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33章 不把票解决了队伍我没法带

第133章 不把票解决了队伍我没法带

 热门推荐:
    会议结束了,李战让大家回去写心得体会,晚点名之前交过来,他则让南亮红留了下来,商量买火车票这个事情。

    四位获得家属房使用权的干部骨干的家属全部都要乘坐火车来队,路途最远的是张铁柱的家属,必须要明天出发,否则赶不及除夕前到达。

    南亮红带着歉意说,“大队长,这个事情我真没办法。虽然家安在北库城,可是和地方的不太熟,更不认识铁路部门的人。恐怕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李战问。

    南亮红说,“让张铁柱的家属乘坐民航客机过来,不过费用有些超标,这个需要你去和场站协商解决了。”

    李战摇头,“不好不好,这样是不得已的办法。一碗水要端平,不好搞区别对待。还是要想办法买到卧铺票。”

    他思索着说,“实在不行让团里出面协调军运部门,请他们和铁路部门沟通一下。”

    “没必要吧?”南亮红大吃一惊,“没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啊。”

    团级以上单位才有资格以一级党委组织与其他部门协商办事,尤其涉及到地方铁路系统,就更不是一件小事了。老百姓买不到票大不了多花点钱找黄牛(2010年只有广铁、成铁局试行火车票实名制),实际上张铁柱的家属也可以找黄牛进行购买,但是李战却没有想过这个办法。倒不是多花费的钱很难报销,而是李战打心底不屑这么做。

    我堂堂中国人民空军正营级大队长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解决不了,还有什么底气开着歼-6普拉斯战斗机巡逻领空线随时准备飙超音速打击来犯之敌?

    对李战来说,这件事情不仅关系到他个人的办事能力,还关乎到非常重要的军人集体荣誉感。

    我把命豁出去了保家卫国,春节想和老婆见个面睡个觉,而已!难道连一张火车票都买不到吗?

    世态炎凉至此了吗?

    人们冷漠如斯了吗?

    还是这个社会病入膏肓了?

    你绝对要防止官兵出现以上的想法。

    组织出面帮助你解决一件对组织来说很小的事情但是对你来说却是很大的事情,这会让官兵有更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在官兵们眼里,尤其是基层官兵,都会有同样的潜意识——还有部队解决不了的事情?

    因此,李战就算是动用再多的资源也要以正规票价把规定的火车票给买到手,买票是一件小事,但这件事是大事。

    李战不想解释得很清楚,而是直接对南亮红说,“南副参谋长,我现在正式向司令处提出申请,请团里马上协调铁路运输部门解决四名同志来队家属的往返火车票问题。”

    “这个……我很为难啊。”南亮红苦笑着说。

    “反正你也做不了主,你赶紧到团部去报告吧,熄灯之前最好能有结果。如果不行,我今晚连夜出发去北库直接找铁路部门的领导。”李战很冷静地说。

    南亮红算是看出来了,这大队长一旦决定的事情那是波音-747重型货机反推都拉不回来的,于是答应一声连忙去了。

    可是事情有时候还真的不会如想象中那么顺利,薛向东直接给北库的军运处打了电话,好说歹说最好的结果是只能买到后天的卧铺,明天的只有无座。李战根本不考虑,整整三天时间别说无座,就算是坐着也是痛苦的事。说是硬卧必须得是硬卧,硬座都不行!

    来到团部的李战很坚决地对薛向东说,“团长,今晚无论如何也要首先解决张铁柱家属的来队问题,现在天刚黑,还有时间,我请求前往北库城,直接找北库火车站的领导,请他们帮忙。”

    薛向东看向副政委王安国,后者拧着眉头说,“你去了会有多大效果?北库军运处是很帮忙了,但也只能联系到后天的硬卧。我看就让张铁柱的家属晚个一两天到,这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首长,春运高峰期列车晚点的情况比较严重,运气不好晚点十几个小时不奇怪的。一来二去人到了春节过了,这就没那么有意义了。”李战据理力争。

    王安国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不是情况不允许嘛。”

    李战摇头,态度很坚决,“我话已经说出去了,军令如山,这点小事办不好这队伍我没法带。”

    “这可不是小事啊小李。”王安国笑道,“春运高峰期一票难求,就算是咱们出门,你买不到就是买不到,没票就是没票。你以为你脑袋上这顶帽子很管用啊?”

    李战毅然地说道,“我认为比世界上任何帽子都管用。”

    “都别说了。”薛向东抬手打断二人的对话,直接对李战说,“兵事无小事,领导讲话不管用当什么领导,我赞同你的看法。坐我的车去,尽量解决,实在不行团里想办法解决一部分路费,特事特办让张铁柱的家属乘坐民航班机到省城,让场站派车去接。既然要给兵们自豪感,那就不能虎头蛇尾!”

    军事主官不好当,当了军事主官能把部队带得嗷嗷叫的人极少,那需要极强的个人魅力。薛向东体现出来的作战时杀戮果断,平时工作时雷厉风行,丁是丁卯是卯,这就是他的个人风格,与其他方面综合体现出来的就是个人魅力。

    101团才在漫长的三线装备状态里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尽管相对来说作战思想趋于保守。

    “谢谢团长!”李战敬礼转身就走,到了楼下,薛向东的驾驶员小陈还没接到通知呢。

    等了两分钟,小车驾驶着2030越野车风驰电掣地来了,李战跳上车,道,“小陈!先去狂魔机务带个人!”

    “是!”小陈答应一声就飙了起来。

    小陈敢和团长开玩笑,但他不敢和赫赫威名的拉杆小王子开玩笑,人家分分钟二三十块钱上下,他一个月就拿那么三千来块钱工资。这个经济收入最容易建立起阶层了,尤其是年龄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反而是职务高到小陈没什么具体概念的团长更显得平易近人些。

    说是小陈,其实也只比李战小两岁,今年第五年了,干到年底不是转二期就是滚蛋回家,他是爱谁谁的,只要不犯错,他可以不给除了团长之外任何人面子。

    可是拉杆小王子人家赚钱厉害啊,这就让小陈肃然起敬了。

    一些时候,小陈躺在床板上也会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努力争取开飞机,大把大把地赚钱。可惜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永远找不回来,只能目光空洞地看着天空默默打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