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56章 座舱断电了

第056章 座舱断电了

 热门推荐:
    “洞三拐,怎么回事?”

    于成林抓着送话器询问的时候,齐宏和方成河到了。应急预案一启动,两位首长五分钟之内全部到位。

    “没电了,我看不到仪表,启用备份电源,没反应,再启动,还是没反应。”李战显然是一边盲操一边报告。

    盲操对任何一名飞行员来说都是基本素质,对李战这种已经人机合一的飞行员来说就更不是事了。常人眼中让人眼花缭乱的座舱,每一个开关每一个仪表的位置,飞行员都滚瓜烂熟。手一伸出去,绝对不会超过半厘米的误差。李战更是一戳一个准。

    “各系统没问题,都正常。”李战再一次报告。

    这是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了,只要飞机主要系统正常,飞行员遇到的困难就只是无法从仪表获取飞行数据。然而,在夜里,这已经是相当可怕的情况了。

    “应该带把手电上来的,我没办法确定是仪表系统失效还只是单纯断了电源。”李战说。

    什么都看不到,也就无从判断,只能感受战机的状态。起码两杠两舵是正常的。

    齐宏接过指挥权,扫了眼雷达员递过来的数据,李战的高度在五百米,他果断道,“洞三拐,爬升到三千,航向一百八,巡航速度,听我的指令。”

    “明白,爬升到三千,航向正南,巡航速度。”李战复述指令。

    什么都看不到意味着不知道自己的高度空速航向,只能凭借感觉来盲操。好在,在断电的前一瞬间,李战对飞行状态是心里有数的。

    齐宏的指令非常的合适。

    飞行员在天上,周遭都是黑暗,时间一长就会失去空间感,对空速极快的战斗机来说,仅仅五百米的高度,等到凭借地面灯光恢复空间感的时候,差不多是坠毁的时候了。

    因此,立即爬升获取更多的高度是当务之急。

    所有人都清楚037号战机今晚是满油飞行的,这会儿还有大半燃油,不用担心燃油余量的问题。再个把小时都是可以的。

    李战凭着感觉爬升,在他感觉差不多到三千米的时候,齐宏适时的传来指令,“洞三拐,高度好,进入巡航,等待指令。”

    暗暗点了点头,李战有了信心,自己的感觉是比较准的,他恢复平飞进入巡航速度。

    一分钟后,齐宏指令,“左转九十度进入盘旋,保持高度。”

    “我怎样保持,什么都看不见。”李战腹议一句,回答,“明白,进入盘旋,保持高度。”

    无疑,现在的情况是地面通过雷达获取李战的位置,向他下达操作指令,保持战机的飞行姿态。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确认李战就在场站上空三千米绕着大圈盘旋之后,齐宏立马命令所有战机紧急返场,距离远的备降桂西和粤东,为李战清出了空域和航线。

    座舱断电极其少见,不过,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凭借经验是完全可以借助地面参照物降落下来的。李战虽然不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但是以他的水平是完全没问题的。

    那么大风大雨打雷闪电而且发动机还着着火他都落地了,这个真的不算什么。

    可是,再加上一个前起落架故障,那就蛋疼了。

    又是一个一等特情。

    想到这里,齐宏忍不住问,“机务干什么吃的,怎么搞的保障?”

    师长发了火,大家都紧张得不行。

    在那边和几个参谋紧张商量预案的方成河抬起头沉声说,“给李战保障的是楼以望,四团机务大队很有经验的机械师了,照理说不会出现这些低级疏忽。我看八成是意外。”

    控制了一下情绪,齐宏回头看了眼以政委的身份做着参谋长工作的方成河,把送话器拿到嘴边,“洞三拐,报告一下情况。”

    “塔台,我没情况,什么都看不见。”李战心里暗暗想着,师长当政委当傻了吗,净是问废话。

    齐宏问,“感觉怎么样?”

    “感觉……挺过瘾的。”

    “……我问你对战机的感觉如何。”

    “这个,我很爱她啊,可是她不爱我,老是出毛病。”

    塔台的值班人员忍不住笑出声来,凝重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大家都听得出来的,李战不是在故意揶揄齐宏,而是根本无从说起啊!失去了直观的数据,还能有什么感觉?说句难听的,这会儿发动机再起火,李战怕是也不知道了。

    “说说你的想法。”齐宏不纠结了,直接问道。

    就算什么都看不到,飞行员也是最了解情况的,没有之一。

    李战当然是有感觉的,人坐在座舱里怎么能没感觉,否则他如何确定战机除了座舱断电和起落架故障外没有其他问题。

    “强行迫降。”李战直接给出方案。

    齐宏回头看了一眼,随即道,“保持盘旋,等候指令。”

    “明白。”

    这回不着急,李战油多得很。他忍不住盘算起来,耗到差不多油报警了再落地,起码有九百块拉杆费进账。

    仔细算了算,六月份得有三千多的拉杆费了,也就是说,六月份的工资突破了一万元!

    “啧啧。”

    “洞三拐,什么情况?”齐宏听到奇怪的声音,紧张地问道。

    李战才意识到激动过头发出了声音来,左右看了看,一片黑,道,“没情况,就是有点无聊。”

    ……

    塔台这边的值班人员又是一阵轻笑。面临如此险情依然谈笑风生如此放松的,李战绝对是前无古人了。好多年前二师有位副师长同样是遇到了前起落架无法放下的险情,当时那叫一个紧张,最后是硬着头皮下来的,战机的机头擦着跑道面滑到了一侧的草地上去,人没事,战机是基本报废的,修都没法修。

    现在李战遇到的情况显然更加复杂,不但是晚上,而且座舱断电了。

    “歼七多少年没遇到座舱断电这种故障,好嘛,让这小子给碰上了。怎么说来着,都叫他扫把星?”方成河苦笑着对走过来的齐宏说。

    伏案的于成林直起身子,向齐宏报告,“师长,有两个方案,第一,强行迫降,也是李战的主张。第二种方案是张威提出来的,张威你来讲。”

    张威咽了咽口水,不无紧张地说道,“具体操作是在跑道上安排一辆皮卡车,装上明显灯光标志,在李战降落滑行的同时,皮卡车以最快的速度行进,把战机和皮卡车的相对速度尽量缩小,李战根据灯光指示放下机头,把前起落架搁在皮卡的后斗里,皮卡车随即挂入空挡,避免与战机的连接脱落,完全依靠战机的制动力实现停止。”

    异想天开。

    齐宏脑子里首先闪过的是这个成语。

    “如果过程中皮卡车失去平衡侧翻,损失会更大。怎样保证皮卡车在承受战机前起落架的时候保持平衡?这不是拍电影,是几条人命。”齐宏沉声说道。

    众人沉默,显然他们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还没有想出解决办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