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77章 狂魔大队的厉害之处

第177章 狂魔大队的厉害之处

 热门推荐:
    下午十四时整,机务大队提前一个半小时进入了外场。

    停机坪处,037、201、207、209四架战鹰整齐排列,丛大为坐镇指挥,各个机务组的组长兼机械师指挥各自的兵严格按照流程开始进行出动前的准备。

    加油供氧、装载弹药、全面检查战机,随即反复确认武器状态尤其是引信状态,临战气氛十分的浓厚。

    机务的弟兄们很困很累但精神很亢奋。

    上午才保障了整个大队十八架战机的实弹射击训练,他们中午连吃饭的时间都是抠出来的。飞行员们着陆扔下战机吃饭休息去,机务却不行。飞行后的各种检查检修,还要继续飞行的战机则要进行更加全面细致的检查和再飞行检查,尤其是037号战机!

    因此,作为李战的机务组组长,苗雨空军上尉和他手下六名机务官兵是累并快乐着。快乐则是因为他们立功受奖的几率会因此比其他机务组要高得多。

    十四时三十分,突袭小分队在飞行简报室集合,李战带着四名飞行员再一次确认了攻击航线以及攻击战术,重点确认了突防航线以及几个备用方案。相对而言,从北库场站向戈壁干湖突防的难度要小于沿着北库山脉无名峡谷往西突防,山区里的乱气流对战机姿态的影响很大。

    李战因此强调说,“起飞后要由北向南穿过北库城区再折向西南,这一次我们带着实弹,所以就不从城区上空飞了,绕着城郊飞低空飞。这是与行动方案唯一一处区别较大的地方。”

    四名飞行员不约而同地点头。

    带实弹低空飞跃城区通常不被允许的,万一出现故障掉下去,万一弹药出问题掉下去,都会对人民群众造成很大的伤亡。因此实弹射击训练的时候是能绕开城区就绕开城区。

    北库地区之所以是天然的练兵场就是因为地广人稀,没有沿海地区那么多需要顾虑和避让的因素。

    不过从北库场站向东库场站突袭必须要穿过北库城区,恰恰城区是很好的掩护。

    “突防东库的路线前半段的地势较为平坦,几乎无法利用地形进行掩护,所以飞行高度要尽可能的低,控制在一百米,速度可以放慢一些。过了进入了中段就进入了东库山地,大多是数百米海拔的山地丘陵,树木很茂密,是天然的掩护,同时也是红军雷达探测的重点区域。到了这里就要用最快的速度突击目标,越快越好,一得手立即爬升返航。”

    李战把突袭东库场站的航线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随即道,“因此,接下来的低空突防实弹射击训练要严格按照作战方案的要求来,最关键的是要紧跟着我的步伐。清楚了吗?”

    “清楚了!”四人齐声回答。

    十五时十分,太阳还在天空的正中间,突击小分队乘坐通勤车来到了停机坪,机务这边已经完成全部工作正在列队待命。

    此时,经过上午的忙碌,外场重归了安静,平行公路上只有驱鸟巡逻车在围绕着外场转圈,消除鸟类的威胁。再有的就是依然忙碌着的塔台,薛向东结束了第二塔台那边的工作后坐镇主塔台,时刻关注着会影响飞行安全的各项数据。

    李战再一次强调了方案的几个要点,解散队伍各自准备。苗雨向他报告,随即陪着他对照着检查单一项一项地确认,正常操作。其他四个机组同样如此。

    十五时二十分钟,五人全副武装登机,五台地面电源车带动电机几乎同时完成对五架战机的开车。飞行员做起飞前检查,确认无误后向机务组长竖起大拇指,机务撤掉登机梯,塔台下令,战机滑出停机坪。

    十五时二十七分,五架歼-7e战斗机在跑道一头排成了菱形,李战单机在前,其余四人成双机编队在后,在不同的轴线,避免了发动机吸入前机的尾气。

    十五时三十分钟,塔台下令:“洞三拐小队可以起飞。”

    “洞三拐收到,开始滑跑。”李战看到发动机转速表指针超过了起飞固定值后松开刹车,037号战机狂吼着向前奔跑。

    他没有开加力起飞,而是按部就班的长距离滑行之后,速度达到了满载离地标准后才抬轮离地。才离开地面几米,他就果断地收起了起落架,战机的姿态更加稳定了。

    后面,两个双机编队紧接着起飞,都是通过长距离滑跑行后离地的。北库场站的跑道有三千米长,在可以充分利用的情况下就没必要浪费航油去开加力起飞。

    持续右转完成编队,五架战机组成的突击小分队继续右转一直到调整航向直指北库城区。高速飞行靠近城区后转而向南,贴着城区的边沿低空飞行。地下有一条贴着城区边沿向北延伸的国道,地标十分的明显,飞行员可以通过目视来确定自己的具体方位。

