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81章 光明正大地作弊

第181章 光明正大地作弊

 热门推荐:
    非要追究责任的话,苗雨机务组是脱不开干系的。为什么没有发现发动机频临报废状态了呢?再往上追究的话,分管机务的韩博也跑不了。

    不过大家都清楚,李战与其他人不同,他的飞行风格实在是粗暴了太多,而且机务人员不是神,更不可能每一次飞行都把发动机拆下来检查。

    机务组的保障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李战的飞行风格,又是因为到了使用寿命出现的问题,就更不会追究责任了。

    同样一款车,有的人驾驶风格平稳开了十几二十万公里发动机也没事,按时更换机油就行。有的人驾驶风格粗暴动不动就急加速急刹车,发动机经常满负荷甚至超工况工作,寿命锐减是肯定的,出问题的概率也会更大。

    仔细算起来的话,037号歼-7e现在更换的是第三台发动机,要知道她的兵龄只有七年啊。

    李战不得不把目光投在了95533号歼-6普拉斯身上,凝视着兵龄比他年龄还要长的老六爷,心中感慨万千。

    “大队长,团长让你去开会。”裴小帅跑过来报告。

    看见李战还在盯着六爷发愣,裴小帅感到奇怪,走近了几步后,又小心翼翼地报告了一下,“大队长,团长说让你到小会议室开会,导演部的也要过来。”

    好一阵子,李战感叹着说,“只剩下这架老家伙了,可我不能开着它搞低空突防啊,它也搞不来低空突防啊。”

    裴小帅忍不住咧了咧嘴,心里说大队长你还没死心呢,嘴上说道,“大队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可以圆满地完成任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如果李战非要参加对抗演练,他只有一个选择:“炸死”95533号歼-6普拉斯。这是符合导演部规定的,95533号歼-6普拉斯本来就是狂魔大队的备份机,确切地说是给李战准备的,以便于他可以做到机歇人不歇。

    但是歼-6普拉斯是完全不适合的,这玩意儿就是为狗斗而生的,而且已经落后至少三十年了。搞搞拉杆费累积下飞行小时还行,至于打架嘛,那就算了,除非有机会贴到三代机的身边。

    “放弃了。”李战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跳上通勤车往内场机关楼那边。

    裴小帅愣在原地干瞪眼大队长我还没上车呢!

    内场机关楼小会议室里,梁副部长、杨恒、薛向东三人已经到了,正在喝茶抽烟交谈着,还有一位刚刚赶到的大人物七十三师的师长陈华林。

    李战一进门,抬眼看到陈华林的时候感到蛮意外,“师长,您也来了。”

    “这要开打了,在师部根本坐不住啊,过来看看。”陈华林指了指位置示意李战坐下。

    李战坐下后,薛向东给他倒了杯茶,让勤务兵出去关上门,直接开会了。

    “李战,导演部的工作基本完成,你们狂魔大队的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梁副部长直接问。

    李战回答,“狂魔大队随时可以出击。”

    “经过慎重考虑,导演部决定采纳你的建议。”梁副部长沉声说道,“现在你可以把出击时间告诉我了。”

    前些天李战把作战方案全盘托出,但是最关键的出击时间他没有说。

    李战等的就是这句话,导演部决定采纳他的建议,他的出击时间才显得非常关键,甚至可以说是制胜的重要前提。

    “明日拂晓。”李战道。

    杨恒皱眉,说,“但是导演部通知下去的是十五日起展开对抗演练,明日是十四日。”

    “什么时候开打不就是导演部说了算嘛。”李战说,“实际上让红军在东库场站进行适应性训练已经是很宽宏大量了,照我的意思,他们到转场到东库的当天就应该出击,在他们降落的时候直接用航弹把东库场站给平了。”

    杨恒苦笑,“你这是哪门子打法,演习演练没这么搞的。”

    李战说,“实战化打法,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嘛,演习演练不就是按照实战情况来练习的吗?”

    “小李啊,我们都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么搞的话,二师会有意见的,广空也肯定不满。你是想踩着演练开始的时间出击打二师一个措手不及吧,难怪你敢立军令状。”陈华林笑着摆了摆手。

    李战憨厚地笑了笑,说,“我打算出击之后差不多到东库了,再让导演部通知二师演练开始,给他们留个几分钟时间,心理上更容易接受一些。”

    ……

    这太无耻了吧?

    你蓝军和导演部配合着来谁打得过你?

