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13章 “西部-2010”③

第213章 “西部-2010”③

 热门推荐:
    9月18日,国耻纪念日,同时也是破坏王大队和二十八师参演部队的联合实弹射击训练日。

    看着别人打炮是不可能的,李战恨不得天天打。弹药都借出去了,不可能自己不来上几发的。不过话说回来,陈家亮能够从李战这种超级无敌铁公鸡身上拔了几根毛,倒不是他有多特殊,而是因为二十八师是有“抵押物”的。

    北库场站油库里有一半的航油是他们的,如果陈家亮敢不还弹药,李战百分之百敢扣了他的航油。

    轰-6这种油老虎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个架次俩小时的情况下,二十吨航油就没了。所以歼击机师部队的都知道轰炸机师是狗大户,有钱,大方。据说养一个轰炸机师的成本抵得上两个三代机歼击机师。

    轰炸机不是一般小家小户玩得起的,放眼全球,除了中美俄,其他国家都是敬而远之,你一年军费都不够飞几圈的。五大常的另外俩英法两国有钱吧,照样不敢玩轰炸机。

    你别看轰-6老掉牙了,这玩意儿你就算是送出去也没人敢要,养不起。

    就说陈家亮要搞实弹射击,在演习开始之前打一轮活动活动身体,没小一千万根本扛不住。

    李战心里不平衡也是因为这个,他们破坏王大队算富的,实弹射击今年也搞了几次,打打火箭弹打打航炮,一次几十万一次几十万,都招人嫉妒了。

    可是和二十八师一比,你就一穷鬼穷开心。

    人家开口闭口就是空地导弹,航弹都懒得下了。厉害点的空地导弹比歼-7都贵,在人家眼里就跟航炮一样打出去一点不心疼。

    不过二十八师毕竟是挂着“战略”二字的,有经费倾斜那是肯定的。

    为了让自己心理平衡一些,李战也要打空地导弹,用su-27打,打的和轰-6k打的同一种型号。他要打两枚,他自己打一枚,把聂剑锋抽调过来也打一枚。可是报告打上去,上级只批准了一枚,而且批的是十年前进口的型号,俄罗斯产的kh-31p反辐射导弹。

    当李战看到这个型号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玩意儿都放十来年了能不能打响都还两说,上面也太抠门了!再不济你给我一枚改进过的型号啊!李战知道这款反辐射导弹买回来不久就有好几百枚做了改进,更换了国产的性能更好的导引头。

    可是给他批的这枚是原装的。

    原装等于落后。

    他借给二十八师的空地导弹全都是国产的新东西,性能不知道比kh-31p先进多少,而且打起来还舒服。

    上午九时整,八架轰-6k全部起飞,除了挂载空地导弹的,其余全部用普通航弹把内弹仓给填满了。大漠深处的靶场早就准备好了,那一片无人区从来都是部队的靶场。

    陈家亮也是个有胆子的,大编队利用北库山脉作为掩护进行突防,然后再转向南突进三百公里,再折向西,然后上高度发射导弹。射程达到三百公里的空地导弹在命中目标后十五分钟,携带航弹的轰-6k会临空,用数以吨计的普通航弹对目标区域进行地毯式轰炸。

    这样的实弹射击光是看方案都会热血沸腾。

    李战这边八架su-27sk、四架su-27ubk除了李战的01号战机携带了kh-31p反辐射导弹和航空火箭弹之外,其他战机全部老传统老手艺——打航火。

    在乌伦湖北侧,地面保障分队部署了模拟雷达的目标,不断的发出雷达探测波束,如此一来,李战手里的kh-31p反辐射导弹就可以完全发挥作用了。打完了反辐射导弹,李战要和其他战机汇合一起采取超低空突防的方式横跨整个大漠,在轰炸机部队结束打击后进行临空火力打击。

    两支空中打击分队协同起来就是一次包含了补充打击在内的空中打击行动,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实弹射击训练了,更像是协同打击演练行动。

    手握空司大课题的好处就是申请搞实弹射击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批准。动辄十几架战机参与的实弹射击训练绝不是一个团能决定的,连打一发航弹都要经过师里批准在军区备案,更别说动用十几吨弹药的大行动了。

