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32章 政工也不好搞的

第132章 政工也不好搞的

 热门推荐:
    南亮红“置身事外”,他负责唱票。韩红军和李梓辛把票收起来交给南亮红,后者整理好开始念,前二人则在李战的左右两侧坐下,在白纸上进行记录。

    “李战。”南亮红念出了第一张票。

    李战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还是出现了疏忽。不过他没有贸然叫停,也没有宣布自己的选票无效,一来会影响其他同志的票数,二来对大家的积极性也是一种打击。

    几十张票很快唱完,韩红军和李梓辛把结果统计出来交到了李战手里,随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南亮红把所有的票再一次整理好,也交给了李战。

    李战把选票夹在了文件夹里,手里拿着结果,抬起眼扫视了一圈,道,“经过投票分别选出军官士官各两名,票数最多的前二人获得家属房为期一个月的使用权,除夕前夜开始入住。嗯,军官这边前三名是李战、林飞、雷轶明,士官这边是马小刚、张铁柱。”

    “这边有个情况说明一下,我呢就不算了,我到这里没几个月,是最不着急的。”李战说。

    丛大为却是举了举手说,“大队长,这怎么行,公平公正,你是大家选出来的,怎么可以不算。”

    “对啊,大队长,你说的公平公正人人有份,怎么可以不算。”曹兴举手附和。

    其他官兵纷纷出言坚决反对李战的决定。

    李战却是打定了主意,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冷静,道,“不要再说了,我下一批,以后有的是机会。”

    “大队长。”南亮红开口说话了,他是副参谋长,哪怕在狂魔大队里是普通飞行员,但讲话是有分量的,“其实你不说其实同志们也都能体会,自从弟妹走了之后你的状态说实话是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平时总是拉着张脸,我们看着也着急的。你为同志们好,这个同志们心里都清楚的。可是作为我们的领头雁,你的状态其实才是大队的头等大事。所以我坚决认为春节你应该让弟妹过来和你好好的团聚团聚。”

    李战听了个一头雾水,再一看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的样子,就越发的感到奇怪了。

    “什么弟妹?什么弟妹?我单身你们不是不知道啊!”李战纳闷地说。

    韩红军小声提醒了一句,“开七四七重型货机的小姐姐。”

    “啊?”李战惊讶极了。

    再一看大家暧昧的神情,李战全明白了。敢情都把朱晴莹当成他对象了,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了。

    “我申明一下,我和朱晴莹同志只是朋友关系,大家不要乱猜测乱议论。”李战很明确地表态,应婉君事件后,他对男女关系方面就变得相当的敏感了,颇有一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

    不过他没打算解释,这种事情越解释越糊涂。

    轻轻敲了敲桌子,李战严肃地说道,“好了,获得家属房一个月使用权的名单如下,军官这边是林飞和雷轶明,士官这块是马小刚和张铁柱。有没有不同意见?”

    他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

    南亮红举手,“我同意!”

    “同意!”所有人都举手表示同意。

    李战很满意地点头,把名单折叠好塞进口袋里,一锤定音,“好,以上四位同志可以通知家属来队了,场站会安排车到火车站接站。”

    他正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张铁柱忽然举手站起来打报告,“报,报告!”

    “哦,铁柱,你说。”李战微微点了点头。

    张铁柱脸色通红,显然不是经常在这样的场合发言,但是如果现在不说,事情定下来就改变不了了。军令一出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李战压根就是一言堂了——没有把票数公开,谁也不知道选出来的人是不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这里面八成有故事,关键在于大家对这四个人获得奖励都是发自内心举双手赞成的。

    林飞和雷轶明都是老飞,可以说是老飞行员当中最敬业的同志了。就经济情况来看,他们没南亮红那么重的负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他们二人离家是最远的,林飞安徽人,雷轶明胡建人,而且都是下部队那天起就一直扎在这西部边远地区,二人的革命觉悟非常高,在休假方面常常是谦让的,把机会让给最需要的同志。满打满算二人已经有两年没有回过家了。最让人感动的是,雷轶明的儿子三个多月了,他甚至都没抱过。

    因此,哪怕不投票,大家都认为家属房使用权最应该给的两位军官是他们。

    马小刚和张铁柱都是三期士官,前者是技术尖子,后者搞弹药是一把好手,而且都是0年结婚的。本来部队给了婚假,结果奥运会当天格鲁吉亚出了点事,部队立马把他们给召回了。接到命令的当天,张铁柱的婚宴正在村里举行,他换上军装拎了包当场就走了。这一走就一直到现在,和新娘子只能通电话。

