着说,“怎么说呢,这个从客观来看,相对来说,歼七的故障率比苏两七的低,但是如果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的话,我开苏两七还没出过事,开歼七出了好几次事。”

    “出事?掉下来了?”袁博宁眉头猛跳。

    “有过一次,但最后关头跳伞了。”李战笑着说,“我们开飞机的早有心理准备,只要上天了,小命至少有一半掌握在战机和天气手里,另一半要战胜敌人从敌人手里抢回来。发生个险情摔个飞机什么的,其实也不算多大事。”

    他都遇多少回了,真的麻木了。

    袁博宁发自内心的佩服,“没想到你们飞行员也这么危险,看样子我之前对你们的认识是片面的。”

    “一句话讲到底,当了兵就得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没那个决心当不好兵。”李战淡淡地说。

    这一句话让所有目光中透着杀气的特种兵都看向了他,对他的敬佩和认同是油然而生的。袁博宁这些人都是经常在血里火里摸爬滚打的,深知如果没有强大的信仰和绝对坚强的必胜信念,他们是不可能在那么多次战斗中存活下来的。

    靠那点工资?

    简直是开玩笑。

    “你们开飞机的工资挺高吧?”袁博宁换了个轻松一些的话题。

    其他兵也好奇地看着李战。

    李战笑道,“和你们一样,我指的是军衔工资级别工资什么的,和其他军兵种差不多的,差异大概就在边远地区补贴。还有就是我们有拉杆费,和你们的战勤补助差不多一个意思,不过我们是按照小时算的,就是每飞行一个小时给补贴多少钱这样。”

    “多少?”

    “三百多。”李战没敢说三代机的拉杆费标准,怕陆军的弟兄们心里不平衡,他们的工资水准的确是相对低了。

    袁博宁正要继续问,李战笑着继续说,“平均每人一年能飞二百个小时左右吧,这也是飞行员训练的标准。其实没多少钱,比民航飞行员少太多了。”

    “哦,那也才六七万一年,的确不多。民航飞行员动不动就几十万上百万年薪的。”袁博宁笑道。

    李战笑了笑没说话,如果让袁博宁知道现在是一小时九百块一年能飞五百个小时以上,他一定会改变对李战的看法——这是货真价实的富豪啊!

    正要继续聊点什么,通讯兵捂着耳麦突然喊道,“队长!上边下令了!”

    众人瞬间弹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