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抬手镇压

第三百五十六章 抬手镇压

 热门推荐:
    虽然红色邪祟的出现再次让望月城的修士们陷入了强烈的危机感之中,但来自神州的修士们倒是和之前一样,无所谓,看到这个更强大的鬼玩意出现后,他们首先想到的依然不是逃跑,反而是想着在这更厉害的邪祟身上能不能在多刮一点灵魂之力下来,然后拿回去兑换大帝分发下来的奖励岂不是美滋滋……

    林庆然已经懒得再去劝这些人了,反正话说得再多也没人搭理他,索性想着等下该如何逃跑,这位红色邪祟,他猜得没错的话应该出自东方,是东面那位邪祟之王,以血红色为代表,四大邪祟之王,随便来一位,他们整个望月城估计都要倾尽全城之力去对付,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全军覆没。

    因为整个望月城内没有大能单打独斗是这邪祟之王的对手,除非某些在外,没有来望月城的那些大能出手的话或许还有一些转机。

    林庆然在思考接下里该怎么办的同时,那血红色鬼脸已经从黑雾中穿了过来,狰狞的面容望着整个望月城,双眼注视着每一个生灵,它出发了诡异的笑容。

    那可怖的面庞就好像一张张画像,随时随地的在变化,不断变化,短短瞬间,已是千变万化。

    懂的人都知道,这邪祟之王每吞噬一个灵魂,便可以演化出一个面容,这么多面容,没有一个是重复的,也说明它吞噬了无数个灵魂,每次吞噬一个灵魂下去,它的实力就会提升一点,吞噬的越多,提升的自然也就越多。

    红色的鬼脸看着下面这么多生灵,它满意的笑了笑,这一次没有白来,若是都吞噬下去,也能吸收不少灵魂之力。

    它正想着去吸收这些生灵的灵魂时,却发现,平日里这些见到它就躲的小蝼蚁们居然毫不畏惧的扑了过来,还拿着一堆可笑的法宝在它身上乱划……

    它本身就是一个灵魂体,这些攻击自然不会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可是,它发现,这些人的术法有些古怪,虽然实力很弱,但是功法里面却带有一点神奇的搜刮能力。

    这种搜刮自然就是在搜刮它的灵魂之力……

    平时只有它人薅羊毛,何时轮到别人来薅它羊毛了……

    红色鬼脸很生气,之前那黑色鬼脸则是很开心,终于来个顶包的了,它默默退到红色鬼脸身后,也不说话,就想看看这位自己投靠的对象接下来怎么表演……

    红色鬼脸也有意在自己新收的小弟面前展现下自己超强的实力,它狰狞的面孔露出一副怒容,大口一张,许多带有蛊惑之力的灵魂攻击直接将下面这些修士笼罩在一起。

    靠在最前面的那群修士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命丧当场,纷纷陨落。

    红色鬼脸看到这,心里很痛快,只是很快它脸色一变,为何吞噬了这么多生灵,身上却一点灵魂之力都没有上涨?

    它不信,又仔细观察一番,发现确实,一点灵魂之力都没有涨,不能吸收到灵魂之力,它还怎么修炼?

    而且,它发现,这不涨就算了,自己身上这灵魂之力还不断的在往下掉……

    这些人很古怪啊……

    红色鬼脸发现了异常,同时也很生气,它一生气就想弄死所有人,不想看到活着的生灵出现在眼前,所以,它把目光对准了望月城。

    林庆然太了解这些邪祟了,他看到红色鬼脸的目光望向了望月城,心里一突,立刻发出警示:“跑!”

    一个简单的字,却很有力道,在林庆然修为的加持下,传遍了整个望月城,城内所有人都听到了,林庆然是城主,是大家在互相不服的情况下选出来的,那不管是是人脉还是实力还是威望在望月城内都很高,他这一个字,抵得上很多人的千言万语。

    随着一个跑字,整个望月城的本土修士都动了起来,他们很熟练的朝着望月城四面八方而去,以前这样的逃难,他们经历过许多遍,已经孰能生巧了,不说他们,就算一个孩子逃跑起来也是熟能生巧。

    和城内逃跑的人相反,来自神州的修士们则是主动出击,灵魂之力对他们的诱惑太大了,这邪祟之王出现在这里,身上随便刮一下,那都是一大笔灵魂之力啊……

    虽然大部分冲上去还没靠近就挂了,但是这不影响他们富贵险中求。

    林庆然看着这些人,摇了摇头,这群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没救了,他也不再劝,寻了一个方向,准备离去。

    不过,林庆然刚刚准备动身,意识外放,正准备寻一个方向离开时却发现,这四面八方好像都被堵住了,就像一座墙一样堵在这里。

    邪祟之王个个实力和神通都是不一样了,林庆然以前听闻过,却没有亲自体验过,这一次,算是体验到了这来自东方的邪祟之王的神通了。

    能挡住人的去路,面积足足有望月城那么大,甚至还要更大,这样的神通,除了邪祟之王外,没有人能做到这点。

    林庆然拉下了脸,有种要完的感觉……

    不止是他,望月城内其他修士也都被堵住了去路,脸色和林庆然差不多,个个脸色漆黑,一脸绝望,和城外那群来自神州的修士脸上那些激动和喜悦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死了吗……”

    林庆然扫了眼这些修士,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惧生死,可是勇气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作用,再怎么无畏,冲上去也只是白白送死罢了。

    林庆然一脸颓废,随意选择了一块地盘,坐了下来,有等死的意思在里面,不过,脑海里也尝试着想想有没有别的退路,虽然最后都一一否决了……

    就在林庆然准备认命时,天地间突然亮起一道光。

    那道光也不知从何而来,光芒万丈,夺人眼目,林庆然下意识闭上了眼,以他的修为,居然还有光线让他闭眼,这点就算是邪祟之王都做不到,他很震惊。

    等光亮最耀眼的那一刻过去之后,包括林庆然在内,所有生灵都睁开了眼,他们只看到那黑雾好像被人劈开了一道口子,一个风采卓越的男子出现在那里,男子好像谪仙,站在高处,注视着苍生,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好像只是一场游戏。

    男子英俊的眉目微微一邹,看着底下的一切,道:“是我疏忽了,有些东西还是要改一改的。”

    男子的话传进每个人耳里,林庆然他们这些本土的修士听不懂,但是那些之前不畏死的修士们却都齐齐朝着男子行了一礼,口中拜道:“拜见大帝!”