    如果要选一位最有资格获得家属房使用权的人,非张铁柱莫属。

    所以这个时候张铁柱要求发言,大家都很关注,生怕再出个什么事情来。甚至有悲观的同志会不由自主的猜测——难道新娘子被撬走了?毕竟婚宴还没结束就归队了,一走一年多,又恰是本该甜蜜的新婚期。

    张铁柱越发紧张了,脸色越来越红,吞吞吐吐地说,“大,大队长,家属房我不要了,给其他同志吧,我家属没有空来队的。”

    “是没空来队还是其他原因?张铁柱,这里没外人,讲清楚。”丛大为赶紧问,这个变化他是没掌握的,生怕又意外惹毛了大队长。

    张铁柱吞吞吐吐说,“就是没空,没其他事情的。她,她要上班。”

    “哦,这个是我疏忽了。”李战微微点头。

    大家暗暗松了口气。

    李战问,“铁柱班长,嫂子做什么工作?在什么单位?”

    张铁柱十八岁入伍,干了十一年,今年三十了,李战如此称呼并无问题,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没什么官架子,对老兵那是相当的尊重。

    “她在商场卖衣服的,过节生意最好,不好请假。”张铁柱慢慢稳了下来,讲话利索了不少。

    李战一听,一挥手大包大揽,“这个我来解决,你把他们单位领导的电话诶我,我以部队的名义帮她请假。”

    “不用不用不用了大队长,她们商场领导比较难说话。”张铁柱连忙说。

    李战冷哼着说道,“这是军属,难说话是吧,我给你们当地民政去电话,让民政去沟通。我不信请一个月假有多难。”

    “大队长,真的不用了。”张铁柱都要哭了。

    遇上这么一位作风霸道的领导也不见得全是好事啊。

    南亮红略微想了想,俯身过去低声对李战说了几句,李战恍然大悟,随即对众人说,“哦,家属房使用权奖励还包括往返的路费,硬卧,全报,这是场站给答应的福利。另外,大队考虑给两年未休假以及以上的干部骨干家庭发慰问金,这个到时候我拿出章程来报团里批准。”

    “那我让我媳妇把工作辞了。”张铁柱立马说道。

    众人皆大惊。

    张铁柱意识到自己嘴太快,连忙解释说道,“就我媳妇那工作不算是难找的,就是卖衣服的,大不了过完节回家了再找。”

    众人皆大笑。

    张铁柱脸都红了。

    若是薛向东见状,一定会陷入沉思——难道狂魔大队首先让拉杆小王子给改造成拉杆大队了?

    气氛轻松起来,只是许多人心里很清楚,张铁柱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胡建经济发达,但也有穷困的地方。比如宁德地区,著名的革命老区,有着极其重要历史意义的古田会议就是在宁德古田召开的。在中国的政治版图上,宁德地区的历史地位极高,但经济地位……有吗?

    但凡革命老区,基本上是可以和经济发展滞后画上等号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可以理解为广大贫困地区包围相对富裕地区。如此便明了(liao)了(le)。

    张铁柱就是古田人,他家就在古田会议遗址周边的山里,村子地区里有名的贫困村。倘若是国家级贫困村,那可就舒服多了,每年数千万专项拨款,基本要啥给啥。反而是中不溜秋的贫困村暂时被放到一边,等把最底层的贫困村经济给搞上去,中不溜秋的贫困村就成了最底层的贫困村,然后再数千万元专项扶贫资金干下去把经济搞起来,如此循环直到彻底消灭贫困。

    只是在2010年的春节前,张铁柱的老家尚未迎来大变化罢了。

    从胡建到北库场站所在的地区路程四千五百多公里,火车要整整三天,时间倒不是问题了,关键是来回路费人均近二千元钱。这对张铁柱这个小贫困家庭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张铁柱不想念老婆吗,当然想念!这北库场站连个母的都没有,又是新婚燕尔,不想念才怪!可是实力不允许啊!忍一忍的话不但能剩下路费,老婆在家春节上班还能多赚个千八百的。一来二去不少钱了。

    现在部队给报销来回路费,等于是剩下了二千元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振奋的吗?

    他因此激动得当场说出了心里话——辞了工作也是无所谓的,只要路费到位!

    一看张铁柱犹豫着还想说话,李战拿手一指他,“先声明啊,你爹妈要来可以,但是他们的交通费部队不能解决的,这是规定。”

    张铁柱忙不迭地说,“大队长,我爸妈走不开的,就是,就是,这不春运了吗,这个票不好买……”

    咦,又是一个新问题,而且比较迫切比较难搞。

    看样子政工也不好搞,李战如此想着,倒是多少对政工人员多了一分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