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85章 不要脸则无敌

第185章 不要脸则无敌

 热门推荐:
    薛向东找了一圈,在停机坪那边找到李战。

    李战坐在停机坪后面的台阶上,身后是开始冒绿的草坪,肘部搁在膝盖上,手里捏着草根一点一点地掰。

    “你是不是没吃早饭?”薛向东跳下通勤车举步走过来,问。

    李战说,“没胃口。”

    “还怄气呢。”薛向东笑道。

    李战的目光越过前方的跑道望向远处的山岭再望向湛蓝的天空,叹着气,“我还是太年轻了。”

    “年轻是好事。”薛向东说,顺势在李战身边坐下来。

    这会儿才到早饭时间,演练的复盘会议都开完了,对二师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讽刺你早饭得在战俘营吃。

    李战苦笑着说,“团长,你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你说说,好不容易打了个漂亮仗,这庆功宴还没开呢,人家立马就要跟你再打一场,一句话把你的优势全都给抵掉了,用的还是拒绝不了的理由。”

    他长长叹气,“他们最不要脸的地方在于明明知道我们用的是二代机却可以忽略掉,二代机对三代机,自由空战,有几分胜算?就是上去给人当靶子。”

    薛向东笑道,“咱们模拟的是超级大黄蜂嘛,你要是觉得这个飞机不好,完全可以找梁副部长说一说,模拟鹰式也可以。”

    “团长啊,你怎么还不明白,就算模拟f-22a,那有意义吗?归根结底我们真正开的是歼七。怎样用歼七套三代机的参数?又怎么样来对实际的交战情况进行准确的判定?这些都是扯皮的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李战重重地拍着大腿说。

    薛向东一愣,慢慢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这么说我们不是吃亏了?”

    “吃亏是肯定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咱们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李战很冷静,苦笑着说,“所以我说二师不要脸,他们如果主动提出装备上的差距和解决办法,这个多少还能理解,可齐宏是只字不提。摆明了是让咱们当回靶子让他们报复一把!”

    薛向东完全愣住了,好一阵子明白过来,气愤地猛拍自己的膝盖,“无耻啊无耻啊!太无耻了!亏我还觉得齐宏这个人心胸比较开阔,原来是绵里藏针!”

    “唉……”

    李战长叹,“团长你不了解其中的情况也不奇怪,齐宏要大老远地从西县往这边运模拟空战对抗系统是为什么,如果我们模拟的是三代机,用这些的话有任何意义吗,其实没有。当他提出要用这个模拟空战对抗系统的是我就知道他们想要拿我们出气,就臭不要脸的用歼十一打我们歼七!”

    “他,他们,齐宏和方成河真会这么干?”薛向东依然不敢相信,瞪圆了眼睛。

    李战凝重点头,“绝对会。”

    薛向东陷入了沉默。

    李战沉声说道,“相对于整支部队的脸面来说,个人的脸面实在不值得一提,况且我们说齐宏方成河不要脸,他们还说我们不要脸呢,总而言之谁夺得谁的胜利历史就由谁书写。这一仗我们赢了,所以我可以大庭广众地教育他们,如果是他们赢了呢,不见得会轻易让我们好受。”

    “他娘的,果然是人不要脸则无敌啊!”薛向东发出同样的感慨,“果然我们还是年轻了。”

    他总算是明白了李战为何发出这样的感慨。

    “演练还没开打,堂堂南霸天二师就被歼灭在地面上,这要是传出去,二师还能抬得起头来?齐宏和方成河才接手二师,他们憋着劲要让二师更上一层楼的,这个时候吃个打败仗,不但没起飞就被歼灭了,而且还是输在有名的破烂王手里,得多丢人?换成我我也会不要脸地提出各种要求,只要能让我赢回一阵,让我跪下都行!”李战恨恨地说。

    薛向东长吁短叹的说道,“这可怎么办,梁副部长已经答应了,时间就定在后天。模拟空战对抗系统明天凌晨运抵,明天完成挂载试验,后天白天开打。我算是明白他们的效率为什么这么高了,看样子是趁咱们反应过来之前把事情给定死!”

    灿烂的阳光洒下来暖洋洋的,可李战还是觉得浑身发冷,他慈爱地看着整整齐齐排成一排的灰色涂装的歼-7e战斗机,忧心忡忡这些老家伙们怎么才能打得过年少多金的歼-11b呢?

    齐宏那狗日的肯定会出动全部的歼-11b!

