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20章 军航幺洞幺,你好啊

第120章 军航幺洞幺,你好啊

 热门推荐:
    头顶传来沉沉的呜呜声。

    李战立马呼叫644,“我听到声音了,你是否已经到达?完毕?”

    “我到了,准备下高度穿过云层,我,我用几号跑道啊?完毕。”机长小姐姐问道。

    李战下意识地看了薛向东一眼,后者耸了耸肩道,“你直接告诉她从北边进入飞三转弯下起落架。”

    “你从北边进入飞三边下起落架,再飞四边,由南向北降落,是否明白?完毕。”李战说道。

    机长小姐姐愣了一下子,心里嘀咕着,难道军用机场没跑道编号的吗,这么想着就下意识地问了出来,“你们跑道没编号的吗?完毕。”

    李战回答,“是的,请按照指示进行,完毕。”

    “哦,好的,燃油释放完毕,我下高度了,完毕。”机长小姐姐道。

    重型航发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铺天盖地地下来把大地来笼罩,一片迷雾之中的天空什么都没有,大家却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正在不断下降。头顶上的644自重和载重达到了30吨,飞机长度达70米,翼展达65米,根本就是一枚超重型导弹。

    李战之所以坚持让644尽可能地放掉燃油,目的就是为了着落重量。北库场站达到了起降波音-747一类大型机的标准,但是对于重量更重的而且接近满载的波音-747-400f重型货机来说,跑道的承受能力以及长度,都差不多接近了最大峰值。

    因此,保险起见,无论是出于降落安全还是跑道可承受峰值考虑,都需要尽可能减轻重量。

    一架庞大的铁鸟出现在三转弯的位置,众人连忙举目看过去,李战举着望远镜习惯性地观察起落架状态,确认前后起落架完全放下。波音-747-400f主起落架密密麻麻的,竟有四组,每一组是一个八轮组合。

    波音-747-400f有先进的感知系统,并不需要地面确认起落架是否正常放下的。李战这是穷人思维成了习惯。

    眼前的飞机比中国空军任何一款现役飞机都要庞大都要重。一想到正在开这架飞机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众人心里都是怪异的滋味。仿佛看到了一小姑娘如臂指使地指挥着两米多高三百多斤重的彪形大汉乖乖干活。

    四台普惠公司生产的重型航发发出震耳欲聋排山倒海的声音,塔台的挡风玻璃都被震得微微颤抖。

    李战忍不住感慨道,“爷们就该开肌肉机啊,这才是真正的重型飞机。”

    与波音-747-400f相比,空军现役最大的运输机伊尔-76就显得营养不良了,面对波音-747-400f这样的彪形大汉,伊尔-76更像是小学生。无论载重航程技术水平还是其他方面,完全没有办法比拟。

    机长小姐姐的技术无疑是过硬的,她并不是直线飞的三边,而是右侧倾斜往外侧飞,机腹倾斜对着左侧的塔台。这么做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重型货机的转弯半径非常大,需要拉开距离才能在左转进入四边的时候有足够的距离完成掉头对准跑道。

    轿车一把能掉头的路口,大货车要多打几把前前后后地调整,或者在进入掉头弯道之前向外侧拉开距离,飞机没有办法在空中倒车,因此只能向外侧拉开距离获得大于转弯半径的距离。

    这一点大家都看出来了。

    薛向东忍不住赞道,“技术不错,提前量拿捏得很好。”

    李战说道,“当时在龙城机场,机场上空的天气也很差,强侧风大雨,644也差不多是满载,她很稳当的落了下来。”

    “民航女机长?听声音年纪不大,可能吗?”飞机到了云层以下,基本上没多大问题了,薛向东稍稍放下心来,问道。

    李战无奈摇头,“我也不清楚,没见过,但可以确定她的确是机长。”

    “民航这个也太……”薛向东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在军中,能当伊尔-76大型运输机机长的哪个没有十几二十年的飞行经验,随便哪个都有两三千飞行小时打底的。

    杨锦山放下话筒报告道,“团长,地面应急准备完成了,郑站长现场指挥。”

    “好!”薛向东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接下来是什么情况全靠机长,地面人员什么也帮不上。

    此时,既定位置上集结了消防车、救护车、工程车等等救援车辆以及上百人的救援队伍,是北库场站飞行区的应急救援分队,效率比民航机场的不知道要高多少,也更加的专业。

    发动机轰鸣声再一次铺天盖地地过来,李战往左边扭头看过去,644已经对准了跑道,机长小姐姐的报告适时而来:“塔台,我对准跑道了,手动降落,完毕。”

