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06章 烈马

第006章 烈马

 热门推荐:
    晚上,准备了数月之久的大批转场训练圆满结束。四团留下了六架歼-7e,其余的由团长何国正带队转场至粤东驻训。六团十二架su-27从桂北转场至本场驻训,由常驻桂北的副师长带队。

    二师施行的是三个团轮换驻训制度,三个主要机场作为基本场地,分驻三个团,在内部自行轮驻,为期一年。也就是说,何国正带的十六架歼-7e组成的驻训部队要在粤东待上一整年的时间。

    齐宏的神经线绷得紧紧的,接了下来的一个月要跨过春节,非常重要。

    有人敲门,齐宏抬眼看过去,立马站起来,“师长。”

    张四海看着像老头,有些驼背,头也也有些花白,脸上有皱纹,穿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07式迷彩作训服,背着手走了进来,笑起来很和蔼,“年轻人精神头就是好,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喜欢加班。”

    齐宏连忙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师长,请坐。您今年才五十,按照最高统帅部的相关文件,您还在中青年干部的范围里头的。”

    他赶紧去倒茶过来。

    张四海在沙发那里坐下,坐姿既端正也自然,很明显是行伍生涯里形成的习惯姿势之一。

    “岁数大了才发现,年轻的时候如果多注意,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吃力。他老人家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党和人民都是不答应的。”张四海笑着摆摆手,接过齐宏递过来的茶杯,示意他坐下。

    齐宏笑着说,“师长,您老当益壮,好多年轻小伙子都比不上你的。这不,今天上去飞了两个小时,您跟没事人似的。”

    呵呵地摆了摆手,张四海说,“不服老不行了。”

    师政委对师长需要如此低姿态吗?军政主官同一个级别,政委能当半个家,他们之间是平等的。

    可这规定在二师不适用。

    航空兵部队师长上天飞行并不奇怪,有明确规定,师级以下包括师级飞行部队的军政主官每年需要飞满固定时间数。

    张四海也许是空军航空兵部队里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歼击机师师长了。如果他不是师长,早就会被停飞。事实上,他还能上天飞行是特例。

    齐宏多骄傲的人,在海航他是明星,到了空军他也是明星,是上级首长要重点培养的干部。面对军参谋长他都未必会如此恭敬,然而军参谋长见着张四海都得喊一声师父。

    张四海最初是搞机务的,后来选飞选上,继而航校毕业后留校当了教员,一直干到正团才调入航空兵部队任职。正团到正师干了十五年,在二师师长的位置上足足干了五年。

    “你担心于成林座机的事情?”张四海笑着问道。

    齐宏不敢有所隐瞒,苦笑着微微点头,“是的,师长。发动机差点就空中停车了,搞不好就是机毁人亡。多亏于成林经验丰富,及时切断了主供油系统,启用了备用供油。”

    张四海脸带微笑,语速不急不缓,问道,“小齐,你如何看待实战化训练与训练安全的关系?”

    这不是个新的讨论命题,而是你来我往争执了数十年的矛盾点。

    齐宏沉默了,因为他没有新颖的观点。关于训练与安全,一直是部队年度工作中讨论最多分歧之大的题目,也是这么多年来没有哪支部队能够完美解决的难题之一。

    张四海说道,“飞机在天上有可能出现任何问题,只要上了天,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咱们能因为怕出现问题而少上天吗?显然不能,该怎么训还得怎么训。谁也无法完全避免意外,更加严格的地勤保障,技术更精湛的飞行员,这才是重点。”

    齐宏低下头,“师长,我的确是生出了降低训练量的念头,让您给看出来了。”

    “我快退了,二师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作为主官,你首先要扛得住压力。”张四海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可能还担心军事训练先进师的荣誉。这就更没必要了。如果这个评定标准是以飞行安全为要求,这样的荣誉不要也罢。这话,我说的。”

    齐宏抬头看着张四海。

    毫无疑问,这位老师长是很有魄力的人。“南霸天”的绰号,是张四海担任二师师长后,由兄弟部队赠予的。来自“对手”的评价显然更加的客观真实。

    张四海笑了笑,说道,“我们不是民航飞行员,部队也不是航空公司。我们是要打仗的,是要付出伤亡的。明白吗?”