    等等!

    “团长,好像有个办法。”李战想到了什么,眼睛越来越亮起来,腰板也坐直了起来,下意识的掏烟却发现没带。

    薛向东连忙拿出自己的烟递了一根过去给李战点上,期待地问,“什么办法?”

    “二师六团不是还幸存十几架战机吗,我记得大多数是苏两七,单座和双座的都有,歼十一b少一些。”李战抽了口烟,说道,“你看看这样行不行。可以和他们一场自由空战竞赛,但是要延续今天的演练结果,被判定战损了的战机不得参与。”

    薛向东马上明白了过来,“你是想把那些先进的歼十一b排除在外?”

    “没错!歼十一b比那些老旧的苏两七不知道先进多少,外形看着相差无几,其实是老瓶新酒,尤其是航电系统,几乎是最新的。如果咱们对的是苏两七,我有两成的把握赢,有八成的把握输得不会太难看。”

    薛向东瞪起眼睛,“什么?你才有两成把握赢?八成把握输得不会太难看?太悲观了吧?”

    重重吸了一口烟,脑袋有些微微的晕厥感,李战凝重地说,“我是很乐观的人。”

    乐观如你都只能有两成的把握打赢,那悲观的话岂不是输定了?

    “是的。”李战仿佛看穿了薛向东的心里话,沉声说道,“我们基本上是输定了的。苏两七再烂那也是三代机而且是世界公认的空优战斗机。二师六团使用该款战机的时间达到了十四年,经验非常的丰富。尽管在格斗状态中歼七有机动灵活的优势,但优势并不明显,苏两七能够很从容地把歼七逐一射杀。”

    薛向东终于相信了,李战从来不是悲观的人,恰恰相反,李战总是给人过于乐观的印象,常常会说一些让人误会成狂妄的话,但每一次事实都证明李战的推测是十分准确的。

    也就是说,如果二师六团出动的战机以-27为主,那么狂魔大队还有两成的胜算,反之,狂魔大队是输定了。

    这就是李战为什么说齐宏是想让狂魔大队上天当活靶子的原因所在了。

    空战中飞行员能够弥补的装备技术水平差距非常有限,和地面作战很不一样的是,空战中交战双方回旋的余地和空间很小,也基本使用复杂战术的机会,大多是“发现-击落”或者是“被发现-被击落”,相对简单粗暴直接。

    薛向东早该明白,能让李战没了胃口的事情就不会是小事情。

    “我找师长去,找梁副部长去,必须要把他们的心机给揭发出来!”薛向东重重一拍台阶站起来就要走。

    李战说,“团长你别去了。”

    “怎么?”薛向东皱眉问。

    李战说道,“梁副部长和师长早就明白了,不然他们不会答应的。”

    薛向东重新坐下,“你是说首长们早就知道齐宏葫芦里卖什么药?”

    “肯定的。”李战微微点头,“首长们的意思很明显了,也是有意让二师扳回一局,脸上好看点。”

    “唉。”

    薛向东也是被气糊涂了,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会想不明白呢,叹了口气,他说,“是啊,毕竟是其他军区的部队,毕竟是南霸天,不看僧面看佛面,况且兄弟部队之间的关系还是要顾忌的。”

    他看向李战,忽然发现李战的眼珠子在转,表情很熟悉,李战在盘算拉杆费和航油的时候就是这幅表情,这小子打算干什么?

    还没等他问呢,李战猛地站起来,“团长,我想起一件大事,事关我101团未来发展的大事!来不及了,我必须马上向师长汇报!回头再向你汇报!是了,我坐你车走了,你等会让其他人接!”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战已经跳上了薛向东刚刚坐过来的通勤车,让驾驶员赶紧的走。

    薛向东坐在那里发愣,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不过他知道拉杆小王子肯定是在算计着什么,不知道这一次倒霉的是谁。

    通勤车载着李战向内场狂奔,问了机关楼的人才知道,陈华林师长和梁副部长、杨恒在导演部所在的院子里,齐宏和方成河也在,正在开座谈。他马上杀到导演部所在的“门”字型院子里,但是里面正在开座谈,他只能在院子里热锅蚂蚁似的走来走去。

    座谈肯定不是谈自由空战竞赛的事情,否则不可能不让他和薛向东参加,因此可以肯定谈的是两支部队之间的日常,梁副部长可能还会代表军区欢迎一下二师。

    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不能等他们开完会了。

    李战立马让参谋进去传话给陈华林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