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13章 风雪天你还要飞?

第113章 风雪天你还要飞?

 热门推荐:
    上不了天,李战干不出什么来,这一点张源是可以肯定的。他也就没和李战闲聊了,赶紧的回气象台去值班。都是二师出来的战友,李战这边着急他也跟着着急,怎么着也要给老战友盯紧点。

    李战则把李梓辛叫了过来,讨论他刚刚想到的一个快速清理积雪的方案。

    在101团里,李梓辛低调得不成样子,他是这批新飞里技术最过硬的,但是给人的存在感总是很弱。李战在研究备选人员档案的时候,心里就把李梓辛给初定了下来。

    李梓辛是地方大学在读大二期间招飞的,直接转到航空大学就读,后面的经历就和其他人差不多了,一年训练基地,下部队,与韩红军一样,都是单飞刚半年的新飞行员。

    让李战感兴趣的是,李梓辛地方大学在读的是航发技术专业,转到航空大学选修的也是相关的延伸专业,偏向了机械技术方向。

    也就是说,李梓辛不但是飞行员,同样具备了成为飞机机械师的能力。这家伙平时没事都喜欢往北库机械厂钻,不是光有理论的赵括。北库机械厂就在北库场站边上,是飞机维修厂,包括轰-6在内的机型都是可以维修的。

    李战把这么一个空地全勤的飞行员要过来自然是有多重保险的想法,同时他始终认为,对战机越了解的飞行员就越有可能成为王牌。

    “梓辛,过来。”

    李梓辛站在门口敬礼的时候,李战招手说。

    招呼李梓辛坐下,李战给他倒了杯开水,这才坐下来直接道,“报废航发改装成吹雪机,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效果是否能够达到预期?”

    “航,航发改成吹雪机?”李梓辛愕然,好一阵子没回过神来。

    李战肯定地点头,“是的,我之前学习的训练基地这么干过,用的是歼五的航发,效果不错。我查了一下,仓库里有几台达到了使用年限的航发,老歼七的涡喷七甲型,有些年头了。”

    “大队长,你是打算利用喷口喷出来的热量来加速积雪的融化,同时喷出来的风力可以把融化的积雪吹散开去。”李梓辛明白过来了。

    “没错。”

    这需要对那几台老航发进行维修,还要搞出个方案来,比如用什么作为搭载平台,比如如何实现对航发的控制。如果让北库机械厂来做,那肯定没问题,有问题也会想办法给你解决掉,总而言之会办好。但是人家北库机械厂不是你想指使就指使的,人家也是个正团级单位,薛向东的话都不一定好使,何况你一个小小的大队长。

    李战就只能立足自己的力量来尝试此事了。

    李梓辛是专业人士,绝对的专业,尽管他并不知道大队长为何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件事情来。

    面对带传奇属性的年轻大队在,李梓辛是比较紧张的。二十六岁而已,已经得了四个一等功,那是一等功啊,不是三等功不是师团级优秀干部,多少人干一辈子也拿不到一个,况且还是全军爱军精武标兵。

    韩红军平时的性子虽然有些急,但摁错按钮这种低级错误是绝对不可能犯的。私下里他解释称,是因为塔台指挥的是带着传奇传说过来的李战大队长,所以紧张了。

    努力稳了稳紧张的情绪,李梓辛说,“可以直接把歼五的发控系统移植到卡车上,装上合适的蓄电池,在卡车上搞个简单的操作台,是比较容易实现的。理论上看,除雪效果应该是不错的。不过那些航发基本都没办法全功率运转。”

    李战说,“不需要全功率运转,只要能达到一半或者稍稍多于一半,我看就能起到作用。另一个方面呢,这个油耗要控制一下,不能除个雪消耗几吨航油的。”

    李梓辛很有信心地说,“只需要一半多点功率的话,我有办法减少油耗。”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了,我没看错你,有两把刷子。”李战微微点头赞道。

    略微尴尬地笑了笑,李梓辛说,“平时没事喜欢往维修机库跑,有时候也忍不住动动手,我从小对机械有兴趣。”

    如果不知道底细,很难想象外表斯斯文文的李梓辛擅长机修,干起活来维修机库的官兵都是竖大拇指的。

    “这件事情交给你负责,航发和车辆我协调,先改个三台出来,雪一停立即投入使用。”李战说。

    李梓辛愕然,“大队长,会下雪?那高强度飞行训练计划……”