    兰指指挥这一次实弹射击,北库塔台协助指挥,规格一下子就上去了。

    上午十点整的时候,四架轰-6k以间隔五分钟的频率次第发射了四枚空地导弹,随即该四架轰-6k和另外四架一道加快速度保持航向飞行十五分钟抵达靶区上空。

    此时,四枚空地导弹已经全部准确命中了目标,被击中的位置硝烟未散。机群临空对那里进行了地毯式轰炸,足足十二吨普通航弹被轰-6k像鸡下蛋一样投掷下去,二战时期的经典地毯式轰炸方式再现。

    那飞沙走石滚滚烟尘腾空而起的场景充分体现了轰炸机的威力,更充分地证明了在多用途战斗机大行其道的今天,专业轰炸机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依然是空军最中坚的轰炸力量。

    李战无缘目睹近似山崩地裂的伟大场景,他甚至连轰-6机群也看不到。陈家亮他们向西,他带着十一架战机向南。李战现在担负的实际上就是踹门的角色,使用反辐射导弹打掉敌方的眼睛,为后续打击机群打开通道。

    这不是李战第一次打空地导弹,但却是他第一次使用战斗机打空地导弹。歼-7e是打不了空地导弹的,理论上能打空空导弹,比如霹雳,但是他使用歼-7e这么长时间飞行小时达到了一千小时,发动机报废了三台,可是打来打去打的都是航炮,而且空靶射击就只有当初在二师那一回。

    哪怕是后面二师移交过来的歼-7e改成了歼-7eg,实际上一些能力只是理论上的,确切地说部队从来没有想过用歼-7系列去用空空导弹对付敌人——你要看到目标必须得突进三十公里范围内,这是非常难做到的。与其用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拼,不如用自己的长处去和他们拼,哪怕是长处对长处。

    所以李战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kh-31p反辐射导弹不仅能够打击地面雷达目标,还能够打击空中大型雷达目标,比如预警机。但是,无论是su-27还是su-30,包括歼-8使用kh-31的国产化型号yj-91,都必须要同时挂载电子吊舱,通过电子吊舱指示目标引导导弹进行攻击。机载雷达通常情况下是无很大作用的。

    该型导弹是针对“爱国者”战区导弹防空系统而研发的,所以针对性很强,对付大型雷达目标没问题,尤其是以“爱国者”系统为首的北约国家大型雷达的目标特征,但是对付小型地面雷达目标就抓瞎了。

    李战的01号战机上面同时挂载了电子吊舱,问题在于如何配重。kh-31p重达06吨,电子吊舱不过几百斤,为了保持挂载平衡,李战不得不在另一侧机翼挂载了训练弹。

    如此一来战机的机动性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因此一路上李战都是规规矩矩地飞,尤其注意导弹的状态,不然一小心通了电自己发生爆炸,达一百公斤的战斗部会把他和他的01号战机都撕成鱿鱼丝。

    “兰指,洞幺呼叫,我准备进入攻击程序了,完毕。”李战确认到达了攻击点后,呼叫兰指。

    “洞幺,可以进入攻击程序,锁定目标再报,完毕。”兰指一直在等李战的消息,回复很迅速。

    “洞幺明白,开启吊舱,搜索目标信号。”李战一边操作一边报告。

    在他前方八十公里外有且只有一处地方正在发出强烈的雷达信号,电子吊舱轻而易举地锁定了目标,迅速形成目标参数。李战给导弹通电,载入目标参数,导弹导引头开始工作,反复校对目标参数,指示灯由红转绿,李战果断地摁下了发射按钮。

    服役长达十二年的kh-31p反辐射导弹脱离挂架,战机猛地一轻,随即李战就看到一道火舌朝着机头方向飞射出去,长长的尾焰在大白天的情况下也是清晰可见的。

    战机毫无悬念地出现了侧倾,李战压杆下高度,确认的确是在无人区上空,然后就把训练弹给扔了下去……

    战机恢复了平衡,他拉起高度转向西,后面十多公里外的机群同时跟着转向奔赴轰-6k临幸过的靶区,然后用他们的传统手艺把所有的航空火箭弹给打出去。

    大约110秒后,kh-31p会命中八十公里外的目标。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李战能够左右的了,他也看不到。导弹的导引头会引导导弹完成接下来的所有工作,一般来说没有什么目标能逃得过时速达到三马赫的导弹追杀的,况且那是地面固定目标。