    望着满头黑线的首长们,李战解释道,“各位首长,我是基于两个目的。第一呢是弱化导演部的作用,既然没有剧本那就不会有故事开始的时间,反过来说,红军完全可以现在对我北库展开打击啊,可惜他们的指挥员思维太僵化了。第二点呢则是作为磨刀石,我们蓝军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对红军形成某些方面的绝对优势地位。战场主动权、战场单向透明,等等。这样才能起到磨砺红军部队的作用。”

    “再像以前那样搞个剧本,大家按部就班的飞几圈烧几十吨航油打几十吨弹药,我个人认为提升战斗力的效果是有限的,也达不到完全检验部队训练情况的目的。”

    三人都陷入了沉思,反而是经常与李战交流的薛向东不觉这番言论有不妥之处。没有不对称优势,蓝军怎么样磨砺红军呢?李战讲得没错,倘若是战争,红军转场降落甚至在转场途中,以逸待劳的蓝军就会出动展开打击。

    最好的防御是进攻,最好的击落方式是把敌机击毁在机场地面上。

    “广空那边……”

    “管广空怎么想,有意见找空司提去找总部提去,官司打到最高指挥部我们也是不怕的。没听说过打胜仗了会挨批评的。”李战毫不客气地打断梁副部长的话,继续忽悠,“在历史的长河里,无数次战争表明,战斗中永远没有公平永远没有对等,装备差的用战术弥补,战术差的用装备优势弥补,什么都差的几天就丢了首都比如法国高卢鸡。当年在朝鲜半岛,我们的部队围住了美军一个团为什么无法全歼呢,他们有巨大的装备优势,用无数的弹药开路,硬生生的突围出去一部分人。这就是很典型的装备优势弥补战术劣势的例子。”

    “首长们,二师有装备优势,很大很大的装备优势,光是他们手里的十几架歼十一b就能吊打我们整个七十三师。我们的确是可以模拟f/a-18e/f,导演部可以根据这个参数来进行判定,但是实际操作中这个尺度非常的难以把握,相信您们是清楚的。”

    演习演练也需要高科技,如何判定战果并非易事,用二代机模拟三代机这里面的性能参数的差距、实际使用表现出来的作战能力差距,都是非常难以准确界定的。

    说白了就是扯皮的事情。

    “反正都是扯皮,咱们就干脆简单点,就扯开始时间这一点,还省心了。”李战如是说。

    咦,这小子说的蛮有道理的。

    梁副部长是分管军训的,杨恒更是常年组织协调部队演习演练的,对这里面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了。每一次复盘,红蓝双方争执的重点就是对导演部的判定评定持不同意见,归根结底是没有一个有完整的演习演练判定系统。

    总结起来李战的建议就是两点,肯定是要偏向自己人的,既然如此就大大方方的偏向,反正目的是增加红军作战的难度,上级领导机关只会认为你做得好,其二呢就是把所有争执矛盾都集中在一点上,甚至可以往“增加红军作战难度以求更好地磨砺部队的目的”这方面的原则上面靠。

    你狗日的作弊!

    我是为你好!

    你狗日的耍赖!

    我是为你好!

    李战一想到齐宏和方成河暴跳如雷又不敢干掉自己的场面就开心得不行。不能亲自参加演练的失落消散了不少。只要能狠狠地出口气什么办法都是可以用的。

    要说最了解李战的还是薛向东,他早看出来了,别看李战嘴上说得多么的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仿佛挥挥手过去就真的烟消云散了,也别看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八个月,就李战那鸡肠子般的肚量,他不记恨才怪。

    老子放弃了和歼-10过日子的机会跑几千公里回家不就是为了离家近点而且每次外出都能被叫靓仔吗,你居然把我发配到西部鸟不拉屎地区来。

    我是为你好!

    李战早都想原封不动地把这句话还给齐宏和方成河了!

    足足八个月,你知道他这八个月是怎么过的吗?开歼-6普拉斯开歼-7乙型,蹬舵都蹬到小腿发麻了!要是还在二师他早开上歼-10恶棍了,早都赚上每小时九百元钱的拉杆费了!

    李战小宇宙爆发起来一些人也是有些难受的。

    考虑再三,梁副部长用探询的口气说,“那,就明日拂晓开始?”

    “首长,关键是导演部得等我的部队进入攻击航线了再通知红军演练开始。”李战一针见血地说道。

    梁副部长深呼吸了一口,决定了,“好!就这么办!上级怪罪下来我负全责!陈师长,你是见证人。”

    “首长,我不但要当见证人,也要当责任人。李战是我七十三师的兵,他提出的建议意见就是我七十三师的建议意见,出了问题我这个当师长的是理所应当负主要责任的。”陈华林没有丝毫的迟疑,立马站起来给自己的兵撑腰,同时也代表七十三师表明了态度。

    这样的师长活该他拥有李战如此出色完美的部下。

    “狂魔大队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