    “天公不作美,没办法,只能提前做好除雪的准备。”李战说,又聊了几句就让李梓辛回去了。

    有时候李战是特别羡慕大毛空军的勇气的,冰天雪地该起飞起飞该打实弹打实弹,在积雪的跑道上起降是家常便饭。这固然与大毛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但他们对训练实战化的态度和观念,非常值得我军学习。

    云图还在,李战没让张源带走。

    他心里有更大胆的想法,只是尚未拿定注意。要命的是,他甚至只有产生了那么一丝想法,张源就敏锐察觉到了,无奈之下李战只能憋在心里。不然张源绝对是会向上报告的。

    复杂气象条件下的训练不是正好可以趁机搞复杂气象条件下的作战能力训练吗?如果是二师,是绝对会抓住机会的。这里体现出了两支部队作训思维的不同,迎来恶劣天气的时候,二师想的是如果在最低气象条件下随行作战任务,而七十三师依然停留在“看天训练,看时练兵”的老战训思维上面。

    李战坐了下来拿出了纸笔,他要好好的写一份报告,有说服力的报告,首当其冲要说服的是薛向东,只要他支持,他就能抓住难得的机会搞一把复杂气象条件下的作战训练。

    结合云图,李战连夜拿出了报告来。

    第二天起床,外面已经是大雪纷飞的场景,一夜之间全世界都披上了洁白外衣,暴雪天气来得比预想中还要快一些。李战站在屋檐下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之后,却是松了一口气。强降雪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不过风夹小雪天气应该会持续几天。

    他带上报告顶着大雪来到了团部楼,径直找到了进办公室坐下刚喝了口热茶的薛向东。

    “报告!团长!”李战打敬礼,举步走进去。

    薛向东呵呵笑,“李战啊,天公不作美啊,你的高强度训练计划只能往后延了,再搞搞理论,提高提高认识,尤其是安全意识,好好加强加强。”

    支持归支持,担心也依然是担心的,作为一团之长,自从把高强度训练计划报上去且得到了批准,薛向东就没哪个晚上是睡得好的。话说回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李战把报告一递,道,“团长,我连夜搞了份报告,关于利用风雪天气进行复杂气象条件下作战训练的实施办法与必要性。”

    “风雪天你还要飞?”薛向东瞪着眼睛,

    李战说,“团长,你先看完吧。”

    无奈地摇了摇头,薛向东坐下来,认真地翻看起来。

    “《孙膑兵法·月战》中讲道:“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随胜有殃。”天时是指适合出兵打仗的时机和气候,未来战场绝不局限于好天气和好环境,敌人也不会因为天气原因对你手下留情,反而会利用恶劣天候对你实施打击。对己方来说,具备复杂气象条件下的作战能力,是补齐“天时”短板的唯一途径。人改变不了气候,那么就适应天气学习在各种天气条件下打仗的能力。战法讲究出其不意,诡辩制敌,要战胜更强大的对手,越要不按常理出牌……”

    “努力提升部队在恶劣战场条件下作战实力,勇于战胜困难超越对手,才能抓住未来战场的制胜关键。未来战场呈现多样化趋势,在科技助力的前提下,全地域全天候作战实力得到不断的加强。具体到我101团,看天训练看时练兵的老战训思维已经不合时宜,对作为磨刀石的蓝军大队来说,谋求改变则更加的强烈……”

    洋洋洒洒数千字,振聋发聩,字字见血,句句诛心,让薛向东仿佛站在了外面的冰天雪地之中浑身发冷陷入沉思和反思。

    他凝神看着李战,看到的是李战体现在报告里的似火的热情,一如二十年前的他,卷起了袖子发誓要干一番事业出来。他在反思了,101团能为此当前的现状非常不容易,有一位很有威望的团长在,过去连一起轻微的违纪事件都未曾发生过,是空司首长都知道的管理先进单位。

    然而,成也薛向东败也薛向东,他的态度就是101团的态度,因此,他求稳的态度不可避免影响到了全团官兵。渐渐的,他早忘记了本来应该干什么的,而把精力放在了维持部队现状等待新机型改装后,就可以没有遗憾的拔了军衔转业离开。

    李战上任狂魔大队大队长以来连续的大动作就像是几记耳光,噼里啪啦的甩在了薛向东和他的团领导班子的脑袋上,有的被打醒了,有的被打疼了。

    若是以前,面临风雪天气到来,团里会怎么做——战机入库,人员躲在有暖气的房子里,等待风去雪停。

    因为战训思维固化,薛向东以及大部分团领导看到的是风雪天气带来的不良影响,想的是如何安全地躲掉这些影响。

    而在李战眼中,他看到的是大自然创造出来的天然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