    齐宏凝重点头,“师长,我明白了。”

    点了点头,张四海说道,“听说今天上去了一个新同志,飞行日志我看了,很有魄力的小伙子,敢冲敢打,二师要的就是这样的兵。”

    “他啊,我可是让刘疯子给坑惨了。”齐宏摇头苦笑,“我从军区了解到那小子是空军人才库里的。为了把他挖过来,找了很多领导。后来知道刘疯子是他师傅,我好说歹说,还许出去了一顿海鲜大餐,他总算松口了。这才把人顺利接过来。结果第一天就给了我个下马威。我是后悔了。”

    是人才,但是是很难驾驭的人才,不如不要。

    张四海呵呵地笑了笑,说,“当年改装苏两七的时候,少数飞行员认为不如歼七来得好。为什么,因为驾驭不住。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二代机和三代机之间存在的差距是巨大的,是颠覆空战体系的改变。飞行员同样如此,越是驾驭不住的,就越要努力去驯服。等你如臂使指的时候你麾下就得了一员干将。”

    师长不会对政委说这样的话,只有前辈对晚辈才会这般言传身教。

    齐宏心中感激,严肃地说道,“师长,我明白了。您说得对,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不努力的干部。说实话,刚才我已经在考虑把他给送回去了。我直觉那个兵早晚会成大麻烦。”

    他这个话丝毫不夸张。

    空军建军以来,单飞不单飞的且不说,第一次执行空情任务就敢玩这种危险动作的飞行员,一双手大概是能数得过来的。在齐宏看来,李战是有能力的,而且是能力很出色的,但是他是一匹烈马!搞不好就会伤到二师。

    换言之,倘若张四海今天没说这一番话,等待着李战的只有一个结果——调到其他地方去,飞是肯定能飞的,但绝不能留在二师。

    聂剑锋接了于成林的电话,连忙的往李战的宿舍走去。

    房门大开着,李战伏案撰写着什么,就对着窗户。聂剑锋轻轻敲了敲门,笑道,“忙着呢?”

    李战连忙站起来敬礼,“是!首长好!”

    摆了摆手,聂剑锋还礼,指了指自己的上尉军衔,说,“我不是首长。认识一下,我叫聂剑锋,七中队的中队长。以后咱们就是战友了。”

    “报告中队长!李战报到!”李战挺直腰板,道。

    聂剑锋笑着说,“李战,放松点。你我都是上尉,不必多礼。请我喝杯茶?”

    李战的同期同学都是中尉,只有他是上尉。因为他不但立了两个三等功,还进入了空军人才库,破格晋升上尉。

    “对不起。”李战回过神来,道,“中队长请进,不过我这里只有袋装的茶叶。”

    “没问题。”聂剑锋走进来,打量着寝室,微微点头,“不错,新飞入营能住套间的,这几年就你一个人,团里对你很重视。另外,你今天干得漂亮!”

    李战泡好了茶端过来,请聂剑锋坐下,苦笑着说,“挨骂了,政委好像对我很不满。”

    摆了摆手,聂剑锋安慰道,“别在意,新政委人挺好的,而且很爱才,以后你就知道了。你坐着。”

    等李战坐下,聂剑锋才接着说道,“我比你早毕业两年,今年中任命的中队长。今天你也看到了,你来得不巧,师里正在搞大批转场训练,今年最重要的演练了。又碰上年终总结,首长们都忙得很。团长政委带队去了粤东驻训,副政委忙着总结工作,于成林副团长你见过了,他的座机出了问题,这会儿正在维修库盯着。他给我打电话,让我代表团里对你表示欢迎……”

    说到这里他有些尴尬,摊了摊手说,“本来应该要有一个欢迎仪式的,团长政委都会参加。不过这些都搞过了,你是最后到的,又碰上重要的训练。”

    李战忙说,“没关系的,我就是个兵。”

    说是这么说,但李战心里舒服多了。人家二师不是不重视他,而是恰好碰上最忙的时候,首长们都没空。百忙之中还不忘嘱托中队长过来解释情况,这已经是给足他这位“菜鸟”面子了。

    “李战,听说你是空军人才库成员?”聂剑锋颇为好奇地问道。

    李战点头,“是的。”

    聂剑锋深呼吸着,竖起大拇指,“老弟,你是这个。以学员的身份进入空军人才库,据说这些年来就那么几位。”

    他丝毫的不隐藏自己的羡慕和钦佩,这给李战很好的观感。这位中队长是位干脆磊落之人,为人没有什么架子,相处起来很舒服。

    “以后咱们就是一个中队的了。正好,我的长机,哦,就是前任中队长,他转业了,你飞的037就是他的座机。以后你当我僚机吧,你意下如何?”聂剑锋征询道。

    李战满口答应下来,“没问题!”

    两人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