    主场的优势就在于这里,101团的飞行员们对北库地区方圆近千公里的地域可以说是十分熟悉的。这得益于进入2010年以来全团持续攀升的训练量,更得益于受低空突防打击科目的影响飞行员更加的重视地形地貌的利用。

    战机的轰鸣声吸引了城区里一些人们的仰脖关注,人们常常能够看见军用飞机在天上飞行,可是飞行高度这么低并且机翼下还挂着“导弹”的战机是头一回见的了。

    四五百米的相对高度,远远看过去和贴着地面飞行没多大区别,人们却不知道这样的标准在狂魔大队里只能算是普通水平。

    高起点、高标准、高战力,这是李战对狂魔大队的“三高”要求。狂魔大队既是“227”课题的试验队,也是空军航空兵部队的探索队,更是空军航空兵部队战训改革的先遣队。

    裴小帅顺着气流波浪式飞行了一下子,下意识地看向机头方向飞行高度更低的领队机037号战机,无线电频道里很安静,大队长没有训斥,他才暗暗松了口气。

    “各机注意,即将进入戈壁,随我继续下高度一百。”李战左右扫视了一眼,周遭的环境换成了荒芜而广阔平坦的戈壁滩。

    队员们按照呼号次序回答。

    李战慢慢压杆,盯着前方的地表和高度仪。当指针接近心理位置的时候,他迅速改平,战机稳定在相对高度八十米的位置继续飞行。后面的四架战机紧跟着下了高度,不过他们是在一百米左右的高度,与李战保持着三公里的最低距离。

    这是正常的高度差,为了防止身后的四只菜鸟刹不住车撞过来,李战不得不飞得比他们更低。

    戈壁滩不是绝对平面,同样存在着曲面率,地形也是起伏不平的,只是大多是平缓的地势,放眼望去与平原无疑。恰恰这样会给飞行员错觉,你以为是平地的时候,实际上存在着几十米的高度差,后果就是撞地。区区百米的飞行高度对于以每小时七百多公里的战机来说不过半秒钟的时间,飞行员基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因此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关注地势变化和高度仪的变化。

    “洞三拐,雷达看不到你了,报告情况。”塔台指挥的薛向东发来询问。

    部署在气象台上的雷达无法探测到数百公里外超低空飞行的037小队,即使能探测到,恐怕也很难把037小队的五架战机从地面背景反射波里区分出来,更别说锁定了。

    北库场站气象台的对空警戒雷达看不到,东库场站那边的雷达就更看不到了。这是很关键的信息。

    李战回答,“洞三拐报告,一切正常,正在按照既定训练计划进行,完毕!”

    尽管已经许多次,但每一次薛向东从雷达显示屏里看到战机信号消失的时候那颗心都会揪起来,非要飞行员回复确认才能放心。只是怎么可能真正放心。上一次他跟着练了几次,知道低空突防的危险性,况且李战对狂魔大队的要求又很高,已经无限逼近超低空飞行的极限了。

    歼-7e的最小起降速度理论上是260公里每小时,实际上迄今为止谁也没有飞过,除了试飞员和李战。当时他在二师遇到过燃油紧急告警,以小于二百六的时速进行了紧急降落。

    一般情况下歼-7e需要为此每小时三百公里以上的速度进行降落,否则就会失速。

    -27和歼-11b就不同了,常规气动布局、机翼面积大、在二百公里左右的速度玩耍一点问题没有。二师打地靶的时候苏霍伊和沈霍伊战机的优势体现得非常明显,可以非常从容地瞄准攻击,而驾驶成洛马的歼-7和歼-8战机的飞行员们每一次打地靶都手忙脚乱要维持较高空速否则会时速,维持了较空速意味着瞄准的时间会非常短。

    这便是当时李战开着037号战机勇夺全师地靶实弹射击第一名的原因他依靠自己的技术弥补了装备上的差距并且打了满环。

    综上所述,就低空突防这个科目来说,中国航空兵部队中最适合干这个活的只有歼轰-7“飞豹”战斗轰炸机。-27、歼-10、歼-11这些也能轻松搞低空突防,和飞豹比的话,他们有更大的载弹量和更快的速度以及空战能力。低空低速方面飞豹还是最突出的,尽管已经逐渐老迈。

    因此反而凸显了使用歼-7e的狂魔大队的低空突发能力之高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