    李战立马回答,“我看到了,姿势很好,保持住,完毕。”

    他密切关注着地风的变化,在降落过程中,飞机最怕地面强侧风,过去不是没有飞机在对准跑道下降时遭强侧风被掀翻的意外事故。

    一路有惊无险。

    当644微微昂头,后起落架组稳稳地触到了跑道溅起好几团水雾,塔台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644的速度控制得很好,前起落架触地后,机长小姐姐没有马上开启反推,而是等飞机滑行姿态稳定后,才好整以暇地开启了反推。这份从容足以折服了众人。

    反推的轰鸣声传来,在此之前首先看到跑道的轻微水迹在反推力的作用下,发动机舱的位置扬起浓浓的水雾,将半个机身笼罩起来。强大的反推力作用下,飞机像是被大手稳稳拽住了一样速度很快慢下来,重达三百多吨的644降落滑行的距离也不过比歼-7战机不适用减速伞远了那么几百米。

    “644,欢迎降落本场,我代表9527101部队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问候,欢迎大家!”李战终于放下心里,声音洪亮地进行了迎接。

    机长小姐姐说,“谢谢,那个,我往哪开啊?川航9644。”

    李战想起了龙城机场,类似的对话曾发生过。

    他不由一笑,道,“看到北边最高的机库了吗,你当然进不去的,所以你要停在机库前面的空地上,那里是我们放大型运输机的地方,我让地面带你一下,完毕。”

    “明白,谢谢,我看到引导车了,军航幺洞幺,你好啊!完毕。”

    李战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我?你记得我?”

    “哈哈哈,我早听出来了,你声音很有辨识度,好有磁性的,军航幺洞幺。”

    塔台值班人员哄然大笑。

    公然在频道里打情骂俏可是头一回见。

    就像是等开奖一样,李战坐着通勤车往644去,一路上心情是紧张的,情绪是不可捉摸的。644的女机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真的如同声音所展现出来的那般年轻是个小姑娘?那不可能的,开飞机不是请客吃饭唱歌泡吧,哪来小姑娘。

    那会是……有着一把萝莉声音的大妈?

    “呃,先停一停。”李战拍了拍驾驶员的肩膀。

    驾驶员刹住车,不解地回头看狂魔大队大队长李战同志,吃惊地发现该干部满头都是冷汗。

    “李大队,你身体不舒服吗?”驾驶员不禁问。

    李战自然是被某个可能性给吓出了一身冷汗,细细想来后越发的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大。试想,那可是飞国际航线的重型货机啊,而且机长技术如此过硬,怎么可能是年轻人呢?

    没准是军航转民航的第二代女飞行员!

    算起来,军航第二代女飞行员的年纪也有个四十多岁了。

    要不还是留个念想,见光死总是令人沮丧的。

    “走走走,趁早面对趁早死心。”副驾驶上的薛向东摆着手说。

    李战囧极了,也吃惊极了,“团长,你,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今年四十岁了,吃过的猪肉价值几吨航油,你小子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别抱什么希望,能开重型货机的会是小姑娘?没准我都得叫姐。行了啊,青年节搞军地青年联谊,你再好好挑。”薛向东一针见血地说道。

    驾驶员没忍住笑出声音来,继续往644那边开。

    到了那边后,一下车就看到地勤人员站在那里发愣,搞清楚了什么情况之后,李战也愣住了。

    没合适的舷梯车,波音-747的舱门太高了,比伊尔-76的还要高。北库场站就一台可以保障伊尔-76的旋梯车,怼上去后才发现和舱门还差着两三米。

    “嘿,我说老郑啊,你找把梯子来不就完了吗,发什么呆,我看你这个站长是当傻了。”薛向东一看,指着旋梯车大步走向现场指挥的郑凯韵。

    郑凯韵瞪眼,“摔了怎么办?你负责?”

    “我负责!”薛向东根本没有犹豫,“就这二三米的高度,要能摔倒他们也别回去了。快去找梯子。”

    郑凯韵可能等的就是这句话了,立马让人去找梯子来。上级三令五申决不能与地方发生矛盾,人家民航班机安全降落你场了,结果机组人员在下飞机的时候摔倒,那就是你的责任。

    梯子很快找来,由三个兵扶着立在旋梯车旋梯上的小平台上,旋梯车慢慢靠向舱门,薛向东让机组人员打开舱门,梯子架上,让机组人员顺着梯子爬下来。

    李战更紧张了,心跳加速的情况下死死盯着舱门,呼吸都开始紊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