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市井之徒 > 第0968章 别跟他合作

第0968章 别跟他合作

 热门推荐:
    医院,齐似雪坐在病床里,脸上有淤青,整个人精神萎靡。

    准确的说,她并不是被找到,而是自己醒过来,睁开眼时在一处田地里,手脚都被绑住,嘴巴也被用毛巾堵住,望向四周都是绿油油一片,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站起,见周围没人,跳到一处石头边,一点一点把绳索磨开。

    所以现在她的手腕上,满是被勒出的血痕。

    “似雪…”

    房门被撞开,齐守恒略显失态的冲进来,跑到病床边,双手抱住齐似雪肩膀,上上下下打量。

    沧桑道“你受苦了,受苦了…”

    尚扬跟在身后也走进病房,他倒没有多浓感觉,假如被绑架的是自己,别人来探望也都会淡淡的问一句,死没死。

    经历不同,所作出的表现也就不同。

    齐似雪被绑架,貌似还是第一次。

    “爸,我听说了!”

    齐似雪眼睛通红,在回来的路上听车里人提了几句,咬牙道“都怪我,是我大意了,如果昨天还能再小心点,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应该察觉到,却让他们把思泰带走…是我的错”

    齐守恒摇着头,仍然很激动“跟你没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要多想,安心休养,一切问题由我来处理,你弟弟一定会没事的,放心…”

    尚扬想了想,又转头走出病房,他不喜欢看这种“温情”场面,尤其是在齐守恒谈了一系列条件之后,觉得毫无意义。

    先出去,给他们妇女相互安慰时间,等他们安慰结束再进去。

    走廊里人很多。

    就转头向一旁的安全通道走去,这是住院部,安全通道里没人,并且很贴心的放了两个烟灰缸。

    尚扬也就不客气。

    透过玻璃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虽说齐守恒的直白交易让人很不舒服,但事情该做还得做,目前需要知道的是,杰西卡把齐思泰带走是什么目的,其次是找谁能与米兰德家族有关联。

    目的暂时查不出。

    只能找谁与米兰德家族有关联,或者谁与鹰国联系更大。

    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了一圈,没等找到别人。

    “丁小年”三个字出现在眼前。

    脑中回想一下,米

    兰德家族有一项业务貌似是精密仪器加工,包括动力方面。

    犹豫片刻,把电话拨过去。

    “啥事!”

    十几秒过后,声音传来。

    尚扬微微一笑,能毫无防备的人并不多,电话那边的人就是一个,每次听到他声音都能让人豁然开朗,很舒服。

    打趣道“没事就不能找你?”

    “是不是担心花钱躲到国外了?你侄女出生都没露面…”

    唐悠悠生孩子,后来家庭聚餐,他确实没出现。

    “你要这么说,我不跟你犟,哈哈!”

    丁小年爽朗的笑了笑。

    他正在国外靠近赤道的小岛上,承包的无人岛,由于火箭为了更大的初始速度,也只能在岛上发射。

    他向海边走了走,恬不知耻道“兄弟,我跟你说实话,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真不好做,太烧钱,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赔的底朝天,昨天夜里工程师又来敲门,说预算已经花光,让我拿钱…”

    “你不知道啊,那种心情就像是儿子来找你,说爸爸我想吃饭,弄的我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就在刚刚他们还找我,让我必须拿钱,否则会耽误工期”

    “你知道嘛,我现在是一分钱没有了,可工程还得继续,他们说让我借,但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道,我这个人天生脸皮就薄,哪好意思管别人借钱?”

    “兄弟,你别多想,就是心里太憋屈,咱们谈谈心…”

    尚扬闻言脸色一黑。

    他脸皮薄?从小长大吃饭一次不落,一到买单时就看不到人影,后来卖西瓜,差点让他吃赔,一毛钱没给过!

    “别闹,有正事!”

    尚扬已经决定等会让冯玄因汇款。

    其实太空创业的理想是好的,但确实太烧钱,丁小年从创业到现在,至少花光了一个市一年的gdp,也正是这个原因,全球才有几十人搞这行…

    直白问道“鹰国有个叫米兰德家族的,你听过么?我看他家族产业涉及动力…”

    说杰西卡,他一定不知道,得提家族名号。

    “米兰德?”

    丁小年一愣,随后脸色剧变,咬牙切齿骂道“知道,不但知道,我还想干他全家女性,把他们家祖坟刨

    了,麻辣隔壁的,这帮孙子东西…”

    骂的惊天动地。

    尚扬略显错愕,诧异道“惹你了?”

    “对!”

    丁小年重重点头“上了月火箭试飞,之前检查好好的,没有任何细节出现问题,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认为能飞上去,可刚飞出去不远,炸了!”

    这点尚扬知道,听仙儿姐提过。

    “看到爆炸我们都懵了,因为准备太长时间,也付出太多心血,后来调查事故原因,发现是火箭第三级发动机涡轮机组叶片在高温下发生损耗,造成叶片失衡,进而导致振动载荷过高…”

    尚扬听他滔滔不绝,打断道“简单点行么?说专业术语我听不明白…”

    “就是米兰德把老黄瓜刷绿漆,当新黄瓜卖,可用的时候才知道不解渴,不够硬,勾上来,黄瓜又无法解决,憋得体温过高,爆炸了!”

    尚扬一阵无语,原本应该是很严肃的事,听他说完,总觉得有歧义。

    问道“最后怎么解决的?”

    “解决个屁,他们根本不承认,我想起诉他们,可找不到地方,岛所在的国家不受理,事情又没发生在国内,去鹰国我又担心回不来”

    “所以只能每天睡觉之前骂几遍”

    “再找私家侦探查查他们家女性是不是出国,趁机带岛上两个!”

    尚扬想了想,简单总结道“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也不能这么说!”

    丁小年振振有词道“有苦能说的出,我不是天天在睡觉之前,都骂他们么?不一定哪天老天爷开眼,让他们全家集体暴毙!你等着吧,早一天晚一天,终归会有那么一天…”

    尚扬被噎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对了,你问米兰德有什么事?我告诉你,千万不能跟他们合作,非常坑人!”

    尚扬想了想,如果丁小年知道,能说上话,可以让他出个面,但他们之间有矛盾,齐思泰的事情就没必要让他知道,不是不告诉,而是担心他多想。

    笑道“我问的,都让你说完了…”

    丁小年仍然不平衡“我说的都是实话,对了,你回国宣传一下,谁都别跟他合作,米兰德就是王八羔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