    大帝?这就是他们之前议论的那个大帝?

    林庆然心里吃惊,想起了之前偷听到的话,如今亲眼见证到这位大帝本人才明白,原来之前那些修士,确实没有在吹牛,这天下,还真有只看一眼便让人自惭形秽的男子啊……

    林庆然之前听过,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底,可望月城内,那些本土的修士就不知道这大帝到底是何人了,反正他们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可从没有听过什么大帝的名号啊,可是为何下面这多修士,成千上万的,却都喊着大帝,似乎他们都很熟悉?

    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帝是何方神圣,但是隔着老远,那一股气势足以让他们心生敬畏,这种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们都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他们觉得,自己在这位面前,就好像一只蝼蚁一样,虽然这个比喻很残忍……

    红色鬼脸也感觉到了苏恒的存在,它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它心中警惕起来,不过嘴上还是道:“你是谁?”

    苏恒并没有搭理它,甚至连看一眼都懒得去看,这种阿猫阿狗他自然没有兴趣多看一眼,若不是担心这玩意出来后会造成团灭,他甚至都懒得过来一趟。

    主要还是来自神州的修士们都是铁憨憨,看到这玩意后也不逃跑,直接硬扛……

    为了避免全军覆没,苏恒只好出手了。

    下面一群神州的修士听到苏恒的话便知道是什么意思,都一起看向了那红色鬼脸,眼中还有些不舍,这么一个刷灵魂之力的好东西,马上就要没了,可惜可惜……

    红色鬼脸很敏锐,它注意到这些眼神有些不太对劲,甚至那眼神深处,居然还有一丝怜悯?

    怜悯是什么鬼?他们居然同情自己?

    不对,现在重点关注的应该是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

    红色鬼脸想了想又把目光重新转移到了苏恒身上,它很生气,自己堂堂邪祟之王,居然被一个人给无视了,以前谁见了它不怕,可这个人,居然敢无视自己。

    简直就是找死!

    红色鬼脸张大了嘴,那有望月城一般大的狰狞面孔张嘴的时候就想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看不到东西,但却能让人畏惧。

    只是,它来不及说话,只见苏恒意念已起。

    接着,红色鬼脸突然飞天而起,然后,南方和西方的位置都分别亮起一道光,分别代表着另外两个方位的邪祟之王也都冲天而起。

    无数人抬头,他们只看到,天空上多了一座囚牢,牢内,三个代表着三个方位的邪祟之王全部都被关押在里面……

    纵横一方的邪祟之王此时就好像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看着下面,它们拍打着牢笼,却发现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它们很慌,很绝望,它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色鬼脸还好一些,至少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想到了自己北方那位同类被神秘大手一巴掌拍死的事情……

    可另外两位就看不懂了,它们好好待在家里,这祸突然就从天而降了……

    苏恒没有去看这三个被关押起来的丑陋家伙,只是看着下面的人,道:“我暂且将它们关押起来,等你们以后有那个实力可以找到它们的时候,你们在想办法彻底解决它们。”

    苏恒的意思很简单,你们现在太菜了,快点发育,以后变强了再去弄它们……

    下面修士都下意识点点头:“好的,大帝……”

    而本土的修士们则是再次傻眼了,三大邪祟之王,被人抬手间就镇压了?这个大帝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们又联想到了之前的北方邪祟之王,被人一巴掌拍死的事情,莫非,也是这个大帝的手笔?

    肯定是的,也只有这位有这个实力了,想到着,土著们也都用炙热的目光望向了苏恒,这是一根大腿啊,非常粗的大腿,他们想抱……

    只是可惜,苏恒没有在继续停留的意思,只觉得这人生就是这般的无聊,纵横一方的邪祟之王在自己手中也走不过一招,人生没有对手的孤寂,谁能懂呢……

    没有理会下面那些呼喊声,巴结声,还有求助声,苏恒的身影慢慢消失了,消失在了所有人眼中。

    “这是一股神念!只是一股神念?”

    有望月城大佬突然惊呼出声,其他人都都跟着再次狠狠震惊了下……

    这么强的男人,一个意念就镇压了三方邪祟之王,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可出手的居然只是一股神念,本人都没有亲自到场?

    若是本人到场了,那有多强?

    土著们突然鼻子一酸,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若是早点认识这位大佬,他们何须这样凄惨啊,这些年来,东躲西藏,被这些鬼玩意追的东奔西走,活着不如狗,那种体会,他们都快习惯了,如今,一个神秘大佬出现,直接将三方邪祟之王给镇压了,也意味着,他们的光明也要到来了。

    虽然三大邪祟之王手下各有八大统领,也都不好对付,可至少,从地狱难度变成了高级难度也是一件好事啊……

    不过,这些人似乎和那位大帝有什么关联啊?

    土著们都纷纷把目光望向了来自神州的修士们,这些人虽然弱,可是背后有大腿啊,若是处理好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后岂不是美滋滋……

    土著们纷纷遐想起来,只觉得未来一片美好,更甚至,已经露出和蔼亲切的笑容,走向了这群他们眼中的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