    十来分钟后,su-27机群飞抵第二靶区,李战首先进入攻击,他放慢了空速压杆瞄准地面白圈。地面安全距离外的保障人员居然看到李战把机背的减速板给竖了起来,战机的空速之慢,在没有参照物的空中像是停止了飞行一样。

    以前开歼-7e没条件,只能快打快拉,现在开su-27了,有条件把空速压下去更加从容地瞄准,李战是绝对不会不把战机的性能发挥到极致的。

    空速降到了160的时候,李战开火了。航空火箭弹对地攻击那声势浩大的场景会让任何人热血贲张,哪怕是知道那只是无导火箭弹的资深军迷。就视觉效果来说,任何机载导弹的发射都是比不上数十枚航火被射出去的场面的。正如海军几十年念念不忘打的是反潜火箭深弹,数十枚反潜火箭深弹从船艏的发射器被连续发射出去的场面是每一次新闻报道里的定点画面。

    这里面和我军的火力恐惧症有很多的关系,自从在朝鲜半岛吃了火力不足的亏,后面又深受苏联战术思想的影响,促使我军指战员在向厂家提出研发指标以及购买装备的时候是把火力放在第一位。

    一定要大威力高射速,这两个指标直接影响的是单位时间内的弹药投送量。当年上甘岭美国人搞了个范佛里特弹药量,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当年就暗暗发誓,有朝一日老子有钱了一定买两门大口径火炮,一门用来打你们,另一门摆在家里看着玩!

    没有哪支军队会把122毫米口径榴弹炮下放到旅一级作为旅级火力的,更没有哪支军队会把300毫米口径火箭弹作为军一级的火力,确切地说,不会有人认为300毫米口径的远火看成火箭弹……

    中国人真的把火箭弹玩到了极致,元年的开启应当是107毫米多管火箭弹装备部队的那一年。我们是玩火的老祖宗,其他人都是徒子徒孙。我们有一千种办法让火箭弹具备地地导弹除了飞出大气层之外的任何能力,当然也有一千种办法让所有军兵种都把传统老手艺给用上。

    连扫雷部队用的都是反地雷火箭……

    李战拉起的时候,01号战机已经逼近了失速的临界点,差一丢丢翼尖就失速了。推油门拉起的是扫了一眼空速表,只有140了,简直变态。

    后续的战友们显然没他这么高超的技术和魄力,规规矩矩地按照要求瞄准射击拉起脱离,根本不敢竖起减速板来减速,稍有不慎就是失速往下掉啊,可没有多少高度可以挥霍的。

    人家李大队长是可以用歼-7e在地高十几米做眼镜蛇的男人,那是不能简单地对比的。

    “洞幺,兰指呼叫,收到回答,完毕。”

    李战上升到返航高度的时候,扭头看身后的其余战机,无线电里却传来了兰指的呼叫。

    “洞幺收到,正在编队返航,完毕。”李战一边和后续赶上来的战机编队,一边回答。

    兰指说道,“洞幺,你没打中目标,完毕。”

    “导弹没打中?”李战吃了一惊。

    “是的,失的了,偏了十公里。洞幺,你脱离编队前往南库场站降落,你得到现场看看。”兰指下达了最新指示。

    李战干脆利落地说,“明白,备降南库,前往现场,完毕。”

    “地面会有人接你,请尽快查明原因,完毕。”兰指的语气不是很好。

    谁的心情都不会好的,偏了十公里是什么概念,拢共就八十公里的距离,偏差如此之大意味着导弹发射出去后不久就失的了,根本就没朝目标飞去。好在是有万全的准备的,不然这一偏十公里打到聚居区域里去事儿就闹大了。

    李战是一身冷汗,赶紧的向塔台报告然后转向飞往南库场站。

    kh-31p的误差绝对不会如此离谱,最大的可能是他也许根本就没锁定目标,或者锁定了错误的目标!

    这是他的责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