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品灵仙 > 398 魂印

398 魂印

 热门推荐:
    “你会说话吗?”骆青离看了看獍妖。

    五阶妖兽之所以可以口吐人言,是因为它们的灵智已经足够自己学会人类语言,但如果从没和人类有过接触,自然也就听不懂人话了。

    獍妖点点头,一双小眼珠子炯炯有神。

    骆青离问它,“你是大阵内土生土长的妖兽,还是跟着别人进来的。”

    獍妖歪了歪脑袋,小声说:“主,主人……”

    居然是只有主的灵兽。

    罹烬有几分惊讶,又有些遗憾地摇头。獍妖这种妖兽的血脉十分稀有,而且它们的能力相当突出,刚好能够弥补妖族在阵法上面的不足。

    如果这是只野生妖兽,罹烬甚至想过把它带去大荒,现在就只能算了,大荒从来不会接受有主的妖兽。

    “你的主人是谁?”骆青离对于獍妖有主倒不算太意外,她好奇的是,是谁指示獍妖前来破禁的。

    “主人,就是主人啊……”獍妖不明白她的意思,撒娇似的在她手掌心滚了滚。

    这个小姐姐身上的气息很好闻,和主人的一样好闻。

    阿狸看得牙酸,心里更是纳闷不已:你是狗吗?打什么滚!还没滚够吗?

    骆青离问不出别的,罹烬提醒道:“没什么好问的,它的灵智和你那只银角乘龙没差多少,还没完全成熟。依我看,它就是馋了,被那些浮游禁制吸引过去,误打误撞咬开了幽都结界。”

    “……”骆青离抿唇,“幽都结界既然已经打开,那些鬼族和其他元婴修士们是不是也都进来了?”

    “不会。”关于这点,罹烬倒是非常肯定,“獍妖这个种族的能力虽然特殊,但也不会太过逆天,它现在只是一只五阶妖兽,破开的禁制不可能远超它当前的境界,那道裂开的口子,至多便是能够容纳金丹期,元婴以上绝对进不来。”

    “也就是说,只有我们进来了?”

    “应该是了。”罹烬懒洋洋地点头,“獍妖咬开的禁制重新闭合也只是数息间的事,这数息之内如果没有别的金丹修士进来,那就只有我们了。”

    骆青离无奈,“这听起来似乎也不见得比落到那两只老鬼手里好多少。”

    罹烬暗暗叹气,谁说不是呢。

    那两只老鬼都不是好对付的,就算是他全盛之时见了也只能绕着道走,可现在幽都内有什么都还未知,不排除下一刻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危险,瞬间要了他们的命。

    罹烬瞥了眼獍妖,小东西似乎感受到来自血脉之中的压制,害怕地抖了抖身体,一个劲地往骆青离怀里钻。

    阿狸快忍不了了,罹烬微微眯眼,瞳中有金芒一闪而过,獍妖身子顿时一僵,可怜兮兮地放开了紧揪着骆青离衣襟的爪子,小心翼翼地扒拉着她的袖口,几乎把自己蜷成一团。

    罹烬轻哼道:“也不用这么悲观,獍妖既然能破开幽都禁制进来,那就能破开幽都禁制出去,只要我们能找到破禁点。”他顿了顿,望向业火凝成的结界外那片广袤的黑暗,“我的神识探不出去,你呢?”

    “一样。”骆青离找出了安息罗盘,指尖轻轻一拨,灵力如波向四周传递,如预料中那样,全无反馈。

    这片黑水很古怪,在这里面没法辨别方向,但黑水中既然有暗流涌动,那就必然有源头和去处,这种时候,要么选择逆流而上,要么选择随波逐流。

    鉴于这暗流杂乱无序,骆青离选择了后者,随手打了个响指,业火如同一只蚕茧包裹着她,向深处而去。

    阿狸眼见那只獍妖还挂在她手臂上,觉得碍眼极了,“骆骆,抱着它不累吗?把它放进灵兽袋里吧。”

    骆青离也想把獍妖装进去,小家伙死活不愿意,就跟长在她手上了一样,小眼睛水汪汪的,“我,我帮你找禁制,如果附近有禁制,我可以感应到具体位置的。”

    骆青离想了想,也就由着它去了。

    阿狸怎么看怎么生气,都顾不得怕罹烬了,窜出灵兽袋,圆滚滚的身子趴到骆青离肩膀上,尾巴一甩,状似无意却十分精准地打在獍妖身上。

    骆青离一愣,“怎么了?”

    阿狸闷声道:“灵兽袋里待太久了,出来透透气。”

    罹烬一开始险些没认出那只金色毛绒团子是什么,就苍狸的体型来说,这只着实有些过分圆润了。

    “你从哪弄来的苍狸?”这种妖兽只有大荒深处才有,一整支族群生活在一起,鲜少离开领地,而且它们对人修的厌恶远比其他妖族强烈,可目前看来,苍狸竟是对骆青离尤为亲昵。

    “兽潮的时候,阿狸受了伤,没能撤回大荒。”骆青离简单解释了一下。

    罹烬没再多问,那场兽潮人族和妖族都伤亡惨重,现在再提起并大合适。

    阿狸时不时拿尾巴抽一下獍妖,獍妖虽说脾性温和,可察觉到了阿狸的敌意,也不甘示弱,拿爪子对准它的尾巴挠了过去。

    两只小东西差点打起来,到最后还是骆青离一手抱了一只,它俩才算安分下来。

    罹烬冷眼看着,阴阳怪气道:“你还真是招这些小东西喜欢啊。”

    骆青离只觉得莫名其妙,“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呸!

    ……

    另一端,桑昱颜和墨活也被卷进了黑水里,墨活祭出一面小旗,轻轻一挥,在两人周围结出一个黑色屏障,挡住了外面的黑水。

    桑昱颜沉下心神内视识海,忽然面色一变,“我的识海里,多了一团黑光。”

    那只高阶鬼族抓着他们扔过去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脑中一疼,虽说很快就缓了过来,却也多了一样东西,她一点都不认为这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那是鬼族用自身魂力设下的魂印。”墨活哑声道:“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特别禁制,平常时候,这东西对我们毫无影响,但只要魂印的主人稍稍催动,魂印便会在我们识海中爆破。”

    桑昱颜暗暗咬牙,“这老不死的!”