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86章 空中轰炸方案

第086章 空中轰炸方案

 热门推荐:
    抗洪第三天,一大早在塔台里,李战看到了李凤翔,然后就知道情况比较糟糕了。李凤翔是军区气象中心的总工,在超级马莉蹂躏南港市区的当口,他转场来到龙城,说明这边的抗洪形势是越发严峻了的。

    塔台管制中心差不多成了抗洪指挥部的“空军分部”,除了管制人员,有一半的空间是气象人员在使用,关注的气象范围囊括了四个省和两个地区。

    过去十几个小时里天气十分的恶劣,行走都看不清楚路,更别说出动飞行了,所以李战的休息很多,睡得特别好。

    于成林和张威两位主要塔台指挥员和以李凤翔为首的气象人员围着作战桌低声研究着气象云图,综合当前三河流域的水位状态来分析。过去二十多个小时里,三号大坝已经抵挡掉了五次洪峰,原本的第六次第七次洪峰大约会下午十七时与十九时之间到达,而上游还在形成新的洪峰。

    作战桌上有一台固话和一部卫星电话,是专门用于与抗洪指挥部进行联系的,此时却像是定时炸弹一样,大家既怕去碰也怕它们响。

    李战默默地站在后面听他们讨论。

    手里拿着彩色铅笔的张源双手撑在地形图上,在三河上游某个位置画了个一圈,道,“这里是洪峰形成的位置,云贵高原上千米的海拔,在这里一下子变成一百多米,落差极大,水供非常的丰富。紧接着洪峰几乎没有阻碍的一直向东狂奔。一号大坝和二号大坝一个是小水坝一个老水坝,能发挥的作用很有限。所以三号大坝是主要承受洪峰冲击力的障碍。”

    于成林说道,“现在三号大坝的水位已经报警了,远远超过了设计容纳量,已经打开了两个泄洪口。后面的洪峰到达,势必要打开更多的泄洪口,否则三号大坝有溃坝的危险。”

    “问题就在这里。”张源向于成林点了点头,对李凤翔说道,“李总,下游地区很多堤岸已经到了临界点,部队和地方群众正在加固加高两岸。三号大坝再打开泄洪口,这些临时加固加高的堤岸根本经不住巨大的压力冲击。”

    此时李战才看出来,李凤翔总工程师不但是气象大拿,在抗洪决策方面,也是有资格向抗洪指挥部提出建议的主要人物之一。

    作战氛围非常浓厚,对部队来说,抗洪抢险就是作战。

    “办法,要拿出办法。”李凤翔沉声说,“未来四十八个小时,降水量不会有明显的减缓,不但要考虑到上游下来的洪峰,还要考虑到各个地区的积水,情况比咱们之前预想的还要严重。”

    大家互相对视着,一筹莫展。

    大自然一发威,人类就得发懵。

    “只能在上游引洪泄洪,把新的洪峰扼杀在到达三号大坝之前,余下的困难想必是可以克服的。”于成林沉声说。

    李凤翔拿起笔,画了一个圈把上游流域圈起来,问道,“具体方案,从哪里引从哪里泄,会造成什么影响。”

    一看到圈子里的省会城市,于成林就闭上了嘴吧。

    商讨方案之所以放不开手脚,就是因为上游流域有以省会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在大山之中的城市群,而且那里有许多重要的工业企业和技术研发企业。省会城市群所在的位置相当的尴尬——三河将其一分为二,正正的一穿而过。

    在上游泄洪引流,往哪里泄往哪里引?

    往哪都势必会淹了省会城市——因为它就是在山谷里。

    否则同样的办法早就用上了,抗洪抢险指挥部不至于等到现在。更何况,抗洪抢险的前线指挥部就在省会城市里,他们最清楚当地的情况。

    “抗洪指挥部希望咱们提供方案应该是有使用战机轰炸的意思吧?”李战忍不住说。

    众人顺着声音看向站在后面的李战,李凤翔招手示意李战过去。

    李战走过去,稳稳当当地说道,“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对洪峰形成的位置进行轰炸。我对那里进行过空中侦察,航拍的照片也看过。落差最大的位置实际上就是一条狭长的山谷,三河流经的位置有两堵山挡住了南北两侧,使得三河只能往东流。把其中一堵山给炸开一个口子,能起到在源头分流的作用。”

    “想法很大胆!”

    李凤翔眼睛亮了起来,竖起大拇指赞道。

    “对啊!那里是原始森林地区没有人烟,完全可以放开了炸放开了分流,只要洪水往南北两侧去,下游的危机就解除了!”张源振奋说道。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干过,几十年前黄河结冰导致水位暴涨,很多地方水位比楼房都要高出许多,最后是空军出动轰炸机对无法使用其他办法破除的结冰位置实施了轰炸,缓解了危机。据说当年执行任务的是老家伙轰-6,不过当年他还是年轻小伙子。

    于成林顺着往下说,“咱们不太可能出动轰炸机,最好是使用精准轰炸的方式,如此一来就势必要对目标区域的地形进行详细的侦察侦测。这个单靠飞机航拍恐怕不行。”

    张威举了举手说,“可以协调陆军部队,他们陆航可以搭载侦察兵进行实地侦察,如果有条件,甚至可以由他们进行爆破。”

    “恐怕行不通。”张源调出了卫星地形图来,翻转着看,道,“小当量的炸药根本没有效果,使用大量的炸药运输是问题,人员的撤离也是问题。更何况,以现在的气象来看,直升机根本进不去。”

    于成林说道,“他们进不去,咱们的飞机也起飞不了。时间这么紧,通过陆地机动过去这条路肯定是行不通的。”

    方案再一次遇到了难题。

    李凤翔凝视着卫星云图,气氛变得很凝重,他抬头对张源说,“最新的云图出来没有?”

    “我问问。”张源立马给国家卫星气象中心打电话,得了答复,他说道,“马上传过来。”

    李凤翔马上来到计算机终端,当仁不让地坐在了显示屏前面,等着接收实时的卫星气象云图。部队尚未与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建立实时的共享平台,互通有无只能通过网络传输文件这样的方式来进行。

    最新的卫星云图到了,李凤翔仔细的一帧一帧地看着,时而放大观微处,时而缩小看全局。频繁地对照一同发来的分析预测报告,辅以自己的思考。

    慢慢的,大家明白李凤翔总工在干什么了——他在找时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